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张云晳上班,见人就热情地打招呼,就连ROBOT李这样的机器人,都分析出张云晳的情绪高涨。在茶水间为自己现磨咖啡,等咖啡的空,脸上还挂着笑容。刚端起咖啡准备喝,手机响了。“云皙,晚上下班,就直接到我家来吧,就在你们报社旁边的YY小区,5栋2005。我做好吃的给你。”

  “好。”挂了电话,张云皙立刻给苗苗打电话:“苗苗,我教授男朋友喊我晚上去他家吃饭,他亲自做。我走桃花运了。”张云晳语气特别加重了教授两个字,“我就说嘛,不过第一步我们两个一起请假,是我这个军师上场的时候了。”“有这个必要嘛。”“太有必要了。中午一起吃饭。”“好吧。”

  回到办公室张云晳通过网银查了一下自己的银行余额,已经捉襟见肘,能勉强撑到发工资吧。父母为自己在A城买套公寓,付了首付,每月还了房贷后基本所剩无几,还好自己的每个月稿费也算还可以,精打细算都还够花。和苗苗一起,两个人基本都是轮流请客,上次是苗苗请的,这次轮到自己了,不过看着不多的余额,中午也只能请苗苗吃个简餐了。

  苗苗的张扬,是有着雄厚家庭条件做背景的,苗苗的父亲白手起家,是位成功的企业家。家业到底有多大,苗苗从来没有谈过,张云晳也没问过。苗苗的母亲生苗苗的时候难产,恢复不好,失去生育能力。苗苗五六岁后,父亲的事业风生水起,风流韵事也随之而来,自从知道自己有了同父异母的弟弟,苗苗和父亲的关系逐渐微妙。

  虽然钱上,父亲从来不克扣自己,但是苗苗天生有着和父亲一样的倔强好强,凭着自己的努力考进著名传媒大学,拒绝父亲花钱送她出国读书的好意。虽是富家千金,却没有富家千金的架子,一入学便和来自工薪家庭的张云晳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酷匠网正u版*首发

  张云晳的家在A城下面的一个二级县,父亲是有线电视台的工程师,母亲自从生了张云晳就全职在家,偶尔发点文章,赚点微薄的稿费。一家人虽然经济上不是大富大贵,但是也是知足常乐,其乐融融。张云晳和苗苗虽是闺蜜,但是从来不牵扯经济上的关系,偶尔有个一两百的拆借,也是过两天就还的。

  苗苗知道张云晳自尊心强,不贪图钱财,也乐意和张云晳做朋友,每月控制花销用度,减少对父亲经济上的依赖。

  两个人一碰面,苗苗就紧紧抱住张云晳真心的替她高兴:“我终于把你推销出去了。”苗苗用心的组织了说话方式,以降低可能对张云晳自尊的伤害。“刚刚我回了趟家,给你带了点东西。是我的旧衣服你不要嫌弃。”

  说完,拿出自己带的衣服,都是性感的大牌裙子,每件价值都要过万。“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战袍,无往不胜,不过自从认识我们家老罗就不大用了,所以就送给你。待会我再带你去内衣店挑选一套新内衣。”

  张云晳拿起苗苗送的裙子,再想想自己哪里还有多余的钱买内衣,一个劲的推脱。“内衣你迟早要用的,现在买有什么关系。”

  吃完饭,张云皙还是扭不过苗苗,一起去内衣店买内衣,苗苗给张云皙选了几套性感内衣,让张云皙连自己带来的裙子一起换上。张云皙换好以后出来,对着镜子摆了很多性感pose,“你骚起来不亚于我啊。”两个人笑到一块。看着手机及时收到的信用卡账单,张云晳心里默默的骂:手贱啊,手贱,再不控制就要剁手了。

  临行前,张云皙还是挑了一套保守点的裙子,把胸前的拉链拉到最上面。

  陆昭离也提前请了假,去菜场精心挑选食材,准备晚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