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经有些晩了,但车站还是人声嘈杂,一少年背着黑色旅行包下了车,埋没在拥挤的人群中。

  少年精致的面容倒是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棱角分明的俊脸,清爽的墨色刘海,刚毅英气的眉宇,性感薄魅的唇瓣,褐色的眸子中透出淡淡的忧伤,脸庞还略显稚嫩,上身穿着浅蓝色衬衫,下身是白色运动裤,十五六岁的样子。可见再过两年,世上又要出一个蓝颜祸水了……

  这就是主人公罗子曦,因为女友得白血病去世,之后一蹶不振,罗父看着十分心痛,正巧逢上罗子曦十五岁生日,听说这古镇历史悠久,是个散心的好去处,就特地让他来这儿平复下心情。

  罗子曦从人群中挣脱出来,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表,十六点四十分,拿起准备好的地图,向镇口走去。

  殊不知一道墨黑深邃的目光已经盯上了他……

  罗子曦走在热闹非凡的古镇上,古镇的房屋还是古宅的样子,红木做成的古宅,门上,柱子上都雕刻着富贵呈祥,如意安平的花纹。

  门前上方还挂着红灯笼,一切都是古色古香,罗子曦有那么一刻的恍神,感觉就真的穿越了一般。 

  走了一会儿,罗子曦感到饥肠辘辘,见前面有一家客栈,跨进客栈大门时,差点被门槛绊倒,心里捏了一把汗啊!

  心里大叫:谁他妈把门槛弄那么高啊,古代人腿那么长啊!

  一番埋怨过后,找了个空位坐下,把旅行包放在旁边,小二看有新顾客上门,立刻笑脸盈盈地迎上来,“客官,想吃点什么?我们这儿招牌菜有松鼠桂鱼……”

  看着那狗腿子的小二,罗子曦顿时满头黑线,深深地知道了战争时期的汉奸是什么样的……

  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来盘牛肉,再来两碗酒。”

  “好嘞!”这小二听了忙去知会厨子了。

  在等菜的过程中,罗子曦拿出女友的照片,满眼忧伤和温柔地看着照片上那芊瘦,清纯的女孩。

  隔一桌的一群男人在热烈地讨论着,罗子曦慢慢被他们的话语所吸引。

  “这古镇是两千年前造的,保存那么完整真是不可思议啊!”

  “嗯,这古镇可邪门了,听说这古镇被发现的时候镇口是满地的尸骨啊!而且每一具尸体的脑门上还贴了纸钱,真是吓人!”

  “啊,对了,听说这里还闹鬼,那我们要不要走啊!”

  “切,怕什么,我们是来探险的,不是来这怕东怕西的。”

  “对啊,老子今儿个就住在这儿了,怕个毛哦!”

  ……

  罗子曦默默泪了,老爸让他来闹鬼的地方干嘛!

  坐了一天的车,再加上天色也不早了,罗子曦吃饱喝了点酒,就要了间房,他想,住上几天,反正老爸也让他出来散心,就当出来玩玩吧。

  进了房间,罗子曦打开灯,关上了门,随手把旅行包一丢,甩在一个木椅子上。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漆黑一片,原本热闹的古镇也寂静下来,罗子曦躺在宽敞的梨木床上,看着床头的花纹,小二曾提醒过他,夜里别出门,不太平。

  眼皮越来越沉,睡意袭来,意识渐渐模糊。

  迷迷糊糊中,好像听见什么动静,顿时清醒过来,他坐在床上,周围伸手不见五指,他记得自己没有关灯的,怎么会……  

  来不及多想,便紧握起随身携带的小刀,淡淡的月光罩着房间。 

  忽然,墙上慢慢凝聚着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的,形成一个血色大洞。

  罗子曦看着这墙上的变化,神经紧崩起来,咬着牙,眼睛死死地盯住那个大洞。

  那血色大洞中,缓缓冒出一个球型的物体。

  仔细一看,竟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那是一男子的头,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击过,变了型,两颗突出的大眼球竟转了个弯,看向罗子曦,嘴里还发出“吱吱吱”的笑声。 

