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老爷子书房。

  此时灯火已熄,一股青烟从盏灯中升起。

  方老爷子依然躺在那里,手中依然捧着那本破烂又泛黄的书籍认真的品读,姿势都没有变,显然是看了一整个通宵……

  他大眼对小眼的盯着这本书,又是开心又是摇头,显然对书中内容不甚满意。又看了一会,便将书合上放下,刚放下,复又拿起,几番斟酌,终于叹息一声,这瞬间,感觉方老爷子整个人都老了十岁,过了半晌,他站起身来,一脸疲惫的打算去就寝。

  忽然,门啪的一声被推开,一个小厮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啊,大清早的怎么有人胡说八道,真是大大的不吉利啊。

  方战眉头一皱,张嘴就是大骂:“放你玛的屁,老子好好的,不好你妈个头啊不好,你叫什么来着,你不用干了,你回去种地吧……”

  小厮一听要被炒鱿鱼,急忙慌张的解释道:“啊,不是这样的,老爷你听我说,不是老爷不好了,是郑先生不好了……”

  一听郑先生不好了,方战一愣,赶紧问道:“郑先生不好了?郑先生怎么了?”

  郑先生是他当年从山上带下来的,虽不说感情莫逆,但是这么多年的不离不弃,也多多少少的把他当作了自己的一个亲人,一听说郑先生不好,他心头骤的一紧。

  “郑先生他……”小厮一看这表情,显然老爷对郑先生极为伤心,所以他觉似乎觉的直接说出来,恐怕老爷子经受不住这个打击,于是就想委婉的把这个事情讲出来,但是他目不识丁,如何委婉呢,这到底如何委婉呢。

  “郑先生他……郑先生他……”小厮在想如何委婉。

  “郑先生他……他……他……”小厮在想到底如何委婉。

  “亻……”小厮还没能想出来如何委婉。

  他在考虑,但是方老爷子可等不及啊,方老爷子可是个急脾气,让他这一个郑先生两个郑先生的搞的把持不住了。

  方老爷子是腾地一下拔地而起,一个箭步窜到小厮身前,攥着他的衣领子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他玛的给劳资说清楚,郑先生到底怎么了!”

  老爷子当年可是悍匪,这一双麒麟臂不敢说力冠千劲,但是百八十斤是有的,小厮身体又有些瘦弱,这一下子小厮就被提到了半空中。

  “郑先……郑……”小厮脖颈被勒住,脸憋的是通红,更是说不出话了。

  “郑……”眨眼间,他的脸色已经隐隐由通红转向酱紫色,他现在只感觉呼吸困难,两眼有点冒金星,所以赶紧用全身的力气挣扎了一下,嘴里蹦出来四个字:“死……死……掉……了……”

  “呃?死掉了。”

  老爷子一听这个消息菊花一紧,手一松。小厮吧唧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小厮捂着脖子一阵疯狂的大喘气,啊,呜呜呜呜,憋死我了,空气啊空气,我好想念你啊。

  小厮大气还没喘匀呢,身体再次随衣领腾空而起,脸上那刚刚缓过来的淡红色再次又变成鲜红色。

  “呜呜呜呜呜……”

  老爷子把小厮往自己脸前一拽,虎眼一瞪:“怎么死的?”

  “被……呃……”小厮现在是头也懵眼也花耳也鸣,只觉得满世界都是小星星,耳朵里全部都是轰炸机,一边呜一边用四只爪子在空中胡乱划拉,一副不行了的样子。

  但是老爷子暴怒之中,那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啊。

  “我问你,郑先生怎么死的?”方老爷子是一边问一遍摇啊,小厮现在就像一只索马里金斑大金鱼,在空中游来游去,看起来游的非常欢快……

  “郑先生到底怎么死的?”老爷子再次问道。

  “郑先生,咦……?”

  老爷子连续的发问,但是没有得到回复,终于是发现了不妥,因为小厮耷拉着难带不动了……

  老爷子现在才发现,貌似自己刚才的行为,可能有点过激了。

  于是手一松,吧唧,小厮再次落在了地上,老爷子轻咳一声,负手看夕阳,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道:“怎么回事?”

  小厮一掉上地上,就好像溺水的鱼儿又回到了水中,顿时又活了过来……

  “被……咳咳……被少爷一砖头拍死了……”

  最&0新@B章\◇节●X上eR酷H匠e网}

  “什么?”老爷子一听,声音陡然拔高,猛地就是一转身,显然又要做过激的行为……

  可是他一转头,便发现房间里空空如也。

  “咦,人呢?”

  “王大锤?你人呢?”他爆吼了一嗓子:“你还打算干不打算在方府干了?”

  这话一出,一个声音从桌子底下传了出来。

  “老爷,郑先生被少爷一砖头拍死了,现在郑先生正躺在后院呢,老爷你赶紧去看看吧。”小厮这次学机智了,倒豆子一样全部说了出来,然后就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门。

  方战目送小厮离开,略一沉思便向后院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