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城,方府。

  一个很大很大的房间喔。

  然后呐,我跟你们讲,房间里有一个红色的纱床哦。

  红纱床上,躺着一个人,应该是个女孩子喔。这女孩看上去面色惨白,素颜凄婉,应该是生病了……

  N。酷\匠R网?首,+发?b

  呐,为什么没有去医院,因为我跟你们讲,这里是古代哦。

  显然是被重病折磨已久,看这样子,恐怕用不了几天,就会命归黄土。

  纱帐一旁,一个胖胖的丫头坐在凳子上,好像睡着了……

  因为她现在正用肥嫩嫩的小拳头撑着脑袋打起了瞌睡,头还一上一下的,跟一头瞌睡虫一样o(*≧▽≦)ツ

  皎洁的月光从天上射了下来,射在了她的嘴角上,隐约间可以看到有几颗晶莹的水珠滴落……

  呐呐呐……她的很香甜哦……

  不知过了多久,一片乌云忽然的遮住了半片月亮,呐,月亮姐姐停电了哦。

  大片的阴影笼罩在了她的脸上,小丫鬟从睡梦中惊醒,醒来那是一脸的不高兴,幽怨的看了一眼头顶上的那朵乌云,口里不断的说着:“凑乌云烂乌云,明明擦一丢丢就次到了,55555……”

  算啦,吃不到就吃不到了,小丫鬟放弃啦梦中的美食(素甜甜圈哦),准备那一点别的东西次,但是路过纱床的时候,就辣么随意的瞟了一眼。

  “鬼啊。”她尖叫一声,看到了一张面色惨白长发凌乱的女鬼。

  在可把她吓掉魂了,她赶紧的就往门外跑,但是跑到门口被门槛绊了一下(门槛君你好调皮@_@),所以她就摔倒啦,连滚带爬的消失在了院中。

  纱床里的女孩望着丫鬟消失的背影,一脸的不明( ̄~ ̄)嚼栗,啊嘞,有那么吓人吗?

  真是胆小的家伙呢,带着这个疑问,她起床走到了妆台旁,往薄薄的大镜子里面一看,啊,真的是很可怕哦。

  真的很像鬼٩(๑òωó๑)۶耶,白雪公主一样的白雪脸庞,还有这散乱的像出手一样的长发,真的是非常非常可怕哦。

  啊,自己不会真是鬼吧?呜呜呜,自己死掉了嘛?但是这里不像地狱哦。

  当然不是啦,因为啦啦啦,脑海中涌入了一片记忆哦,是别人的记忆哦。

  啊嘞,是同名同姓的富家小姐方晓欢哦,是千金哦,很有钱的哦,银子金子^0^。

  好啦,她准备躺回床上,然后养好病,然后去花钱啦。然而……

  “少爷,有……有鬼……奴婢不敢进去..”门外传来了胖丫鬟的声音。“少爷尼补药进去啊,会被鬼次掉的(=゜ω゜)……”

  “胡说八道,简直是一派胡言,我方大大院,在少爷我的字典里,就没有鬼怪这两个字。”方晓文冷哼一声,小丫鬟顿时吓的闭上了嘴。

  方晓文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是饱读诗书,一身书生那种独有额浩然之气一下子就把小丫鬟就给镇住了。

  “你的,前面开路的干活。”方晓文冰冷的声音传来。

  虽然说刚才被镇住了,但是刚才的一幕她可是看的真真的,所以被封印的真相又跑到她的脑海里啦,她快速后腿两步,慌了个张的说道:“少爷饶了奴婢吧,里面真的有鬼,有鬼啊”

  小丫头是说什么也不肯进去了……

  方晓文一看,这什么情况?难道真的闹鬼了?不对啊,这感觉有问题啊?难道是小丫鬟的精神病又发作了?

  再次狠瞪丫鬟一样,方晓文决定以身涉险,深入虎穴一探究竟,他往房间里看了几眼,的确有点阴森森的,所以他是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嘀咕,玛蛋,不会真的有鬼吧?

  啊呸,啊呸呸呸,世间哪有鬼怪。

  吓,我的个吗,我的个乖乖,我的个……

  方晓文刚一进去就被吓了老大一跳,整个人差点飞起,因为他刚一走进去,就跟披头散发面色苍白的方晓欢看对了眼……

  我勒个乖乖,真有鬼……他差点惊的夺门而出,重蹈了小丫鬟夏荷的覆辙,不过刚刚才训斥了小丫头,现在一跑,这不是给自己嘴巴子啪啪啪了吗?

  方晓欢也纳闷呢,你说你瞅啥?你说你一大老爷们的进来合适吗?老子穿没穿衣服先不说,这可是老子的闺房!让你一大老爷们进来看光了老子以后怎么嫁人?

