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阮糜石又一次来到傅诗情家门口,不过这次,他还好有想起通知她一声。

  “叮咚。”

  正在酒吧的傅诗情听到短信铃声,还以为又来任务了,打开后发现是阮糜石的短信。

  ——在家吗?

  她回那个不在,估摸着他此时应该在她家门口。

  ——那我进去了。

  果然。

  ——别急,我给你开门,别翻墙啦,我的阮先生。

  阮糜石征在原地,看着那一行字耳根有些发红,突然,他面前的大门自动打开,别墅里所有的灯几乎同时亮了起来,他走了进去。

  和上次看到的一样,几乎没有人生活的痕迹。他目标明确直奔卧室。血腥味相比白天更淡了,但还是能够分辨,来源是床头柜的抽屉。

  拿出一个沾了血迹的平板电脑,他瞳孔中有一些不明的色彩,掏出手机,他打给傅诗情。

  傅诗情在酒吧里接电话听不太清楚,她同身边人打了招呼,到外面去接。

  听着电话那头有些嘈杂的背景音,阮糜石眉头越皱越深。

  “你在酒吧?”

  “嗯,婶婶说要见我一面。”

  阮糜石沉吟片刻:“她没安好心。”反正他没见过谁家的婶婶会把侄女在酒吧的。

  傅诗情无聊的踢着路边的石子儿,语调有些漫不经心:“可是她是我婶婶呢。”

  “你在哪?”

  傅诗情脚下的动作停止,脸上划开大大的弧度,声音都充满了喜悦,她说了一个酒吧的名字。

  阮糜石瞳孔微缩,那是清城最乱的地方之一,迅速回家开着路虎向那酒吧赶去,傅诗情的电话已经挂断,阮糜石估计她又进去了,开车也就更急了些。

  傅诗情确实又进去了,毕竟婶婶亲自来请,她也不敢不从。

  被谭品梅半强制性的按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傅诗情眸色加深。

  四周的男人看她的眼神让她感到很不舒服。

  一杯酒突然放到她的面前,她鼻尖微动,闻到了淡淡的玫瑰香,了然地一饮而尽,果然看到谭品梅脸上那难以掩饰的兴奋。

  {1更,y新~;最a快上…酷"M匠l网

  就在谭品梅快要有动作的前一秒,傅诗情开口了。

  “楼上那位,我婶婶为了包下你这间酒吧没少费钱吧?”

  从一开始她就感受到了一个很危险的人在上面,而且并没有收敛气息,很嚣张的样子。

  楼上突然传出一个极其妖孽的男声。

  “没错。”

  “如果我出更多呢……”她挑了挑嘴角。

  男人轻笑,声音勾魂摄魄:“小妹妹,你那婶婶可花了整整2000万呢,你,有吗?”

  从兜里抽出一张卡,傅诗情放在侍应生的手里。

  “送上去。”

  侍应生瞥了一眼她,匆忙点头上了楼。

  不一会儿,他将卡送了下来,又听那男人说道:“酒吧里的兄弟们,都下班吧,不过小妹妹,有一些可不是我们酒吧里的人,你就要自己解决喽!”

  傅诗情一把握住谭品梅的手腕,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不劳您费心了。”

  她解开谭品梅脖子上那根价值不菲的项链,将她的双手拴在了吧台上。

  酒吧里还有十来个小混混,丝毫不畏惧现在的场景,看起来颇有几分底气。或许是觉得她比较欺负吧,或者是有什么依仗。

  其实,傅诗情的武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毕竟是阮老爷子教出来的,对付十几个没有学过什么的小混混还是没问题的。问题是,她现在的手脚都提不起劲儿来,而且那十来个人中,有一人似乎要比她全盛状态更厉害一些。

  正当她不知该怎么做的时候,酒吧大门被人一把踹开。

  阮糜石看了看那十来个混混,有看了看傅诗情身上被强制换上的超短包臀裙,径直走向她。

  “阮先生。”傅诗情唤他,软软的尾音让阮糜石本来想说出的话又吞了回去。

  叹了口气,他转而看向那一群人,脱下外套递给傅诗情:“穿好。”

  傅诗情抱着暖暖的男士运动衫,低低的笑了,将外套穿好,她再看阮糜石时,他已经开始和那个比她略强的人动手了,剩下的十多个小混混歪七扭八的倒在地上,不过看起来他十分轻松,与他动手的那个人则十分狼狈就对了。

  解决好一切后,傅诗情走到谭品梅面前,冲她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亲爱的婶婶,不要试图惹怒我哟,我可不稀罕你那点破钱。”鄙夷的看她小心翼翼不敢挣扎,生怕链子挣断的样子,傅诗情抬手给她解开。

  谭品梅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瞪她一眼,然后捡起链子跑了。

  阮糜石感受着她的呼吸越来越重,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儿。

  “怎么了?”

  “不过是被人下药罢了。”回答的人不是傅诗情,而是楼上那个男人。

  傅诗情耷拉着眼皮,向门外走去。

  阮糜石走在他身后,知道她不愿多说,也不问她,一个眼神也没赏给楼上。

  坐在路虎的后座,傅诗情强忍着体内翻涌的热浪,咬牙吐出了一个地址。

  阮糜石自然看得出来她很难受,也不多说,直接向那个地方开去。

  到了地方,阮糜石看着高大的楼房,问了她要找的楼层,随后下了车,打开后座门伸手去抱她。

  傅诗情下意识地缩在了角落。

  “乖,我抱你上楼。”

  傅诗情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点点头。

  他轻轻将她抱了起来。

  傅诗情指尖触碰到他,又如同触电一般的缩了回去。

  到了电梯里,他将她放下,她却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好在他眼疾手快,抱住了她。

  “阮先生…”傅诗情如蛇般缠上他。

  “该死的!”阮糜石抱起他,电梯正好到了目的地,他走了出来,四处寻找她说的门牌号。

  “阮先生…”傅诗情揽着他脖子的手按下了他的头,随后她轻轻在他唇角烙下一吻。

  阮糜石一时有些怔住了,那美好的触感,让他心里痒痒的,说不上什么感觉。

  就在他愣住这片刻,傅诗情再次吻上她的唇,随后伸手捏住他的下颚。

  下意识的顺着那不轻不重的力道张开了嘴。

  一条灵活的小舌探入他的口中,却在碰到他的时候,微微瑟缩。

  无法控制地回吻她。

  两人之间似乎已经越来越无法控制,傅诗情甚至已经解开了他衬衣的扣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