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阮糜石余光看见了一个门牌号,终于清醒了一些,抱着仍然不老实的傅诗情走了过去。

  门很快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穿着休闲装的二十五六岁的女人,长得有些凌厉。

  女人看着他胸口那些被解开的扣子,嘴角多了一些笑容。

  “进来吧!”她的声音异常的沙哑。

  阮糜石根据她的指示,将傅诗情放在浴缸里。

  女人放好热水,然后赶他出去了。

  将解药喂给傅诗情后,她扒光她的衣服,然后关上门去了客厅。

  阮糜石坐在客厅沙发上,皱眉听着傅诗情不时的闷哼。几次三番想冲进去。

  好在,不一会儿她就换了套新衣服,从浴室里出来了。

  “谢了。”她冲那女人微微点头。

  女人勾起嘴角:“作为报答,先告诉我这位帅哥是谁吧?”

  傅诗情看了看阮糜石,目光在他胸口略微停顿。走到他面前,她伸出手,一粒粒的扣好他的扣子。

  “谢谢你,阮先生。”

  阮糜石摇了摇头。

  “为什么会中招?”

  傅诗情听到他的疑问,苦笑一声:“那边那个女人说,玫瑰味的药品一般情况下药效都不强,这无色无味的才会比较猛,但我没想到,婶婶竟然往玫瑰酒里下了无色无味的药。”

  “呵,你还真的是傻。”女人听了毫不留情的给了她一个白眼加讽刺。

  傅诗情也给她一个白眼,然后对阮糜石说:“这女人没名字,叫她老烟就行。”

  老烟?这名号阮糜石也是听说过的,说是医术很不错,是个黑医,不过一直被传是个男的来着傅诗情拿起茶几上的两个水杯,把里面的水通通倒进另外一个大的空容器中,然后重新给自己和阮糜石倒了一杯。

  “这女人就是个疯子。”她喝了一口,笑道,“对了,她也是当年的人口贩卖的幸存者,据说还是和我关在一起的,后来也不知道是遭受了什么失忆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告诉的我。”

  阮糜石皱眉,名单里并没有她。

  傅诗情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道:“准确的说,老烟是逃亡者,也是枝倾最大的威胁,所以她自己给自己整了个容,从头到脚,包括嗓子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自己给自己整容,还真是个疯子。”

  傅诗情赞同的耸了耸肩。

  “那为什么说,她是最大的威胁?”

  傅诗情语气颇有几分无所谓:“没什么,就是她当初逃出来的时候,带了一些绝密档案,可是后来她跳河的时候弄丢了,枝倾又不知道,一直在找她,据说,枝倾为了那些档案是不惜暴露自己的。”

  阮糜石掩去眼中复杂的情绪:“不怕我将她暴露出去吸引枝倾?”

  她笑了,问他:“阮先生知不知道有一部电视剧,”她伸出食指按在他的嘴唇上,“叫做一吻定情。”

  阮糜石耳根发红,不知该如何反应。

  “再说了,我的阮先生,才不是那种人。”

  阮糜石确实不会这样做,也许换了任何一个人,不这样做一次他都会觉得对不起国家,偏偏因为她是傅诗情的朋友,他就做不到。

  “你们俩……”老烟额角已经爆出了青筋,“秀完了没有?秀完就给老子滚!!”

  ——————————车上。

  傅诗情坐在副驾驶座,把玩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腿上还搭着阮糜石的外套。

  阮糜石目光直视着前方,问她:“以前的你就是这样的吗?”

  “怎样?”

  “喜欢……开玩笑。”

  傅诗情手上的动作停下来,侧头看他,目光颇有些幽怨:“真是的,阮先生以为我说的话都是开玩笑吗?”她叹了口气,“说了阮先生还不是时候,见到现在的我,可性格中总有那么一部分不是我控制得了的呀…”

  阮糜石略一点头专心开车了。

  傅诗情却不放过他,嗓音有些低沉的说:“我是真的很喜欢阮先生呢,阮先生,应该是初吻吧?”

  “嗯。”他承认的干脆,耳朵却悄悄地红了。

  傅诗情眯着眼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把她送到家门口,阮糜石又被她拖了进去。

  “再有半个小时就天亮了,到时候阮先生再回去嘛,就说是晨跑回来。”她举了举手中的运动外套。

  “嗯。”

  傅诗情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口,嘴角轻勾:“既然是晨跑,那么我们先来做一些会出汗的运动好吧?”

  ————————“阮先生今天打电话给我,想问这个吗?”傅诗情坐在床边,手里捧着叔叔的平板,侧头看着正在跑步的阮糜石。

  他点点头,跑步机已经开到了较大的速度,他却依旧表现得游刃有余。

  傅诗情走到跑步机旁看了一眼:“为什么阮先生不出汗呢?前天阮先生晨跑回来都有出汗的呀!”

  阮糜石气息均匀:“我晨跑一般都在两个小时左右。”

  傅诗情无奈的打开了空调。随后将那个有血迹的平板电脑放到跑步机上的凹槽。

  酷n匠网c永久免m费2W看:p小说6

  “这个是我叔叔的平板,他不久前出车祸死了。”

  “我拿了叔叔的平板,因为他死前一直护着,所以,一定很重要,不过里面其实只有一大堆照片和一份遗嘱罢了。”

  “你那婶婶又是怎么回事儿?”

  “谭品梅?”她想了想,“婶婶是个挺爱钱的人吧,我叔叔呢比较有钱,又一直很疼我,她怕叔叔把遗产都给我,就一直跟我不对付。”

  “那么遗产是?”阮糜石想起那女人一生的名牌,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乖,”傅诗情抬手揉开他的眉头,“当然不可能是她的啦,遗产的90%在我手里,10%贡献社会了。”她想起婶婶那花2000万包下酒吧的事,不禁哑然失笑,“本来我还准备让她花上3000万奢侈一下就让她还钱的,结果她连奢侈的机会都没有了,一条项链,一次并不成功的迫害,她就得工作一辈子了。”

  想通了这点,阮糜石点点头:“挺狠心的。”这种爱钱的人,这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谢谢。”她倒是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夸奖。

  在空调间运动的情况下,半个小时后,他总算是出汗了。

  不过遇见了新的问题,他之前是穿的衬衫,那件运动外套是随手在车上拿的,现在难道要他穿着衬衫套运动外套说他去晨跑了吗?

  傅诗情没办法,只能马不停蹄的在附近的店里给他买了一件。

  其实,主要是因为他的外公书震华每次发现他半夜出门都要询问很久很久,所以,这种小麻烦自己做了,到时候大麻烦,也就避免了。

  他走后,傅诗情接到了一个不显示卡号的电话。心中有数,她无奈地撇撇嘴。

  “小丫头。”是一个男人,中年男人。

  “在呢~”她的声音软绵绵的,提不起劲儿来。

  “有人给404下了杀你的任务,我放了权限,他们接下了。”

  “哦,然后呢?”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是这个什么404有那么一点儿耳熟。

  “这个任务,交到阮糜石手里了。”

  “………”她沉默片刻,“我说大人你有病吧!”

  男人心中好笑,解释道:“你不是在追他吗?我这可是在给你制造机会。”

  “谁要你制造机会了……”她叹了口气,“我俩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这么快?”男人有些惊讶,“要是当初我家那小子能有这效率?我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了。”

  傅诗情知道他看不到,但还是忍不住一个白眼,“就算我是你儿媳妇儿,我觉得我也可能杀了你。”

  男人有些灿灿,“就当增加情趣!!”

  傅诗情摇摇头:“罢了,也影响不了大局,真是的,不知道还要伺候你这可恶的老头多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