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方晓欢悠悠醒来,这次信息量比上次的大的多,搞的方晓欢头都有点痛哦。

  啊~方晓欢轻轻的惨叫了一小声。

  用小手揉了揉脑袋,这才将这次的信息梳理了一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我的天哪,这竟是一份大魔头的记忆,很可怕哦。

  真的很可怕哦,因为以前方晓欢根本就不是得了什么重病,而是被夺舍了。啊,天哪,方家地下,原本是几千年前一个封印大魔头的地方(这个大魔头叫大鱼哦),大鱼到处吃人,然后就被人发现了,引来了修真者的围剿,那一场大战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于是几十年过去了……

  就在那些个修仙者都以为大鱼已经魂飞魄散的时候,大鱼分出一丝小魂魄~钻入了地下!然后修仙者就走掉了,就这样,大鱼生存了下来,无忧无虑的在方府下面残存着,经过这么多年的养精蓄锐,这丝分魂居然具备了夺舍的能力,然后就看到方晓欢每天葬葬花啊葬葬鱼啊,被她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大鱼便开始行夺舍之举,经过多日的争斗,方晓欢以前的魂魄已经被大鱼耗的奄奄一息眼见就成功了,万万没想到天降一个方晓欢2。

  要知道夺舍这种事情是很逆天的事情哦,很危险的哦,被第三者插了一脚,方晓欢和大魔直接全部都死掉了..

  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罪过啊罪过,想不到自己刚一来就杀死两个人……不过苍天老爷爷应该知道这是无心的,不会怪罪的哦。

  抱歉啊抱歉,安心投胎啊安心投胎,这身体以后的日子就交给我了哦。方晓欢一边碎碎念,一边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

  方家书房。

  方老爷子懒懒躺在椅子上,长着灯在看一本书,这本书有些破旧,书页看起来都已经残缺不缺,而且从书页那黄黄的颜色上来看,显然是一本古董级的书了,但这仍没有影响方老爷子阅读的兴致。

  在说方老爷子,他本是绿林出身,本名方战,因为年小时赶上饥荒,无以为继,就当时牛头山的山大王捡到,当了个少大王,没过几年,山大王染病御鹤西去,这大王的差事便落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没过几年,人品不好遇上剿匪,于是卷着金银细软便跑到四方城,后改匪为商,这才有了方家。

  这转眼就成了良民,他便开始喜欢起古玩字画和书,曾有一阵子天天的就倒腾这些个东西,以至于四方城大街小巷皆知,从书房里的陈设都能看的出来,除了古玩字画书就是古玩字画书。

  但是事实上当年跟着方老爷子从山上下来的人都知道,方老爷子斗大的字不识一个。

  咦,那么方老爷子究竟看的是什么书。

  方老爷子看的入神,不光那灯油快烧尽了不知,甚至连方晓文来了也不知,直道方晓文喊了那一句爹,才把他从书里拽了出来。

  方老爷子正看到兴头上呢,被拽出来那是老大的不高兴了,一抬头,怒目圆睁的瞪着方晓文,大骂道:“你这熊孩子,都告诉你多少次了,进门之前要先敲,一点礼貌都不懂,成何体统。”

  方晓文没理这话头,只是哭丧个脸,道:“爹,姐姐好像变成尸鬼了……”

  方战悍匪出身,不信天来不信地,听到这番说辞,不由大怒:

  “你放……”啊,有辱斯文啊有辱斯文,差点教坏了下一代“什么尸鬼,胡说八道,世间哪有什么鬼怪,为父让你好好习武,你净去看这些个鬼扯皮的烂书……”

  方晓文见方战不信,急道:“爹,我真的亲眼见到姐姐变成厉鬼了,还要吃了我。”

  “世间根本就没有鬼怪,爹都告诉你多少次了,说,是不是又跟外面那些鬼扯的算命先生混到一起去了?”

  “不是啊爹,这次是我亲眼看到的……真的!”

  方晓文慌张的表情和言之凿凿的话语,落在方战的眼里,变成了方晓文已经对鬼书的深信不疑。

  “你你你……”方战指着方晓文哆哆嗦嗦的,显然气的不轻。

  于是再次劈头盖脸的一顿大骂。

  ……

  老爷子觉的这件事是放屁,但是少爷身边的丫鬟可不这么想,作为一个全民大喇叭,第二天这个事情就已经在府里传开了。

  “少爷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我看八成是真的。”

  “什么八成,一成都没有,你见过鬼么你?”

  “就是,你见过鬼么呢,鬼神之说只是那书籍之中杜撰。”

  “行了,有什么好吵的,等送饭的丫鬟进去一看不就知道了?”

