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诗情没在房间里呆多久,葬礼就开始了。

  换好管家准备的黑色的公主裙,傅诗情走出房间。

  管家见了她穿着裙子的模样,不禁热泪盈眶:“要是先生能看到小姐穿裙子的样子,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傅诗情笑了笑,“我这不就是穿给他看嘛…”

  一直以来,由于这个别墅里有一个潜在的威胁,她从来不在叔叔家穿裙子,怕有时候不方便,而这反倒让叔叔更加好奇了,一直央着她穿一次。

  现在终于穿了。虽然说是参加葬礼,穿这一身显得有些不够庄重,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公主裙的上身设计是极其简单的一字领,裙摆则复杂了许多,层层叠叠的布料看起来无比的华丽。

  一条黑色紧身超短裙,穿着女士西服的谭品梅一出来,就阴阳怪气地说:“哟~傅小姐这是要去参加舞会吗?”

  傅诗情瞥了她一眼,径自走开。

  酷s7匠网¤唯@一Na正d◎版,M其?他都(e是m{盗|版J6

  管家冲她微微欠身后,转头对谭品梅说:“夫人,只要先是喜欢。”

  谭品梅脸色微变,她丈夫生前是极不喜欢她穿短裙的。

  冷哼一声,她向外走去。

  葬礼在市内最大的墓园举行,其实也完全算不得什么葬礼,只是几个亲朋好友在他下葬的地方表示一下哀悼,而这,也是他生前自己说过的,不要太复杂,这样就好。

  结束葬礼后。傅诗情找一个角落取下裙摆,里面穿着的是黑色的牛仔裤,从管家手里接过外套,她决定去见见那个律师。

  ————————“傅小姐,董事长说,如果您找我,就把这个给您。”

  接过律师手中的文件袋,傅诗情挑了挑眉:“90%?”

  律师点头:“没错,董事长90%的资产都属于您?”

  “那就先去把这些事情解决了吧。”傅诗情不甚在意地将文件袋甩在了桌子上。

  财产的转移并不需要多久,工作人员见这次转移数额巨大,完成的效率十分之高。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傅诗情带着律师回到了叔叔家。

  谭品梅已经出去了,家里目前没什么人。

  “如果说,说是没有遗嘱,他的遗产会属于谁?”

  “谭夫人。”

  “呵,”傅诗情食指轻叩桌面,“有没有可能,让谭品梅误认为自己得到了遗产?”

  律师点头:“以谭夫人的法律知识,这个没有问题。只需要一份没有任何法律效应的合同书就可以了。”

  “那就这样做吧。”她的语气没有任何的起伏。

  于是点点头后又觉得有些不对,回过神来的他,看着傅诗情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

  傅诗情也不介意,嘴角裂开,一双美眸呈弯月,看起来分外可爱:“让她看看自己庞大的资产,再给她3000万花,花完了,就让她还钱好了…”

  …………

  “是,傅小姐。”

  ——————————傅诗情当天就坐车回了清城,她没有再留几天,有些人也不想她多做停留。

  回到家后,傅诗情发现对面的窗户敞开着,一个天文望远镜架在了窗口。

  “还真是可爱呢,阮先生……”居然一点都不掩饰对她的怀疑……而且,天文望远镜是不是……有些过了呀…

  她将叔叔的平板放进床头抽屉,然后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去了后院。

  后院的装修十分田园,在院中有露天休憩的地方,甚至还有一幢竹楼。

  在摇椅上坐下,傅诗情从石桌下的暗格抽出一个平板电脑来。

  按开电源键,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房间的实时监控画面,画面中是一个西装革履猥琐中年大叔,看面容应当是俄罗斯人,不过胡子拉碴的,十分邋遢。

  “还好吗?”傅诗情轻抚着摇椅扶手上的苏笑,说的是标准的俄语,语调却是懒懒的。

  监控画面诚实的显露了大叔那令人作呕的扭曲可怖的表情。

  他在咒骂着什么,奈何,傅诗情并没有打开那个房间的收银系统,他的声音根本不可能传的过来,而且,在那个房间里,他被锁住的,似乎不只是声音……

  “恶魔吗?”傅诗情轻轻的笑了,辨认出的那个词汇让她不禁勾起了嘴角,“跨国作案,弄得我的国家人心惶惶,你也不错啊…”她的食指轻轻在脖子上一划,“注意,我可不会杀了你,毕竟答应了把你调教成温驯的小猫,就你现在这样,还差得远呢……再说了,不是所有人,都有被我杀死的荣幸……”

  那男人嘴唇蠕动,面容更加的狰狞。

  傅诗情神色一变,食指在平板上滑动了几下。

  随着她手指的动作,房间的左下角突然出现了一些蓝色的电弧,随后,那些电弧悠悠爬上阁楼是男人的脚踝,他抽搐着倒下,嘴角吐出些许白沫。

  冷哼一声,傅诗情有些残忍的勾起嘴角,眼中一片冷然,似乎,刚刚男人的话语,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底线。

  “不过,还是请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哦,不然,我不介意把你和你那肮脏的血液,一起蒸发掉!”

  “啧……”关了平板返回暗格,她叹了口气,“真是不听话的猎物!”

  回到卧室打开灯,意料中的,对面的窗口站了一个人。她权当没看到,抬手放下窗帘。

  坐在床上,她忍不住想要逗一逗对面的男人,他一天到晚这样盯着自己也不是个事儿对吗?做一些事的时候会不方便的不是吗?

  拿起房间里的灯光遥控器,将光线调至最亮,直到在外面也可以清晰看见里面一切的程度。

  先是装模作样的在书桌上写写画画好一阵儿,傅诗情才生了个懒腰站起身来。

  掏出手机给陈姨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阮糜石看着傅诗情的一切动作,听着楼下隐隐的笑声,心中莫名的有那么些许的不安,不过这并不能影响他的行为,他依旧目光锁定在对面的窗户上。

  突然,他看见傅诗情放下电话,双手握住衣摆,将上衣脱了下来……

  脱了下来………

  阮糜石愣愣的看着随着衣服抬高而渐渐露出的纤细腰身……以及从侧面看简直让他难以自控的……

  他猛地转身不敢再看下去,脑海里那有着曼妙身姿的人影如同定格画面一般难以驱除……她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事实上在出任务的时候,更多的他也不是没有看到过,可是,现在的他居然觉得耳根发热鼻头发痒,久久不能平静……

  “真是太可爱了……”傅诗情穿着白色背心躺倒在床上,嘴角的笑容难以掩去。

  阮糜石现在可没他那么开心,脑海里那挥之不去的画面让他有些暴躁,为了冷静一下,他下了楼打开电视,直接调制新闻台,现在也许只有那些他平时不太关心的国家大事能让他稍微淡定一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