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飞快的向预定的酒店疾驰,步入包间,张云晳环顾了一下众人,基本已经坐满,陆昭离给大家介绍了张云晳,并逐个介绍在坐的博士教授,在众位博士面前,张云晳本引以为傲的某某著名传媒大学本科毕业都没好意思说。

  陆昭离和张云晳刚刚落座,门口就响起洪亮的声音:“咦,昭离今天带客人了嘛,还是美女客人。”陆昭离和张云晳回头看向门口:“小张,这是我的同事兼校友丁海,也是我们科学院的翘楚,记忆力超人。对了他来自青藏高原,歌唱的可好了,是我们科学院的歌星红人。”

  张云皙仔细打量了一下丁海,中等身材黑黑瘦瘦,身上的衬衫西裤被熨烫的服帖平整,四六分的发型打着啫喱被梳理的光洁整齐。一副无边框的眼镜架在不高的鼻梁上,脸上时刻带着笑容。

  丁海放下手里拿着的两个烟灰缸,和另外一个已经存在的烟灰缸均匀隔开放好,看着张云皙,从后面搂拍了一下陆昭离的肩膀:“你别听他胡说,我就瞎吼吼,倒是昭离平时不进女色的,除了小艾,就没见带过其他女孩子,昭离这是什么情况啊?赶紧说说。”“你先别急着说,我先叫服务员加套餐具和椅子。等会我回来哦。”丁海转身出门去叫服务员。

  没一会功夫又重新进来,后面跟着服务员,安排餐具和椅子。陆昭离朝张云晳挤了微笑:“小张,你别介意,我们是铁哥们,情况就是记者同志要写稿,缺素材,我带她来看看。”边说边转向已经落座的丁海。

  更*N新最…快Cs上~酷%…匠e网

  “哦……”丁海拉长说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哦,短暂停顿之后丁海接着说:“今天我召集大家聚餐,一来是为昭离荣获诺贝尔奖庆贺,二来也是因为大家好久没聚,出来聚聚聊聊天。来我们举杯恭贺昭离。”每个人都举杯恭贺陆昭离,陆昭离跟着谦虚了几句。

  一顿觥筹交错后,大家各自交流自己最近进行的课题项目或有进展或遭阻力,又或科研经费紧张可能暂停。诉说各自喜怒哀叹。张云晳,起初还捡自己能听懂的搭搭话,到后来就都是学术用语。就默默的吃默默听着。时而看看这个教授,时而看看那个教授。

  张云晳惊叹于丁海的热情,没有一点专家教授的学究样子,能够照顾到席间每一个人的状况,调节好聚餐氛围。每当话题进行不下去的时候,丁海都可以巧妙地转换话题。当其中一位教授哀声叹息自己的项目被迫要停止时,其他人都跟着回以失望的表情,几乎众口一词:“可惜可惜。”谈话似有进行不下去的感觉。

  丁海立刻接下话题:“有失必有得。我听说国家最近大力发展科技,要有个星火计划,拨调了大笔经费在很多科技项目上。之前的一些经济化空间小的项目都要停止。在坐的各位都有机会找到施展才华的平台。”

  众人都立刻眼露光芒,盯着丁海:“丁教授,信息来源广泛,从哪里听来的,给我们具体讲讲。”丁海滔滔不绝,听得众人连连点头:“还希望,这个星火计划能快点推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