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傅诗情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通知她任务悬赏金到账的。

  查看自己的银行余额的时候,她突地就想起了婶婶谭品梅说她月收5000这件事儿。

  “倒也没错,保底工资5000,兼职每次百万起价…”

  “野豹?”负责通知她钱到账的接线员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傅诗情连起眉头,神色略有不愉:“把电话递给阮槯眉。”

  阮槯眉接过电话,笑道:“又怎么了?”

  “换了吧…”傅诗情语气淡淡,声音没有什么起伏。

  阮槯眉食指卷起自己的长发,美目扫过瑟瑟发抖希翼的看着她的接线员,劝她:“没必要吧,不就是猜猜你是野豹吗?如果说他被辞退的话,这就是第13个因为这个原因被辞退的接线员啊……”

  “别在我这儿发浪,没用!”傅诗情一声冷哼,“我说过,这是我的底线,我很不喜欢别人妄自猜测,我不是野豹,只是傅诗情。”

  “可是我们没人了呀…”她也有些无奈。

  “那就让你那小男友来,至少,他不会多嘴。”

  阮槯眉深吸一口气:“好吧,我尽量,不过,我不确定他会同意…”

  傅诗情搞定一切之后依旧没有挂电话。

  “还有事吗?”

  “阮糜石是你表弟吧?”提起阮糜石,傅诗情心中便不自觉地多了些许高兴。

  阮槯眉有些奇怪的应了一声。

  “同阮老爷子说一声,他孙子有人惦记了。”

  “诶!?”

  ——————第二天一大早,傅诗情就去上班了。

  阮糜石昨晚实在是太晚才睡,并不知道她不在家,还准备去找她,和陈姨说了一声,他就出门了。

  “指纹解锁?”看着傅诗情门上那形态十分陌生的指纹锁,阮糜石抿唇,掏出手机给它来了一张特写,然后才按响了门铃。

  等了片刻没有动静,他低下头,将刚拍的图片发给队里一个这方面的专家。

  “队长,这个是美国最尖端的产品,目前可只有他们最机密的地方才用,军需品啊,你在哪儿找到的?”

  收到回信,阮糜石眉头紧锁,心中知道这邻居当真十分不简单,想要翻墙进去看看情况,却在看到墙上并不好惹的电网后退却了。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可是这次,他偏生觉得极其的懊恼,不甘心的转身。

  此时,已经到公司开始工作的傅诗情看着手机屏幕上家门口的监控传来的画面,笑着将他懊恼的表情截图,上传到电脑上,找了一个p图软件开始进行修改。

  “男朋友?”邻座的小八卦艾莉凑过来借文件,正好看到了傅诗情去掉了监控器logo的图片:画面中的男人一身深色休闲装,看起来有几分冷酷,零碎的额发挡住了他的目光,但紧抿的唇却透露了他的不喜,在清早的阳光中,这点不喜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真可爱啊!”艾莉眼中闪烁的光芒像极了两颗名为花痴的小星星。

  傅诗情凉凉的撇了她一眼。

  艾莉一个激灵,额头上冒了些冷汗:“他不是我的类型啊,人家喜欢向平经理那样平易近人的人啊!”

  傅诗情收回自己身上的危险的气息,笑着问她:“平经理今天没来上班吗?”

  “没有呢,你昨天请假不知道,平经理请了一周的假呢!”艾莉听起来十分失落。

  “是吗?”手上操作鼠标给照片加了几个柔和的特效,傅诗情看着电脑的屏幕,眼底的危险一览无遗。

  艾莉情不自禁的搓了搓手上的鸡皮疙瘩,向傅诗情讨要了照片,转头就发到了公司的群里。她一直以来都是很受公司里的男同胞欢迎的,这导致公司里的大龄女青年找伴变得非常困难,现在名花有主了,不把消息散布出去怎么对得起巴望着那些大好青年的恶狼一般的女人呢!

