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晓欢没想到,真的飞过来一块砖头,真是神奇的砖头呢,只见那转头从方晓欢头顶呼啸而过,对着郑先生那里就飞过去了,只听吧唧一声,郑先生仰面而,手脚抽搐。

  这下子不只郑先生晕了,方晓欢也晕了。啊,怎么回事,难道穿越之后有特异功能了?是用意念控制了砖头?真是厉害的超能力呢。

  不对不对,我明明没有拿砖头砸郑先生的意思啊,怎么回事?方晓欢思考ing……

  话说,郑先生一晕,课自然就上不成了,真是讨厌呢,作为一个喜欢琴棋书画特别喜欢上课的学生来说,这真是晴天霹雳呢。

  嗯,对了,郑先生已经不行了,但是为什么课堂里这么安静啊,尖叫声在哪里?

  呢?她不会已经被吓晕过去了吧。

  方晓欢将目光投向了左前方,只见方晓怡淡淡的看着郑先生,然后小碎步挪到了郑先生旁边,用玉手拨拉了一下郑先生的眼皮子,又探了探郑先生鼻息。

  “我去找大夫。”

  方晓怡头也不回的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便不紧不慢莲步又挪出了门,然后留下了有点发呆的方晓欢。

  呃,方晓欢看着方晓怡的背影,有点感叹方晓怡好淡定的说,真是被她这种大山崩于前而装作没看到的气质深深的吸引到了呢。

  方晓怡出了门,方晓欢就很兴奋的跑到郑先生的躺尸处,啊。真是的,唯恐世界不乱的心态果然是很难隐藏啊,一不小心就流露出来了,罪过啊罪过啊。

  方晓欢蹲在郑先生挺尸的一侧,仔细打量了一下郑先生中砖的地方,呃,脑门中间起了一个小包,啊,好准的说。看起来不是很严重的样子,多半郑先生是胆子小被吓晕了过去,真是的,书生就是书生,没见过世面……

  正在这时,一个脑袋慢慢的从窗户边探了上去。呃,方晓文?是他送转头给郑先生的嘛,真是机智的弟弟呢,姐姐给你点个赞喔。

  方晓欢看了他一眼,只见方晓文的眼中满是那种做了大事的惶恐眼神,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一小眼,方晓文的脑袋便迅速的从窗便沉了下去。

  呃,看来这个事情八九不离十是方晓文干的了,只是动机何在啊。难不成对老师积怨已久嘛。

  这倒是方晓欢误会了他,原来,方晓文经过了昨晚的闹鬼风波,心里一直疑神疑鬼,老寻思找个东西防身,找来找去想来想去刀枪剑戟的对付鬼物恐怕不能用,这才想起书里的那驱鬼之物,便是砖头。找到之后便是连睡觉也砖头不离寸身了,怀着惊恐的心情和老爷子的漫骂睡了一晚,辗转难眠啊,这不,一大清早就寻思找郑先生询问鬼物之说,谁知道“厉鬼”也在这里,这下子一害怕一激动,小手一抖就给郑先生整趴下了。

  更c新5最n…快F上酷匠(网

  小弟我真是猜不透你哦,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年头好老师怎么净遇上熊孩子呢,期望祝郑先生早日归西,哦不,早日康复啊。

  课恐怕是短时间上不了了,方晓欢怀着对郑先生幸灾乐祸的心情,哦不,惋惜的心情,迈着碎花小布出了门,啊,课上不了了,还是去外面的花花实习一下好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哦,虽然刚来不久,但是她对外面的花花世界可好奇着呢,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哦。

  回到房间换了身淡紫色的长裙,长裙啊长裙,以前总想穿这种古代裙子上街,一直百思而不得其做,这下子直接实现了呢,看来不只是做梦可以实现梦想,穿越也是能实现的哦。

  叫上小丫鬟夏荷,穿过后花园穿过竹栏小道,一路直行到府门,那门口的小斯日常问了几句,被方晓欢随意糊弄过去,小姐丫鬟二人便浩浩荡荡出了府。

  本来方晓欢是打算一个人去的,不过想想外面的世界不一定有二十一世纪治安哦,万一被绑架了什么多危险,就是来个流氓无赖纨绔公子啥的,一个人还是有点风险的,两个人的话,就相对安全一些,不指望小丫鬟遇事通风报信,一旦遇到危险,两手一堆自己跑路的话还有个垫背的不是?

  方晓欢前脚一走,方晓文就探头探脑的出现在了方府门口,对着俩小厮说道:“我跟你们讲,我姐姐已经变成厉鬼了,不可以让她在回来的,她会吃掉我的!知道了吗?如果被我爹知道我姐姐吧我吃掉了,那么你们两个会吃不了兜着走的,懂了吗?”

  “知道了少爷。”俩小厮相视一笑齐声应道。

  从这个小动作可以看出来,这两个货完全没有将这个话放在心上,应该是放到了菊花里。开玩笑呢,不让二小姐进门,让老爷知道不得杀了他们俩,真是厉鬼还则罢了,这明明不是嘛。

  “不好了不好了,郑先生死掉了。”府内不知谁吆喝了一声,门口这俩小厮的脸都变了,我勒个去,真是厉鬼嘛,死人了哦,真死人了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抱抱我吧天使说: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