  这一大早方府到处都在传二小姐化身厉鬼的传闻,有人信,有人不信,这又分成了三派,第一派就是神鬼论少爷派,他们坚信少爷说的有理有据,让人信服,当然,这一部分只是极少的一部分。第二派则是无神论老爷派,就是忠实的无神论者,什么神神鬼鬼的,瞎扯。这一部分,占了绝大部分。第三派,就是中立务实派,是鬼不是鬼的等丫鬟进去一看便知。

  始作俑者方晓欢在屋里睡的香甜,但是门外的小丫鬟却是不香甜,一副宝宝心里苦的样子,因为此时天色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屋子里仍有些黑暗。昨晚的那一幕给她留下印象又太深。

  她端着翻盘在门口哆哆嗦嗦了半天愣是不敢进去,她看了一眼天边的日头,要不,等天亮了在进去?可是这粥,怕是凉了啊,算了,在找膳房的师傅温一下吧。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另一个无神论的小丫鬟路过,宽慰了她几句便拉着她一起进去。

  她再次看了一下天色,鬼都是晚上才能出现,现在已经算白天了吧?

  俩人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当看到床上安静熟睡的方晓欢的时候。

  那个无神论的丫鬟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再给了夏荷一个大大的后脑勺后便离开了。

  她出门一说,众丫鬟小斯只觉得是被又少爷戏弄了,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反正少爷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更让人惊奇的是,晌午的时候,二小姐居然能下地出门了。

  这一下子,又搞出了两派,仙人庇佑派和钱大夫药效派……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方老爷子哪里,方老爷子也没什么表示,就说好了就行。

  方晓欢这一天过的极好,琴棋书画,样样没沾,四书五经一个字都没看,就在府里东转转,西玩玩。

  甚至还做了一个小型鱼竿在府里的池塘里钓了一会儿鱼。

  z.酷匠a网唯一正l@版,5{其jE他T都‘是H…盗版c

  可是转天一大早,方晓欢就没这么幸福了,天还没亮,她就揉着惺忪的睡眼起床了,不是她想起床,而是小丫鬟傲人的虎躯和甜绵的细语生拉硬扯拽起来的。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腐败典型,方晓欢早已习惯了一觉睡到自然醒,被丫鬟那么一吵,那指定的是老大的不满意,睡意朦胧的拽着被子就是不肯起,一边赖着床还一边威逼利诱连哄带骗,最后威胁都用上了,只不过效果甚微,甚至丝毫效果没有。

  小丫鬟是又搬郑先生又搬老爷子,最后连拉带扯的搞的方晓欢睡不着了,这她才不情不愿的瞪了几眼小丫鬟起了床。

  想到小丫鬟昨晚在方晓文面前唯诺的语气,方晓欢大感头痛,她没指望过男女平等,但这男女也太不平等了,有点过了啊,同样是一个爹生的,地位悬殊怎么就这么大呢。

  迷迷糊糊的吃过早膳,小丫头便领着还在梦游的方晓欢去文堂找郑先生学习琴棋书画。

  文堂文堂,什么文堂,这不就是教室嘛,呃,就是学生少了点,只有两个人,方晓欢和她双胞胎姐姐方晓怡。

  方晓欢看了一眼坐在她不远处的方晓怡,只见她文文静静的坐在那里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看乐谱,刚要收回目光,方晓怡转头给了自己一个温婉的笑容,目光便再次回到了乐谱上。

  看到这样的动作,方晓欢的拉大姐起义的旗杆直接被横刀砍断,不过她也没觉的人家这样的心态不好,自己觉的生活的还可以,那就真的是可以了。

  不过就这样,也比以前的方晓欢不知道强了多少,想想以前的方晓欢,成天忧忧郁郁,整个就一林黛玉的翻版,就差葬花了。

  你觉的可以,就真的可以,有身材为证。

  你看,只是相差了几个月,如今的方晓怡已经出的亭亭玉立,含苞待放。在看自己,整个就一个青涩的花骨朵。

  看来心情还是很影响身心成长的嘛。

  至于方晓文,是肯定不会来的,现在估计还在跟周公浴血奋战呢,不过他不来,先生也不会责罚的,毕竟方老爷子都放话了,堂堂七尺男儿学那些掷子拨弦的东西没什么软用,男人,还是得舞刀弄枪,那才是男子汉应该做的事情。

  再看台上的郑先生,年龄不大,最多也就天命之年吧,一身青白色阑衫,还顶个方巾,文文儒儒,整个就一老化版的呆书生。

  见人都来齐了,郑先生便开始授课。

  刚开始听,方晓欢就自己已经飘进了云里雾里,没挺多久,就昏昏欲睡哈欠连连,什么音律棋艺的,这明明艺术家应该干的工作啊,自己这二十一世纪的女汉子哪受的了这艺术的熏陶。

  一节课下来,方晓欢已经头晕脑胀,两节课下来,方晓欢已经想给他两砖头让他先休息一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抱抱我吧天使说:

自己读了一遍,结论:此章可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