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听着身后若有若无的脚步声,傅诗情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头。虽然那人的跟踪性能已然算是不错,脚步换个人来听也许听不到,可是让他跟踪的是她……那声音不说震耳欲聋却也让她无法忽视。

  听声音是个男人,20来岁,步伐倒是挺稳的,不过看来是没安什么好心,能感到其中的急促。

  这个小区是傅诗情住的小区,她是再熟悉不过了,前面三米处有一个小巷子,虽说是死路,有一面墙堵住了,但是翻过墙没多远就是她家附近的超市了。

  脚步顿了顿,装作刚刚发现背后有人的样子。她佯装回头,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转头后,她默默加快了脚步。

  身后的人见此似乎有些着急了,快步向她追来。

  刚刚准备闪进小巷逃走的傅诗情,突然看见对面驶来一辆黑色的高尔夫六。她眼珠一转,快步向那车跑去。

  开车的司机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他吃惊地看着跑来的傅诗情,从后视镜看了看后座的男人的脸色,抿了抿唇,表现出了为难的样子,却终究没有减速。

  傅诗情越靠近那辆车,就越觉得有危险的气息从中散发出来,那给她的感觉就像一头蛰伏的狮王,让她即使在逃跑中血液都隐隐地开始沸腾。可无论内心是如何的变化,她的表情始终是惶恐而担忧的,眼睛还时不时的向后瞥,一副逃命的样子。

  “减速。”男人低沉的吩咐,让司机如释重负。他摇下车窗,冲傅诗情问道:“姑娘,你没事儿吧?”

  听到后面那尾随者渐渐远去的脚步,傅诗情“心有余悸”的说:“没事儿,谢谢大叔。”然后错开这辆车,准备去追一追那个尾随自己的人。

  司机摇了摇头,又看了看后座的男人。

  车上没有开灯,看不清楚男人的脸,可是他明显是没有任何动作。

  司机没办法,也不敢加速,就那样,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前行。

  傅诗情道谢后拐进了一个弯道,发了几道墙,根据推测想要找到那个尾随自己的人,她倒想要看看,是谁胆子那么大?

  再说那还没人走得快的高尔夫六。后座的阮糜石微阖着眼睑,眼前却不时闪过一双盛满惶恐却又格外动人的眸子,那样完美的脸上还能有一双眼眸出彩无比,甚至到了可以忽略其他五官的地步,该是多么灵动的一双眼啊,那尾随的男人,他也是打了那眼睛多几分主意吧……

  突然,他背脊一凉,一股寒气向毒蛇吐信般在他耳边一闪而过。

  明锐的侧头看向寒气来远的地方,他目光如炬直射车外一个黑暗的角落。

  而那个角落,站的正是傅诗情。

  一分钟前,傅诗情找到了,那个尾随自己的人,发现是自己所在的KT广告公司的总经理平青云。

  平青云的手里拿着一个手帕,上面有傅诗情讨厌的迷药味。

  他在墙边呆了片刻,面容有些扭曲,似乎是因为没有抓到傅诗情而感到懊恼。然后不一会儿他就离开了。

  就在他离开后,傅诗情从他站过的墙后翻出。

  “很有趣嘛~”嘴角勾起兴味的弧度,傅诗情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回忆着早上去经理办公室时平青云接过文件的时候状似无意的触碰,只觉得一层鸡皮疙瘩浮起,心中压抑着一口气。

  “那样脏的一双手啊……平经理…可千万别犯到我手上!”她微微握紧了右拳,人都散发着杀气。

  而这杀气放出来的那一秒,她就感到了熟悉又陌生的气息,那么的强大,让她忍不住兴奋……

  没有收敛自己,在知道他注意到自己后,她甚至还轻佻地吹了一个口哨。

  感受着不远处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她瞳孔微微放大,不是害怕,是兴奋…

  “这……”听到口哨声的司机心虚地瞥了眼阮糜石,有些为难。他们好不容易把这尊大佛请到了清城,要是在他这儿出了什么幺蛾子………想想都可怕,估计得被书记活剥了吧!

  “无妨。”阮糜石转开视线,傅诗情已经离开了。他的眼底同样有着无法掩饰的兴奋,“想不到,清城还有此等人才…”

  司机松了口气,又不知该如何搭,只得干笑两声,权当没听到,专心开车了。

  后座,阮糜石嘴角抿成直线,想着若还有机会碰到,就去打个招呼吧!

  很慢很慢行驶的高尔夫六终究还是开到市政厅。

  大晚上收拾的体体面面的来迎接阮糜石的清城市长郝天急忙迎上来。

  阮糜石一身笔挺的军装,从车上下来。看了一眼殷勤的郝天,俊逸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转头就走。

  “阮少校……”郝天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他好歹是一市之长,阮糜石怎么如此不给他面子!