  房间里顿时被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一切都染上了一层血色……   

  罗子曦看着这变化,脸色铁青,浑身直冒虚汗。

  那头忽然三百六十度旋转起来,血肉模糊的嘴巴里发出奇怪尖锐的声音,“夷——咝——”这声音好像在呼唤着什么。

  罗子曦缓缓向后挪动,忽然,他的手碰到了什么东西,滑滑的,还又黏又稠。

  顿时,他浑身紧绷,不敢动弹。

  罗子曦恐惧地瞄了一下身旁,全是血迹,他的后面的床头上,趴着一个婴儿大小的东西,没错,就是婴儿!不过是一个死婴。

  那死婴的眼球没有了,双眼就是两个大大的血洞,空洞洞地望着罗子曦,一小簇头发下,还能看到已经凹凸不平的头颅。

  死婴半趴着身子,可以看见被剖开的胸膛,内脏的位置只有一些碎肉,一条肠子从肚子里露出来,半吊在死婴身上。

  死婴的小嘴张开,露出里面的半截舌头,看上去十分狰狞。

  周围的血点越集越多,有无数飘渺颤抖的声音在呐喊,“吃阳肉,喝阳血,吃阳肉,喝阳血……”

  死婴晃动四肢,敏捷地爬到身体已经僵直的罗子曦的后背上,对着罗子曦的脖子,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咬下去。

  罗子曦闻见死婴嘴中那股血腥与腐肉味,差点没被熏晕过去,胃里的东西在不停地翻滚着,难受极了。  

  罗子曦闭上眼睛,心里呐喊道,“天妒蓝颜啊!”

  罗子曦正准备迎接撕心裂肺的痛处时,背后的死婴突然尖叫一声,抓在罗子曦上衣上的锋利爪子骤然收紧。

  “呲”衬衫被死婴撕成布条,然后背上一轻,死婴重新趴回床上,全身因疼痛颤抖着,凶恶地盯着床外,惨无人形的头被不明液体一点点地腐蚀掉一半。  

  罗子曦向床外望去,映入眼帘的则是一个少女,样子只有十四岁,这少女有着极美的冰蓝色长发与晶蓝的瞳眸。

  穿着奇异的服装,白色的吊带只到腰尖,露出精致的锁骨,半膝长的短裙上系着一排穗子,勾勒出少女特有的含苞待放的气质。

  没有一丝生气的脸上,水晶般的肌肤,淡红色的花瓣唇,绝美的眸子中清冷的晶蓝瞳眸淡淡地看着死婴。

  死婴突然如幻影一般消失了,这间房恢复了它原有的面貌,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也人间蒸发了。

  罗子曦呆滞地在脑袋里回放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要不是背上那凉飕飕的感觉,他还以为只是一场梦嘞。

  那少女也就这么淡定地注视着罗子曦。

  好一会儿,罗子曦才反应过来。看着那少女,开口道,“谢谢你救了我……”

  见少女还是没有反应,罗子曦又说道,“那个,你救了我的命,我会答谢你的,你说说你的要求吧,我能做的我就一定会做到的!”

  那少女总算是说了句话。

  “你娶我可好?”

  √酷Q匠b网X正版m|首√发o

  罗子曦错愕了,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啊?”罗子曦不确定地又嘴贱地问了一句。

  那少女还是淡淡地重复了一句,“你娶我可好。”

  ……额……他承认,她是罗子曦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可是他的心里已经满了……

  罗子曦尴尬地说,“这个,小妹妹,我们还小……”

  等罗子曦还打算说一段长篇大道理时,那少女又淡淡地差开话题。  

  “你以后小心,今天之后可能不会太平了。”说着又变魔术般地拿出一小截用绳子系住的翠绿的竹子,“危险时吹响这个,我会来。”

  清脆的声音涌入罗子曦的心田。

  把竹子放置罗子曦掌心后,少女转身,身体慢慢变得透明,最后竟不见了踪影。

  罗子曦摸了摸背上从衬衫变成布条的上衣,顿时一阵后怕,换下了“布条衣”。

  然后把手中的竹子戴在了脖子上,锁骨上传来清凉的感觉,不要白不要,就当买了一份保险吧。

  双手张开,仰面躺在床上。

  月亮已经又大又圆了,被周围闪烁的星星簇拥着,给黑夜装点地瑰丽万分。

  罗子曦望着窗外的星星,回忆着自己与女友的每一个时刻,嘴角微微扬起,眼中是快要溢出的温柔。

  他想,这亿万颗星星中,有一颗就是她吧……

  今夜无眠。

  却不知,一双蓝瞳正在黑暗中盯着他,看来,他还是念着她……

  封印淡弱,血缔开启,也由不得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