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后院,其实就是一片十分荒凉的空地。空地很大,有的地方甚至还长着茂盛的杂草,俨然是一片无人打理的景象。

三人来到后院,男子微笑的看着身后长托着步子的少年道:“你来召唤白场吧。”

“我怎么会那种东西呢?”安晨的小脑袋向后缩了缩。

男子听了也不恼,只见他长袖一挥,一层淡淡的白光倾洒在前方的空地上,随后他回过头道:“我已经将白场的魂洛降低到原来的百分之一。”

停顿了一下,男子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眼前的少年“连‘百步栏杆’都练成了,开启这样的白场应该不难吧。”

听到父亲的话安晨提紧的心彻底凉了,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这个在自己眼里无所不能的老爹啊。心想该来的还是要来,安晨索性就大步上前来到刚刚白光散步的地方。他蹲下身子,一手按向土地,一手向上成举托状。

“混沌初开,天地初浑,借白昼,白夜于一方······”

随着他嘴中咒语不断的念出,整个后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荒草丛生的空地逐渐被一片广浩无垠的广场所取代。广场通体呈乳白色,三人站在上面,脚下竟如波纹一样散开。

只不过现在的广场有些奇异,从安晨三人所在的地方一直延伸到广场中央横插竖列着密密麻麻的铁棍!而铁棍延伸的尽头正钉着一个年过耄耋的老人。老人这时也看到了来人,他淡定的从铁棍中间穿了出来,并没受到任何阻碍。

“小澈回来了,呦,白儿今天也来看我了。”老人瞬间来到男子面前亲切着说道。

“先祖。”灵白看到来人立即鞠躬道,老人笑着点了点头。

“晨儿又闯祸了。”安澈看着面前的老人,旋即在安晨的头上结结实实地敲了一下。

“你怎么能用刚学会的缚灵术在影老身上实验呢!”安澈没有了一如既往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严肃的表情。

“我只是想试验一下···”安晨低着小脑袋摆弄着自己的手指。

灵白看见少年委屈的样子一概之前彪悍的样子,对着安澈道:“少主也许是无意而为的。。”一旁的老人也尴尬地笑起来。

“那也不能把实验的对象定在影老的身上。”安澈有些严厉地说道。

“可爹只是让我背那些繁琐的咒文,每天在这里练习缚灵术,可你连缚灵术是干什么用的都没告诉过我。还有,我也想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通灵师!”安晨突然大声对着男子说道。说后他长长地吐了口气,可眼神却不再避让。

安澈先是一愣,忽然间大笑起来,就连一旁的灵白和影老也微笑着看着眼前怒目而视的少年。这让安晨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时在鄙视一个孩子的愤怒吗?

就在他准备再次发怒时,一只大手轻轻按在了他的头上。随后安澈蹲下身子,看着比自己蹲下后高一点儿的少年,他笑了笑,眼中充满慈爱之色“我叫你做的这些正是在为成为一名通灵师做准备啊。”

“嗯?”听了父亲的话安晨愣了愣。

看出了少年的困惑,安澈继续说道:“天地之间,以人为尊,已灵为辅,修行之人皆借先人之灵,施逝者之神通。”

安晨听的很认真,这些父亲以前从来没和自己说过,他其实也知道父亲之前不告诉自己是有其他的原因,可今天一激动就把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本来还怕父亲会觉得自己不懂事,可看父亲耐心的样子,安晨只觉得这些话说晚了。

安澈看着儿子那充满渴望的眼神儿,笑了下继续说道:“你也已经八岁了,再有两年就可以召唤本灵了,我现在就和你讲讲通灵师的事情。”

“通灵师,顾名思义也就是能够和灵魂相通的人,也就是我前面所说的修行之人。一个人想要成为一名通灵师,第一步就是要先获得一个灵魂,这个世界灵魂无穷无尽,种类也有很多,以后你就会慢慢了解。”

“获得灵魂的方法也有很多,最基本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召唤本灵。每个新生儿降生下来都会在冥冥中与一个灵魂签订伴生契约,而到了十岁,这种契约就会爆发,人就会有所感应,那时便可以召唤与之签订契约的灵魂了。理论上说,你可以拥有不止一个灵,是实力捕获,还是动之以情,那就看你日后的本事了。”

这些话说完,安澈首次停顿了一下,是想给少年一些消化的时间。

“也就是说拥有灵的多少可以看出一个通灵师厉害与否了?”安晨想了想问道。

“嗯,虽然并不绝对,但从这方面上看也没错。”一旁的灵老点了点头。

“那老爹有多少个灵啊?”得到灵老的肯定后安晨立马问道。

“我?”安澈笑了一下“以后你就知道了。”

听到这模棱两可的回答安晨显然不满意,但他把这份小心思放在心里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看着儿子懂事的样子,安澈微微一笑道:“好了,接下来我再给你讲讲成为通灵师之后的事。”

“每个人的魂路不同,也就是能容纳灵魂的强度不同。所以通灵师召唤的本灵就有强有弱,包括后续的修炼都大不一样。因为通灵师的修炼就是对魂路的增强以及和自己的灵的契合度的不断加深。所以魂路开阔的人修炼起来就事倍功半。通灵师按修炼的强度也是有不同的等级的,最开始是鬼发,然后依次经历鬼目,鬼面,鬼身,鬼人,然后知命,通神,最后立地成佛,化身灵王。前五个是说通灵之人的,而后三个则是说所通之灵的。这些你以后都会慢慢的明白。”

  /w酷P匠rs网&正版q首,T发;

“最后,我告诉你你最想知道的缚灵术的事情。缚灵术可以说是通灵师唯一一种靠作为人的自身所使用的术式,因为它并不需要耗费多少灵气,可以说是这世上仅存的可以靠天地间这稀薄的灵气来施展的技能。缚灵术一共有一百一十八式,从低到高,强度不断增强,相对的难度也不断加大。”说到这儿安澈看了看一旁的少年,只见安晨的小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不断点着。

他笑了下继续道:“缚灵术不但可以帮助通灵师在战斗中辅助对抗其他的通灵师,也可以在正常人的情况下捕获灵魂,只不过缚灵术对普通人人是不管用的,其实你刚刚召唤的白场也是高级的缚灵术的一种,只不过是我稀释了数百倍之后的。”

把这些都说完,安澈看着眼前的少年从开始的疑惑一点点变得若有所思,他心里竟然有着些许的满足,这可是多少年没有过的感觉了,自从她走了以后。想着,安澈缓缓站起身。

“好了,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小家伙,现在该静下心来学习了吧。”安晨摸了摸少年的头说道,不过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此时的安晨还在回忆着父亲所说的话,立地成佛,万灵辅佐,那会是怎样的风采。这样想着,小安晨心中就已埋下了一颗种子,一颗成就绝世灵王的种子。虽然什么时候会成功他也不知道,可有一点他知道:种子种下了,只要精心的呵护,那种子,就一定会开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