  傅诗情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事实上,她自己还兴致勃勃的把那张图片发到了刚刚从阮槯眉那里坑来了电话的阮糜石手机上,然后她就安心的工作了。虽然说从来没有干过这种暴露自己的事,但这种一点点收线拉人上钩的感觉,还是挺美好的……

  她还在心里揣测着他的反应,脸上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兴奋的红晕。

  此时收到照片的阮糜石那本就没有放什么表情的脸更冷了。他想起书震华说过的KT广告公司,拦了出租车去了。

  前台女生原本只在群里和好友们一起八卦傅诗情的男友,一抬头,就看见一个仙品级的帅哥出现在了眼前。

  “请问……找谁?”

  “傅诗情。”

  更w新u\最快上、酷匠-网

  前台女生一脸恍然,看看手机又看看他,愣愣的说:“13楼右拐。”

  13楼分电梯左右两个办公区,傅诗情在右手方的设计师办公区。

  阮糜石来的时候带着浓重的杀气,所以他刚出电梯,傅诗情就默默勾起了嘴角,连忙起身,走向他。

  “去天台吧。”

  天台的门照例是锁的,不过傅诗情来的第一天就问老板要了钥匙。

  “你到底是谁?”阮糜石随意的靠在楼梯口的门上。

  傅诗情笑眯眯的盯着他,也不回答。

  “无聊。”

  阮糜石转身就要走。

  傅诗情笑了,也不知道是谁无聊,特意找来,只问了一个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就想转身离开的人,好意思说谁无聊。

  阮糜石也是到自己这样像是无理取闹,但刚才那样被她注视着,他竟然想要无条件的相信她所有的话,这让他感觉十分危险,十分不妙。

  “阮先生,”她叫住他。

  阮糜石皱眉侧头,看见一只有些苍白的手拉住自己的衣角。

  “阮先生,”傅诗情的声音冷静平稳,却因为天生的软糯让他无法准确判断她的情绪。

  她紧盯着他微眯的利眸,眼中的清浅的笑意消融,回归本有的深邃。

  “阮先生是我在清城呆了这么久,第一个让我有熟悉感的人。像他们一样的危险………我,曾经很怕阮先生呢,可是,阮先生让我感觉很温暖,很舒服…”她笑容甜美,看起来应当被众星捧月般生活着的少女,此时却有些小心翼翼的请求他:“我很喜欢阮先生呢,我们能好好相处吗?”

  阮糜石不经意间又沉入了那双深邃的眼眸,他强制自己闭上眼,平复了片刻,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到那张图片。

  “这,是什么意思?”他嘴角有轻微的讽刺。

  傅诗情依旧甜甜的笑着。

  “吸引阮先生的注意啊!只要阮先生一直注意到我就好了,要一直注意到我呢……”

  阮糜石心头一跳,转过头不去看她,抚下她的手,转身离开。

  “阮先生也不诚实,脸上还有秘密呢……”

  他的身后,傅诗情伸出食指按按自己的右眼角。

  阮糜石脚步一顿,随即又恢复如常。

  回到家不久后,他接到了好友的电话。

  “查到了?”阮糜石在得知傅诗情的名字之后就去查了她的资料,但他上校的权限居然不够,于是托了朋友帮忙。

  电话那头的人笑得有些诡异,语气中还有几分幸灾乐祸:“你小子啊运气太好了!又栽在那季家小子手上了!”

  看着手机里傅诗情的资料,他也不得不说一句太巧了。

  傅诗情竟然是季家小子的前女友,而且就是那个让她变成如今模样的人。

  没有兴趣看他俩的感情纠葛,他直接看她的经历。

  “10年前特大中缅人口贩卖案幸存受害者。”

  原来如此,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的少校权限会不够了,由于10年前的中缅特大人口贩卖案的首脑依旧在逃,而且此人危险系数极高,所以此案的幸存者都加入了最高级的机密的证人保护计划,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案件他也是清楚的,当时他才15岁,父母健在,一家人还在那之前约好了去旅游,结果为了这个案件,他的父母远赴美国,却因为那嚣张的罪犯欺毁人亡,现在资料显示,傅诗情的父母和妹妹也是在那架飞机上遇害的。

  可他依稀还有印象,当年就说的受害者几乎都遭到了惨绝人寰的虐待,均出现了一些心理上的疾病,只有一个人,心理状况异常的正常……

  “是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