  郝天朝阮糜石的方向追了两步,结果被司机拦了下来。

  “市长,阮少校说他会住在书老爷子那里……”司机咽了咽口水,梗着脖子说完后飞速撤回车上,那速度连阮糜石都不遑多让,反正,他也不是郝天手下的人,不怕他打压,跑得了,就没问题。

  郝天铁青着脸站在原地好一阵儿,才有些颓然的回去了。他官微言轻,惹不起,也只能当没发生。

  阮糜石离开市政厅后,谢绝了司机的帮助,决定步行回到书家别墅。虽然说距离有些远,但他已经很久没有回过清城了,熟悉一下路也没什么。

  他走的路也没挑,几乎都是凭记忆,按大致方向,有楼就绕,有墙就翻,前行速度倒也不慢。

  穿过一个安静的街道,阮糜石额角多了些汗,他到底是京城呆惯了的人,还是有些不适应南方的天气。扯了扯军装的扣子,他皱了皱眉。

  突然,有轻快的脚步传入耳中。阮糜石微微侧头,看见从灯火通明的商场走出来一个女孩,她步伐轻快嘴里叼着棒棒糖,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

  是刚才在逃命的那个女生。阮糜石只消片刻,便想起了傅诗情。他盯了她半晌,嘴角扯了扯:“怎么会这么干净呢?怪不得,会吸引那种恶心的东西。”

  明亮的灯光中,傅诗情看起来确实干净澄澈的不似真人。阮糜石利眸微眯,有意放出一些杀气,试探一番。

  刚刚买了一些药品以备不时之需的傅诗情从他一开始出现,就感受到了他的气息,见他他杀气外漏,两腿一软跌倒在地,手中的药瓶散落一地,她的眼底出现了几分失措,连忙低头捡地上的东西。

  她面对杀气比正常的反应让阮糜石少有的感到了愧疚,他上前几步,帮她把东西装进袋子里。

  “谢谢先生。”傅诗情柳眉微蹙,眼周有淡淡的疑惑,似乎不知自己为何莫名腿软,语气中也有对他帮忙的感激。

  阮糜石捡完东西后,默默退开了一步。傅诗情正好抬头望向他。

  她的眼底多了几抹真切的惊艳,是未来得及掩盖的真实情绪,眨眨眼,她状似害羞的低下头,心中暗付:这男人也不知是哪家的少校,生得如此祸害,倒是像极了一头健美的狮王……真是让她好兴奋的说……啧,好久好久,都没有这种感受了。

  阮糜石丝毫不知她的心理活动,只觉得那双望向他的眸子让他浑身酥麻,他转身准备离开。

  傅诗情看着他的背影,勾了勾嘴角,准备起身。

  阮糜石停住了脚步,因为身后的跌倒声。他转过头,只见傅诗情跌倒在地,侧着头盯着自己的脚踝,长发挡住她的表情。

  G更-新:.最7快上))酷wc匠网q

  叹了口气,傅诗情是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虽然刚刚就知道崴脚了,但她没想到还挺严重的。

  皱了皱眉头,她再次尝试站起来。

  突然,一只骨节分明十指修长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先生?”她抬头望向他。

  阮糜石并不言语。

  一只小巧精致的手放在他手心,他不禁有些失神,随后轻轻的握住,将她拉了起来,一只手提起口袋。

  “去哪?”

  傅诗情拍了拍衣服上的灰,笑着说:“先生没必要送我呢。”

  阮糜石挑挑眉,随即不予理会她的话,又问了一遍。

  还真是任性……叹了口气,傅诗情冲他笑笑:“也许军人就是热心吧,先生,我要去银海别墅区。”

  阮糜石对她的调侃置若罔闻,点头说:“同路。”目光不自然地落在她的左脚踝,那不算特别严重的红肿,因为本身皮肤的白皙,看起来颇有几分可怖。

  傅诗情握紧了他的手,尝试性的用左脚承受一部分身体的重量,却突然就失去了重心。

  阮糜石一把握住她的手臂。

  “去医院吧。”这里和银海别墅区还有十几分钟的脚程,而她似乎不太能坚持,于是阮糜石提议说。

  傅诗情看了他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半扶半抱的,两分钟后,两人到了最近的医院。

  “先生,如果可以的话,帮我叫个车好吗?处理好之后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呢!”站在医院门口,傅诗情恳求的望向了阮糜石,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见他离开,傅诗情眼中隐忍的厌恶终于爆发出来,医院这种地方,让她特别不爽。利落的翻出自己买的纱布和药酒,给自己处理了一下后她就跌跌撞撞的向阮糜石叫车的方向走去,从头到尾没有踏入医院一步。

  “这么快?”

  一辆出租车停到她的面前,车窗摇下,露出司机大姐的脸。

  “丫头,刚刚那小伙子让我送你去银海别墅区,是你不?”

  傅诗情点点头,对于他不辞而别没有惊讶,有些艰难的上了车。

  车子开动,走到半路,傅诗情突然看见阮糜石挺拔的背影,叫开车的大姐放慢了车速,她对他说:“先生,谢谢你,还有……”

  阮糜石侧头看向她。

  “同行愉快。”

  微风从她发梢拂过,那随意飘扬的姿态让阮糜石眯起了眼,眸色有几分晦暗。

  "同行……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