  咦,方晓欢总觉的这个人看起来有点面熟诶,她翻了一下记忆,大惊,原来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

  不行,弟弟也不行!但是人都进来了,也没看到啥,就算了……

  再说方晓文,方晓文进来之后定了定神。壮着胆子仔细瞅了两眼,就发现这是哪门子女鬼,这不就是姐姐方晓欢嘛。

  惊魂未定的方晓文让小丫鬟叫了大夫,便赶紧去把姐姐搀到了床上,坐在床沿上。

  “姐你醒了啊,感觉好点了吗?”方晓文低着头,小心的问道,他不太敢看方晓欢那惨白的脸,因为他觉的姐姐现在的情况像极了传闻中的回光返照。

  “嗯,好多了。”方晓欢淡淡的回了一句。

  “呃,姐你坚持一下,我去叫爹来。”

  “不用了,自打我生病以后,爹也没来过几次,而且那几次恐怕还是娘求着他来的,现在……”方晓欢被自己幽怨的语气吓了一跳,这像极了死去的方晓欢。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刚刚重生,她可不想继续方晓欢的生活下去……

  “其实爹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坏的。”方晓文急忙打断了话头:“呃,既然姐你不让爹来,那你有没有那个……”“吞吞吐吐的道“那个,有没有想说的话……”

  听到这句话,方晓欢觉的又好奇又好笑,这个弟弟以为自己诈尸了啊?呃,不过仔细一想,好像这么一回事,不只是诈尸了,而且还是借尸还魂。

  看着方晓文眼巴巴的等着遗言,一副怯怯的样子,方晓欢脑中起了一个很不好的念头。

  “我想说的话就是..我要吃掉你..”方晓欢忽然做出一个很凶狠的表情,森森的说道。

  “啊~”方晓文被吓的直接从床沿上跳了起来,向外奔去,正好把刚刚赶到门口的小丫鬟夏荷和大夫钱玉堂撞倒在地,三人倒在地上直哎呦。

  方晓欢歪头撇了一眼,抿嘴偷笑。

  “方少爷,你突然着急去哪啊?”钱大夫今年已过花甲之年,身子骨一直不是很好,被这么一撞,感觉整个人的骨头都散了架,心情就不是很美丽。

  “我姐,我姐。”方晓文指着方晓欢,喊了两句便窜的没影了。

  “你姐?你姐不是在床上吗?”钱大夫看着床上的方晓欢,顿时有些云里雾里,他将视线转向小丫鬟夏荷,而夏荷也是把钱大夫送到门口,便不在往里走了,这些举动更是让他摸不着头脑。

  不过老大夫就是老大夫,很快他就把这些抛到一边,开始给方晓欢把脉,半盏茶的功夫,他的面色开始变的古怪起来。

  脉像不浮不沉,和缓有力,怎么可能这么正常?前几天还是病入骨髓,风蚀残叶啊?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出现幻觉了吗?

  钱大夫又将手伸了过去,闭上眼睛仔仔细细的感受着脉象。这次持续了足足把了一炷香的功夫,钱大夫这才将手伸了回去。

  脉相还是那样,健康的不能在健康了,这种事完全超出了钱大夫的认知,不甘心的钱大夫,再次将手伸过去。

  “不用把了,我确实好了。”方晓欢没好气的淡淡道,一次两次就算了,摸来摸去还没完没了了,磨豆腐呢?真是的,都快让你磨出茧子了。

  “是好了,但是前几天明明……”钱大夫不依不饶。

  方晓欢见这斯有撞破南墙头破血流都不回头的架势,急忙打断,用诚恳的语气道:“钱大夫,我知道了,我现在真的已经好了,你不都把过好几次脉了,现在除了感觉有点累,其余都很好了。”就算这斯继续问下去,自己也是回答不出个所以然,难不成要告诉他本小姐刚借尸还魂了?

  “既然小姐病已经好了,那老朽先告辞了。”钱大夫听出那隐隐的赶人之意,就急忙收拾药箱走人,在路上一边梦游一边缕着胡子嘟囔着奇哉怪也。

  门口的小厮看到钱大夫神游天外的样子,在联想起夏荷和少爷惊恐的样子,忍不住对着方晓欢的房间警惕的看了一眼。

  钱大夫一走,屋子里安静了下来,方晓欢开始慢慢的整理着记忆。

  “方家,方家二小姐,四方城……”几个关键的词语从她嘴里冒了出来。

  方晓欢一边翻看着记忆,眉头便不知不觉间皱了起来。

  真是气死人气死人,一个方家二小姐,竟然连四方城是哪都不知道,而且据记忆得知,方晓欢长这么大,甚至连门都没有出过几次,早晨在绣花,中午在绣花,晚上在绣花,要不就早晨在学琴,中午在学琴……反正就那么几样事情,琴棋书画绣小花,今日复明日,明日复后日。

  好凄惨的生活啊,而这样的生活方二小姐居然过了整整十五年!这种生活就像关在笼子里的小鸟,更重要的是在过两年就要嫁给皮家三公子皮落。这何止是小鸟啊,简直是一只被人养肥宰杀的羔羊,在她的印象里,下地狱也不过如此了。

  要自由,要自由!封闭式生活打破,打破!方晓欢在她内心的旷野上高喊。

  就在这时,意识飘忽,身体再次一歪。

  啊,又来,这次又是什么啊?

  就在方晓欢晕过去的同时,一缕黑气自方府地下弥漫开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