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像…”

  听着电话那头好友的回答,阮糜石眉头紧锁。他将自己和傅诗情相处得到的信息悉数告诉了身为犯罪心理学专家的好友,然后得到了一个让自己有些心惊的回答————傅诗情符合一部分对于精神病态的描写。

  不过由于没有见过真人,好友也无法断定。

  挂掉电话后,阮糜石想到傅诗情是精神病他这个可能就有些心惊,其实他身边也有精神病态,所以他知道,精神病态到底有多危险,如果她真的是的话,他可能要想办法,让她离他外公远点了………

  阮糜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却得防患于未然还是比事情发生了再去解决要好,掏出手机,打给国安局。

  从窗外吹进来的风掀起了窗帘,隐约露出了对面别墅的光景。

  ————“我很喜欢阮先生呢……”少女嘴角挂着柔柔的笑,深邃的眼眸,仿佛两个小小的黑洞,吸引人陷入……

  ————“我们能好好相处吗?”她语气平静,却让他在那一刻如鲠在喉,无法说出任何狠心的话语。

  “该死!”有些暴躁的摁掉电话,阮糜石长出一口气,将手机扔在床上,一把撩开窗帘,他正好看到站在他家门口似乎想要摁门铃的傅诗情。

  他走下楼,站在栅栏门内,同门外傅诗情交谈着:“有事?”

  傅诗情撇撇嘴,似乎因为他的不待见而有些沮丧:“真是的,我是来找阮先生的啊!”

  “说。”

  她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右眼角:“我真的很好奇这个呢............”

  “无可奉告。”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好冷,吐出4个字后,他似乎是不想再和她虚与委蛇,准备回房间,和好友探讨一下讨人厌是不是精神病态的常备属性。

  “可以邀请你去我家吗?”傅诗情急急地叫住他。

  阮糜石从她身上看不到任何破绽,仿佛她真的只是想请他做客。

  所以他本想拒绝的,反而犹豫了。

  “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已经算是朋友了……”

  然后,就这样一句有些抱怨的话,他妥协了。

  傅诗情的别墅里收拾的很干净,装修也很温馨,但确实没有什么人气。

  “家里除了我之外还没有人来过呢……”给他倒了杯水,傅诗情坐到他对面。

  阮糜石盯着她,突然开口:“我查了你的资料。”

  傅诗情点点头:“阮先生一定有想问的问题吧,可以问哟,我会诚实的回答的。”

  他倒是不否认:“为什么你会是唯一一个心理正常的人?”

  傅诗情瞳孔轻微的收缩,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经历,这让一直盯着她的阮糜石莫名有些毛骨悚然。

  “因为他对我最好啊……”

  阮糜石挑眉:“他?”

  “枝倾,加拿大籍华裔,中缅特大人口贩卖案的幕后主使,一个,精神病态。”傅诗情于是没有什么起伏,她找了他整整10年,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线索,就像逗猫一样,他世界各地到处跑,把她逗得团团转。

  阮糜石对这个名字有几分印象,一时又想不起在哪儿听到过,不过他敢确定,绝对不是在任何资料里,这个名字真要说,恐怕也是极高的机密了。

  “为什么要告诉我?”

  傅诗情笑了,月牙般的笑眼让阮糜石有些怔愣。

  “因为不想瞒着阮先生……所以我不会在阮先生面前伪装哦…”她歪歪头,“在阮先生面前的我是以前的我,也许等我们的关系再进一步,就可以让阮先生见见现在的我了……”

  阮糜石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她话语中的逻辑十分跳跃,有几分可疑……

  “叮咚。”她家的门铃声是最原始的那种。

  “阮先生稍等片刻哦!”傅诗情去开门,送快递的小哥看见这么漂亮一妹子,眼睛都直了。

  “请问……请问您是诗情吗?”小哥咽了咽口水。

  耳朵很尖的阮糜石听到了小哥的声音,也听出这小子貌似被傅诗情迷的够呛,他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竟然走了出去。

  E`酷!匠网%正/版首_5发

  “诗情?”明明对他来说只是简单的疑问句,却偏生因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变得有些暧昧。

  “嗯。”傅诗情飞快的签好快递单,“阮先生帮我搬一下这个好吗?”

  快递小哥依依不舍的离开。

  阮糜石这才注意到地上那巨大的箱子。

  “什么?”

  “信箱啦,我楼顶的信箱坏了,那天阮先生听到了吧,被吹飞了……”

  阮糜石抬起箱子一角,并不是很重,应该是木头的。

  “信箱放楼顶?”

  “只是摆设而已的,没有人往里投信的。”傅诗情始终是笑眯眯的,又见阮糜石有些不信,扁扁嘴,“刚刚说了,不会骗阮先生的,为什么不信呢?”

  阮糜石正想相信她,又听她说。

  “会隐瞒,但是绝对不会欺骗的!”

  啧,还真是意料中的讨人厌。

  信箱搬到楼顶,傅诗情拆开箱子,是一个两米宽一米高的超大房屋中信箱,刷了绿色的防水漆,看起来倒是挺舒服的,说明书上说可以放在室外里面不会进水,上面有一个1米8宽0.6米高的大口,说是取信的口,不过,傅诗情看着这个信箱突然有了个想法。

  “这信箱这么大……可以睡在里面吧?”

  她急忙找来工具,准备把屋顶给掀了,可是拿好工具后,她愣在了原地,不知该怎么做。

  看着她呆呆的样子,阮糜石嘴角勾起了微不可查的弧度,接过工具,三两下就卸下了屋顶。

  “谢谢阮先生。”傅诗情抱来毯子和被子,铺好在里面,“搞定了!”

  阮糜石看了看,突然向她伸出手。

  “手机。”

  傅诗情将手机放到他手里,说:“0305”

  阮糜石几不可察的愣了愣,这个日子,是他们父母的忌日。

  最近使用的软件中不出所料有一个购物软件。阮糜石直接筛选出本城的店,买了两个门栓。

  “10分钟后为您送达。”

  傅诗情看着地上的五定,再看看他,笑道,“阮先生果然是个好人。”

  阮糜石眼皮跳了跳,权当没看到,他,其实不过是一时之间有些心软而已。

  10分钟后,阮糜石取了门栓,直接把屋顶连接好,这样整理的时候会方便很多。

  “今天真的是太感谢阮先生了,这些点心阮先生带回去吃吧。”将一个餐盒放在阮糜石手里,傅诗情站在门口微笑着同他道别。

  “记得要来还餐盒哦,这样又可以见到阮先生了。”

  阮糜石看着她明媚的笑颜,听是她毫不遮掩的期许,浅浅勾起嘴角,他好像真的对她越来越好奇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