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家餐厅,一个包厢里,陆昭离和丁海也在用餐。“丁海,今天我为你饯行,没想到你会离开科学院。”“科学院有你就行了,给我的平台太窄了。这家公司提供我足够的经费,让我施展。”“祝贺你,你人际交往广泛,我就知道你将来的成就肯定高于我。”“反正都在同一城市,以后我们多交流,我还要跟你多请教。”“兄弟,别客气了。我太羡慕你了,我们俩同岁你老婆孩子事业什么都有。我除了个奖杯,什么都没。”“你最近不是新认识一个记者张云晳吗?我觉得不错你可以去追啊。”

  提到张云晳,陆昭离眼睛一亮:“我也觉得她挺特别的,跟我认识的其他女孩子不一样,但是你也知道我的,我一向不会表达,也不知道人家有没有男朋友。”“看来你对张云晳真上心了啊。”“不过我提醒你,小艾她一直也喜欢你。她是好女孩,你别伤害她。”“不可能,我和小艾,就是同事。”“别人都看得出来,就你傻愣愣的。她一个28、9岁女孩子每天就在你身边帮你,不谈恋爱,随叫随到。还不是暗恋你。”

  电话响起陆昭离接到张云晳打来的电话,挂完电话,丁海对陆昭离说:“把握机会啊。”接着丁海又向陆昭离请教了很多关于地球数据存储的技术问题,陆昭离一向视丁海为哥们知己,都一一相告。“我现在已经发现我们的历史数据就像树的年轮一样,每一年往地球外生长一圈,我现在在做的课题就是这个年轮有多少圈了,如果能知道有多少圈,我们不就知道地球的确切寿命了吗。”“来,我们干杯,希望我们的研究成功。”

  吃完饭,出门的陆昭离和丁海正好碰到也同样出门的张云晳和苗苗。

  张云晳:陆教授,丁教授,这么巧。”

  丁海:“张云晳你们也在这里吃饭啊。”

  张云晳:“对啊,丁教授,这是我好朋友苗苗,苗苗丁教授,陆教授的同事。”

  酷e匠A网。r唯!'一\正版L,其gt他&e都@?是盗N;版$n

  丁海:“张云晳,你们吃过晚饭啦,你男朋友来接你吗?”

  苗苗:“云晳还没有男朋友呢。”

  丁海:“你们开车了吗?我送你们。”

  苗苗:“我开车了,不过我和云晳不顺路,你们住哪?。”

  陆昭离:“我送云晳吧。”

  云晳上了陆昭离的车,收到苗苗的短信:好好把握机会啊。云晳回:绝交了,大半夜的不顾我安全,把我抛弃。苗苗回:我希望你今天晚上很不安全。不过该安全还是要安全,你懂得。

  陆昭离点了一下车上导航早就存好的云晳的家,车一路飞驰,车内飘扬着柴可夫斯基的忧伤圆舞曲,最后还是云晳打破了沉寂,“教授,您也喜欢柴可夫斯基的曲子。”“小时候我妈希望我成为音乐家,逼着我学钢琴小提琴,但是我只对电脑感兴趣,后来都放弃,只是从小听惯了。你喜欢吗?”“我属于抗争失败的,还是学了小提琴的。想想好久都没拉了。”两个人聊着聊着,很快就到了,互相道别。云晳看着陆昭离得车远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