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老头!!!”男人有些恼火,“我还年轻着呢!”

  “把你手机上自带的变音器给我关了再说这句试试看?”

  ……………

  挂断电话后,傅诗情倒是没怎么在意这件事情,毕竟她和国家只是合作关系,资料不在档案库,那老头儿又喜欢时不时给她来点刺激的,所以这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过她倒是挺好奇,阮糜石,这个任务率百分之百完成率的人,发现自己的目标是她后,会怎么做呢?

  杀了他,还是为了她,放弃……

  ————————————“这份资料……”阮糜石看着刚送来的目标资料,有些头疼。

  “查无此人。”资料上只有这样的4个字。

  他打电话去哪位的秘书哪儿取消任务,结果被告知那位让他先搁着,反正也没有时间限制。

  目前他只知道,目标是个赏金猎人,性别不明,最新的坐标应该是在清城,不久前完成了一个任务,杀了一个商界大佬,那大佬被调查出有恋童僻,手上有不少的人命。

  无奈的打了一个电话给情报局的资料管理员。

  “代号不明,性别为男,年龄20岁,不过这些都是DNA验证结果,并非直接目击,有一定的不准确性。”

  情报局的确有这样一份傅诗情的资料,不过虚假信息略有点多,真正傅诗情的性别,年龄,只有阮槯眉知道,至于长相,阮槯眉也没见过,她的接线员更是只需要接她电话和有任务给她发一份传真罢了。

  不过这个目标也不急,阮糜石比较好奇野豹,所以也让手下的人收集了一份野豹的资料。

  野豹,性别,年龄,相貌均不明,伪装能力极强,赏金猎人榜第一,身价惊人,各国领导座上宾。

  “座上宾?”看着看着只有一句的资料,阮糜石对这个词语勾了勾嘴角,“怕是得罪了,比较担心自己的小命吧,什么座上宾?”

  的确,这也是绝大多数领导的想法,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哪天身边最亲近的人,突然变成了一个想取自己的命的杀手不是?再说了,赏金榜上他们的赏金可都高到不行,谁知道野豹会不会一高兴就接下来呢?所以还是供着比较好。

  也许是因为这样一种特殊的原因,野豹在国际上的地位的确是很高,在黑暗社会中大致也是如此,虽说听说他武力值不高,但,那不是听说吗?

  算了,阮糜石对自己没搜集的资料只显示,预料之中,反正他今天约了好友,这些事儿就先推一推,不急。

  他也不知是出于何种心理,选择了在KT广告公司附近的酒楼。

  酷匠a网/“永久免ek费*》看小说*

  阮糜石向来是准时到的,绝对不会早,也不会晚,偏偏好友又是个看心情的,所以他来的时候,好友是没到的。

  习以为常的迅速点好餐,他自己先吃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好友才姗姗来迟。

  看他那一身警服,阮糜石神色未变。

  “绍怀,来了。”

  绍怀点点头,摘了帽子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嗯,来了,一路上要了十来个电话,清城的美女真是多呀!”

  绍怀天生一双桃花眼,翘嘴角,看起来魅力十足,哪怕是穿着警服,也有几分制服诱惑的味道,也不外乎他能有如此辉煌的战绩了。

  两人因为各自工作的原因也是许久未见,举杯就是一通喝。

  “你老往窗外望什么?”绍怀靠在椅子上,轻轻地打了个酒嗝。

  阮糜石皱眉,思考了一下回答他:“在找一个,感兴趣的女人。”

  绍怀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差点没梗过气去。

  “你有喜欢的人了??”

  阮糜石摇了摇头,“还不到那个程度,我,不喜欢以前的她,却又很喜欢她性格里,属于现在的部分。”

  “什么鬼?”绍怀撇撇嘴,心里对这个女生不禁有了一些好奇。

  阮糜石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傅诗情,他给她打电话,被绍怀眼疾手快抢了过去按了一个免提。

  “阮先生。”少女软糯的嗓音让绍怀眼睛一亮,他连忙向他使眼色。

  “要一起吃午饭吗?”照着绍怀的口型,阮糜石冷静的开口。

  傅诗情轻笑着倒在艾莉的肩膀上:“阮先生是和朋友在一起吧?”

  “去我的了解,阮先生约人吃饭应该只会说一句……嗯,怎么说呢?陈述句,反正绝对不可能是带问号的句子。”

  绍怀听了连连点头,他们俩吃饭如果说阮糜石是发起者的话,这种格式一般是没跑的,搞得他每次都以为自己是他的下属。

  “而且,电话那头有呼吸声音。”

  下意识把呼吸声放得极低的绍怀呼吸猛地一顿,这丫头是神吗?

  只听傅诗情道:“阮先生的手机声音不错的,开始免提我都能轻松的听出有几个人。”她这句话其实还是很明显的,听得出来是在护着绍怀有些被打击的自信心。

  阮糜石没有理会这些,她的与众不同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了,他只是看着她靠在艾莉肩上,然后感受到了一些奇怪的气息,语气变得有些严厉:“站直,左跨一步。”

  傅诗情心知他应该是看到了身后那个讨厌的人,猜他应该在附近,而且会是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

  微笑着朝他说的做了,嘴里却还是调笑着:“阮先生莫不是吃醋了?”

  阮糜石看着她身后十米处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的视线,随着她的动作而移动,气息变得有些危险。

  绍怀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饶有兴趣地勾起嘴角,无声的说道:“渺小的同类啊……”

  平青云此时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3个他完全对付不了的人给盯上了,他只是念念不舍的看着傅诗情好一会儿,才把视线转到一旁的艾莉身上。

  阮糜石于是也就不再看他,他潜意识里面认为,只要不找傅诗情的麻烦,他也不必去管什么。

  傅诗情和艾莉说了一下,这丫头好像对吃饭没什么兴趣,说约了人,要去买一身漂亮衣服。她也就不再邀请了。问了阮糜石酒楼的地址,发现就在旁边,一抬头就能看见在窗边挺拔修长的身影。

  笑着冲他挥挥手,傅诗情走进酒楼。

  “笃笃。”

  “请进。”

  听到了一个清亮而陌生的男声,傅诗情挑了挑眉,推门而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