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明镜高悬,星罗棋布。

突然,天边金光大放,映得半边天亮如白昼。金光所过之处,冥冥中梵音自起。听到神音,林间巨兽皆惊,有的对着金光怒吼,有的四下逃窜。一时间整座山仿佛活了起来,森林不断颤动,树叶絮絮而坠。

山脚下一个小木屋中。女子一手抚摸着自己隆起的小腹,一手轻轻的搭着趴在床边睡着的少年的肩头。她透过窗子看向金光,虽有些疑惑,但因为马上就要迎来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脸上依旧泛着淡淡的红晕。

“咚!”忽然,金光中传来了一阵鼓声。

  看V正i%版c章i节)S上?p酷匠网

“啊!”刚刚还恬静淡然的女子,听到鼓声立刻痛苦的大叫起来,而且随着鼓点的加剧,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凄惨。

屋中其他人皆是手足无措。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妪走上前来摸了摸女子的脉搏。

“要生了。”她面色凝重的道,旋即抬起头看向窗外高悬的皎月。

原本柔和的月光在老妪的凝望下霎时间变得锐利起来,一道白光射向天边。随后白金两道光芒如冰雪消融般消散。

原来金光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头头逸散着洪荒气息的庞大凶兽。而这样的一群庞然大物却只能匍匐在地。它们的背上正整整齐齐的站立着数以万计的天兵。这些士兵身穿如黄金般璀璨的盔甲,手持由神铁打造的神兵。他们各个表情肃穆,只等待最前面那人的命令。

“杀。”

金光消散,巨兽低吼,浩瀚之师。一瞬间木屋便被刺眼的金色所包围。

屋中的老妪缓缓走出,她看了看如金墙铁壁般的金甲天兵,遍布皱纹的脸上微微有些扭曲。随及,她眼中一抹决绝之色划过。

“安家众灵,随我死战!”

这一夜,月光亮的刺眼。兽吼震天,气链纷飞,山河崩碎,森林倒塌。

“哇!”

忽然间,木屋中传出了一道婴儿的哭声。声音虽然不大,但下一刻,夜又回到了从前,月又变得柔和,天地仿佛都因这清脆的啼哭声静止了下来......

这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殿堂,殿堂终年被一层淡紫色的雾气包裹着,远处看就像是一片紫色的海洋。殿堂的四周被一片茂盛的森林严严实实的围绕起来。而森林的外围又是被蜿蜒起伏的山脉横空隔断,使得里面的紫色殿堂与世隔绝,无论外界世事变迁,他都静静的矗立在这里。

将森林与外界隔断的山脉名为二枚山,其实是由三座山脉首尾相连形成的。之所以叫“二枚山”,相传原来这里只有左右两座山,像天神一样守着这片森林。后来,一位通灵大能一大造化之力硬生生将两座山连在了一起形成了第三座山。

而就是这样的一条山脉却有着一座叫做“绿明城”的城池依它而建。虽说只是一座五等的小灵城,但也只是相对而言,整个城单是城墙就有几十万里长,再加上周边的乡村和二枚山,整座城算起来方圆足有几百万公里。

清晨,一道人影悄然出现在了城门外。男子一身淡淡的青衫随着微风轻轻舞动,原本自然垂下的长发也飘散开来。本来很平凡的衣服装容,可再配上他那噙着微笑的俊美面庞一切就不在显得普通。也许任何人见了他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男子就这样站在城门口,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下一刻他整个身体变得虚幻起来。又过了片刻,男子才变了回来。随即他整理了一下行装,然后保持着那如沐春风的笑容走进了城。

城中,安府

“呀呀,你站住,别跑!

一个女子正在院子里拼命地追着一个摸样五六岁左右的少年。女子才二十出头的摸样,即便现在满脸怒火却就不难看出她姣好的面容。

可女子的身体并不凝实,除了那托着淡绿色木盘的右手外,其余的身体竟如水影般虚幻,甚至可以从身前隐约看到身后的事物。不只是她如此,整个院子里除了正在疯跑的少年以外所有的人都是虚幻的!

此刻的少年正蹲在一棵不高的小树上,对着下面气急败坏的女人做着各种各样的鬼脸。

“白姨,别追了,都是活了几千年的人了,怎么还和我一个小孩子制气。”少年坐在树枝上,耷拉下一条小腿悠哉悠哉地说道。

被叫做白姨的女子愤怒地举起手中的绿色木盘冲着少年,顿时少年原本悠哉地小脸儿一下变得尴尬起来。

“看看你做的好事,我辛辛苦苦炼制了一个月的聚灵丹被你小子当豆子全吃了。”

少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白姨,我不知道,练了一早上的缚灵术又累又饿的,看见那木盘里装着青豆,我就吃了。”

说着少年偷偷看了看树下的女人,发现女子一下子平静下来。不知怎么的,少年的心凉了半截。

“青豆?你说我炼的丹是青豆?”

“不是,白姨,我的意思是像青豆。”

“你下来,来,白姨好久没宠爱你了,看来你是忘记了我对的‘爱’了啊。”

“白姨,我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老娘就不是人!”

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着,旁边的人却都没有上前和事,只是看着无奈地笑了笑就继续接着忙自己的事情。一少主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这种情形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吱——”

正在这时庭院被缓缓推开,一脸微笑的男子走了进来,正是清晨时出现在城门口的那人。

“家主回来了!”

院子里的众人皆是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站在原地躬身行礼。就连一旁争吵着的女子也安静下来对着男子微微俯首。

男子笑着对大家点了点头,随后众人又都投入到各自的工作中。

“爹!

这时树上的少年一跃而下,躲到了男子身后。

“白姨要打我。”

少年抬头看着宠溺地摸着自己的头发的男子说道。

“就你这小家伙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还能轮到别人打你。”男子微笑着说道。等待的却是少年煞有介事地点头。

一旁的女子已不再愤怒,而是换上了一副坏笑的表情。顿时使少年心中大为疑惑。

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什么,小脸儿顿时苦了下来。

“你们有喂我吃药。”

“聚灵丹是对你身体有益处的丹药,而且你看你吃完不也好好的嘛。”男子笑着安慰道,可换来的却是少年抗议的小眼神。他可不想再回想起第一次吃药时的情形,竟然被灌下一整罐滑溜溜气味奇怪的“软糖”!

“对了,晨儿,这个时候你不应该还在练习缚灵术的么,怎么跑出来偷吃聚灵丹?”安晨不禁问道。

听到父亲的问话安晨顿时从刚才“你们这么做是在侵犯青少年的权益”的表情变得心虚起来,随后他讪讪地笑了笑,步子不经意的向外挪动了一下,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男子看着一脸苦相的少年,心中一阵好笑,随后他无奈道“灵白,我们去后院看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