安府,白场

“缚灵术十八·炎灵坠!”

安晨双掌上拖,随着口中涌出的咒文,他掌心处慢慢凝成一团明亮的火焰。可是就在火焰还不到鸡蛋大小的时候突然“噗”地消散了。

安晨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使得洁白光滑的地面溅起层层涟漪。太难了,练了一上午还是只能堪堪唤出火焰,可在想让火焰成型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一道黑影呼的出现在了安晨的身前,影老看着眼前大口大口喘气的少年,微微笑了笑,眼中尽是赞赏之色,这炎灵坠虽然只是低级的缚灵术,可对灵气的亲和度是很重要的,是前二十式中最难学的,一般人想要感应天地间这微弱的火元素起码也要十天半个月,安晨能在短短的半天就凝聚火炎已经是老不得的了。

“怎么了,遇到这点儿小困难就不行了?”影老心里想着小妖怪,可嘴里却依旧不饶人。

听到老人略带戏虐的声音,安晨撇了撇嘴,显然对影老的激将法早就免疫了。

“老头子,你说这世上有没有最厉害的人?”安晨仰着头突然对着老人问道。

“最厉害的人···”影老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睛瞬间变得苍茫起来:“你听说过一个传说吗,关于‘最古老的王’的传说?”

看着少年拨浪鼓似的小脑袋,老人笑了笑道:“传说,很久以前有一个婴儿伴着星辰而来,他用了九天学会语言,九十九天成功吸收灵气,九十九年成就一代王者,最后在九百九十九年的时候站在这个世界顶峰,成为第一个王。我想他应该就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了吧。”

“第一个王,原来从来都没有过王吗?”

“嗯,在上古时代,各族林立,天下并不像现在一样归为一统,一直到了他的出现才有了国家这个概念。”

“真的有这个人么?”安晨有些激动地问道,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那将是何等的绝代风华!

“嗯。”老人看着远方微笑着点了点头。

只见安晨“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原地摆好姿势,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凝聚着火炎。

影老看着瞬间被激励的少年,嘴角泛起一丝坏笑。

“这传说骗你们这些小孩儿最有用了。”老人悠哉悠哉地说道。

“你不是说是真的吗?!”身后传来少年愤怒的声音。

“我说的‘嗯’也是假的。”老人话说完后,空气陷入了短暂的停顿。过了一会儿,后面再次响起了少年念诵术式的声音。

“如果是假的,那最好,这样我就成为那个传说。如果是真的···那更好,因为我会超越那个传说!”少年说着,在老人有些惊喜的眼神中缓缓地举起手中一团凝实的火焰。火焰虽然不大,但却很耀眼!

“不错,已经可以凝聚实火了,离练成燃灵坠不远了,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这小家伙了。”影老低声自语道。随后,他对着安晨扬了扬手:“来,对着我攻击。”就在影老的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火球便从天而降直射向他的头顶。

“好小子!”影老笑骂了一声,原本虚幻的身体一下凝实了几分,只见他左手向上一挥,如两头牛般大的火球一下凭空消失了,好像被收起来了一般。

“缚灵术对灵真是有天生的克性啊。”将火球摆平后影老淡淡地说了句。安晨顿时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倚老卖老,这么轻松就挡下了还说这么不要脸的话。

突然,影老愣了一下,对着安晨说道:“那小胖子来找你了。”

“小鋆?”安晨一笑,然后急忙从白场中退了出去。

小昀本名叫姚昀,是安晨在绿明城最好的朋友,原来住在安家的隔壁,后来姚父在城主府被提拔做了高管,姚昀就搬到了城中心,姚家也一跃成为了绿明城小有名气的暴发户,而姚昀也因此改名为姚鋆[(yun):意思是很多钱]。可安晨还是喜欢叫他小昀。

安晨,来到家门口,看到一个胖墩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在走的过程中脸上肉还在不断地颤抖。

“怎么总这样,哈呼···,晨···哥你每次都知道···知···知道我要来,我都还···哈··呼···没敲门呢,你们家现在应该就···就你一个人啊~”胖墩来到安晨跟前一边喘着大气一边不解地问道。

  U、更新{最b?快上s\酷%}匠网

“这点儿本事都没有还怎么做你晨哥。”这是安晨一贯的回答,姚鋆也不多问。他从小就和安晨一起玩儿,知道安晨只有一个父亲,所以他不想再这种问题上多纠缠。

“走,晨哥,我请你吃中午饭。”姚鋆搂着安晨的肩说道。而回应他的确是安晨嫌弃的眼神。

“晨哥,你猜我刚才干嘛去了?”路上姚鋆贼笑着问道。

安晨看着他那副花痴相,想也没想直接道:“去找林月去了。”

“嘿嘿,小月还和我一起去吃了早饭。”姚鋆得意地说道。

“嗯?”安晨有些惊讶“她爹怎么答应的?”在安晨看来这是不可能的,林父是个铁匠,母亲更是早早就没了,只剩一个年过八十的奶奶还在家中。家庭过的很拮据,可林父是个倔人,最痛恨有钱人家的钱,就连每次他们三个出去玩都是安晨去叫的,小昀怎么能把林月单独约出来吃饭。

姚鋆也看出了安晨的疑惑,只见他小心翼翼地凑近安晨的耳边小声说道:“当然不能无缘无故,家父从城主府那边得知万灵学院今年的招生还有半年就开始西一轮的招生了,所以家父就托关系弄到了三张票,本来只要了一张,可我一想还有晨哥呀,所以就又求我那老爹要了两张,到了半年以后你我都十岁了,刚刚好达到年龄标准。”

万灵学院安晨也听说过,是绿明城唯一的一所通灵师学院。所谓物以稀为贵,也就使得万灵学院的收费很高对报名者的要求也很高。

“想到我,再要一张票就可以了啊,怎么是两张,想必即便是你爹一下要来三张票也很困难吧。”安晨坏笑着说道。

“哎呀,晨哥,你就别和我说笑了,走我请你吃城中心最贵的知味楼。”姚鋆打了个哈哈立刻转移了话题。安晨也是笑了笑,心里有些温暖。

很快两人来到了城中心,街道一下就宽阔了很多,街道上来往的行人也变得多了起来。安晨看着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房屋,不禁暗叹:果然就是和家门前的那条小路没法比啊。

“怎么样,晨哥,这里不错吧。”此时的安晨和姚鋆两个人正坐在知味楼的小阁楼上。

看着只是一扇窗门都雕琢的如此精致窗户,安晨点了点头“不错。”

“这里的菜更好吃,那红烧狮子头简直冠绝绿明城。”说着,姚鋆的口水都要流了下来。

没多会儿,一个模样姣好的侍女就走上前来,姚鋆也没矫情,直接点了几个招牌菜。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喝起了这里特制的梨花茶。

“来,晨哥,让我们能共同进入万灵学院而喝一杯。”姚鋆举起手中的茶杯说了一句。

安晨看着有些意气风发的姚鋆也笑了笑跟着举起了茶杯。就在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到万灵学院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