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的国际国内学术交流,疲劳感逐渐代替了成就感。当陆昭离捧着诺贝尔科技奖走出机场出口的一瞬间,黑压压的人群朝自己拥挤过来,闪光灯耀眼的光线刺激着陆昭离的每一个细胞。陆昭离自小就在自己的世界里科学研究,不善于言谈和应对过多的人群。好不容易挤进了来接自己的车里。而这群记者的最外层,有一个刚刚毕业一年的H报社记者,也在努力的往陆昭离得身边挤去,也许是因为太过瘦弱,无奈的坐在一边,看着陆昭离进了汽车远去。

  陆昭离终是推脱不掉科学院为自己安排的新闻发布会,面对记者各种各样的奇怪的提问,陆昭离甚至感到有些好笑。“陆教授,请问您知道,秦始皇到底是不是吕不韦的儿子?”“对不起,这个你要问历史学家。”……“陆教授,请问您说我们地球就是个巨大的存储器,历史数据一圈一圈的记录在这个存储器里面,那是不是可以把现在的我们也理解成虚幻的数据而已。”

  “是的,在我眼中,我们大家都是数据组。”“那教授,听说你还是单身,是不是因为觉得和一个数据组谈恋爱,很奇怪呢?”“这……这个问题我还没思考过。”新闻发布会主持人说:“鉴于时间关系,教授将回答大家最后一个问题。好,请这位记者提问。”主持人示意其中一位记者,话筒也同时被传递了过去。“陆教授,我是H报社的张云晳。”张云皙接到话筒时,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本来早就准备好的问题,全都一片空白,攥着话筒的手心渗出汗水,停顿了一下:“请问您相信历史数据组和数据组可以相遇吗?”“啊……?”张云晳的同事向张云皙投去惊诧的眼神,连忙站起来补充:“她是想问……”“对不起,今天的新闻发布提问环节到此结束。”

  陆昭离想起来前段时间自己看过的一篇专栏,作者署名张云皙,又多看了几眼张云皙,很是眼熟。她一身合体的职业装将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长发略带点自然波浪卷披散在肩膀,青春洋溢的脸上散发着光彩,对了这种光彩是他在科学院这种环境下少见的,见了太多的学究范儿,陆昭离感觉自己被这样的气质一下子吸引了。清澈灵动的眸子看着自己时,总感觉她脸上有种他乡遇故知的喜悦。

  H报社主编办公室张云晳对着满脸怒气的主编,一脸的无辜相。“张云晳,我也带你有一年了,你就这么交作业?上次去机场,你是一无所获,这次新闻发布会,我们提前讨论了那么多有价值的问题,你一个都没问,问什么数据组和数据组偶遇,你再这样下去,我就要上头条了。”“啊?”“某某主编被一不知名小记者活活气死。”

  “主编对不起,我……”"你不---要说对不起,我要新----闻,我要头条,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三天内必须给我有价值的东西。出去吧。”主编用一只手揉按着自己脑门,无奈的低下头摆摆手,示意张云皙出去。走出主编办公室,张云晳瞪大自己会说话的双眼看着自己竖成三的手一顿猛眨眼。

  =酷匠网唯一正%版,G,其他{都#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