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谁?”

  “不知道”

  “你是干嘛的?”

  “我失忆了。”

  “你有多少钱?”

  “我不知道,反正是一组长长的数字。”

  “那你倒是取点啊!我都快养活不了你了。”

  “户口被冻结了”

  “你……”

  更新最;快*上酷匠…8网E。

  我叫萧邪,今年高三了。因为一场恋爱而不学无术,整天打架斗殴,自暴自弃。她叫柳紫衣。本来就是一个性格腼腆的女孩,我们轰轰烈烈的谈了一年半之久,在校园里所有人都觉得我们是金童玉女,我以为可以永远的谈下去,直到大学毕业。可是好景不长,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会离开我和一个纨绔子弟在一起。造成了我以后的沉沦。

  今天,我又逃课去打架了,学校里的人都知道我的名号,所以也不多管。今天我来到了老头子家底下,说起这个房子还是我给他买的呢!上次在街上溜达看到他可怜叫给他买了个肯德基,谁知道还赖上我不走了,只好给他安家。

  路过棚户区的烧鸡店,我买了俩只鸡腿和一杯可乐,就匆匆向老头子家走去,想想多久没见了,一会再请教一下武功方面的技能。

  来到了他家门口,看着劣迹斑斑的防盗门,我插了钥匙走了进去。

  “啊!老头子你干嘛啊!这么大岁数了真不要脸。”眼前的一幕让我大惊失色,老头子一边看着AV一边打飞机,还“啊啊”的怪叫着。终于一个呻吟声传来,紧接着是一股腥臭味。

  “啊!我的乖徒弟你终于来看为师啦!”说着他裤子都没提就冲了过来,我以为他要拥抱我时但他却一把抢过我买的鸡腿吃了起来,吃相不好就算了,可他没洗手啊!上面还附着白色的液体,妈呀!恶心死了。

  “喂!你总不能老住在这里吧!我都快没钱了,今天收保护费差点进了局子。你赶紧走吧!”我微怒的说道。

  “啊!真好吃,你要不要来一块?”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撕了一块鸡腿肉递给我。

  “喂!和你说话呢!我快没钱了,还有你别给我这鸡腿,你手上的液体我实在不想恭维。”我大叫道。

  “哼!臭小子你难道不知道我卡里没钱了吗?而且你不想学武功?”老头子略带威胁的质问道。说着他又晃了晃手中的银行卡。

  我苦心的摇摇头,海城中学的学生都自诩见过世面,我也不例外,这张卡有瑞士顶级标准的烫金印,而且没有透支上线,称为所有银行卡中的千道夫。不过我很好奇里面究竟有多少钱。

  “好吧,好吧!今天不早了,改天我在过来看你,顺便练一些新招。”我说着便朝门口走去。

  “等等!改天来的时候给我带几张兰兰的片子。好了赶紧走吧!我要打飞机了。”老头子说着又握住了那丑陋的东西。

  “兰兰是谁?我不认识兰兰,女的吗?”我停下脚步看他疑问道。

  “哎!不知道兰兰的男人不是好男人。”老头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兰兰就是野合兰,著名的AV女优,来的时候给我去二娃的店里买俩个新的。”

  “擦!好吧来的时候给你带。小心哪天打飞机打死了!”我说着就走了出去关上门,里面又出现了怪叫声。

  “Shit!”萧邪嘀咕了一声。

  走在这漆黑的小路中,四周的路灯发着幽暗的光,让人不寒而栗。

  而在路旁,光哥和几个小混混正尾随一个走夜路的女孩缓缓前进。

  “光哥,那女孩长得咋样我不知道,但看那身材前凸后翘的肯定是个极品。要不要我抓过来给你享受享受?”一个小弟露出猪哥像来,对叫光哥的头头请缨道。

  “哈!这几天去洗头房玩那些野鸡实在不过瘾,长得都歪瓜酸枣的,这个好啊!赶紧抓过来,一会我玩完了就赏给你们。”光哥也是淫荡的说道。

  “好勒”说着小弟就冲了过去,那个女孩明显感到后面有人要对他不利,忘乎所以的跑了起来,但女孩怎么能跑过整天打架斗殴的混混,最终被扭送过来,不过女孩也不可能不反抗,大呼救命。

  萧邪正踢着路上的石子抱头走着,忽然听到后面有女孩求救的声音,不由的看了过去。此时他正看着光哥一脸猪哥相,擦着手看着前面。萧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愣住了。

  这不是他的同学兼班长的校花柳雨筠嘛!

  此时柳雨筠心里别提有多害怕了,难道自己的贞洁就这样交代了吗?她只能徒劳的喊着救命,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住手!”此时一声冷厉的声音响起,这让柳雨筠又重获希望,但这声音咋这么耳熟呢!当她看到来人时,才知道这是成天自暴自弃的萧邪。

  “妈个比的,你谁啊!知道这是谁不?这是光哥,棚户区你惹不起的大人物,我看你……哎呦!”小弟正拍马屁的说着,但后脑勺却被人狠狠打了一下,转头一看原来是光哥打的他。

  “你奶奶的腿的,你知道他是谁不,我都惹不起的人物,还不快叫萧老大!”光哥心里苦逼的要命,好不容易碰到个美女,却可望不可及。但现在可管不了这些,他要赶紧给萧邪道歉。

  “啊?”这个小弟一下子不知所措,一下子跪了下来:“萧老大,刚才是我有眼无珠,刚才说的话请当个屁放了吧!”这个小弟战战兢兢的说道。

  “行了。”萧邪摆摆手淡淡的说道:“你们赶紧走吧!这是我同学,以后别在这里让我看见你们,否则……”

  “噶!是是是,我们这就滚,以后再也不来了。还望老大不要生气啊!”光哥蚊子般说道。赶紧带小弟跑了出去。

  萧邪见威胁解除,也转头准备离开。

  “诶,等等。”柳雨筠见萧邪不再理会自己,赶紧追了上去。

  “怎么,有事?没事的话赶紧回家吧!下次就不能保证你被人亵渎时我会在场的。”萧邪有些阴冷的说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用这样的语气对柳雨筠说话,可能是因为感情的欺骗吧!

  因为不爱,所以就恨。

  “好吧!我会小心的。你也赶紧来上课吧!不然再这样下去会影响你以后的发展的。”柳雨筠当然明白萧邪为什么会这样冷漠,所以只是嘟了一下嘴然后劝解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回家吧!”萧邪摆了摆手然后自顾自的向家走去。

  “哼!不听就算。人家还不想管呢!”柳雨筠气的跺跺脚,看向萧邪那留下黑色的背影,然后向回走去。

  没落的身影就像这漆黑的残月一样,充满着孤独与无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