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微吹,衣袂飘飘浮动,青苔小路笑意弥漫,残血夕阳,四影并肩而走,谈笑风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嗳!本大凌可是天才,一世英名啊,可是还没一个媳妇!我天!这世道啊!沦沉了啊!”白衣少年轻叹,甩了甩头,无比自恋,一脸无奈,看着很是欠揍。

  “啊呸!你这家伙忒自恋了!沦沉个你二哈!自己找不到媳妇就算了,还怪这世道!找不到媳妇只说明你不行~懂不?嘿嘿嘿……”

  “就是就是,YY的,谁叫你一副丑逼样,还自恋的要死,怪不得别人勒。”

  “贱凌啊!你这样装逼会遭雷劈的!难怪找不到媳妇,咒死你!要你嘚瑟!”

  白衣少年身旁的三人闻声皆鄙视不已,他们是白衣少年的荣耀,见白衣少年如此模样,自然要好好的数落一番。

  这家伙哪都好,就是有俩样不好,第一个是懒的跟猪似的,第二个就是太自恋了,就是一个超级大自恋狂!

  要知道他们三人可是从小就是和白衣少年长大的,所以这家伙爱吃什么?晚上自残、睡姿奇葩等等秘事,他们可是样样皆知的!

  “我擦勒!你们这几个缺德货给本大天才快点滚!一天到晚就知道损本大天才,迟早要遭报应的!哼哼!你们这是嫉妒本大天才的才华!羡慕死你们!”自恋少年轻哼道,对于这三个死损友,他们所说的话语根本就不用理会,一斗三,他可还没有这么叼!

  “切!然而这并没有任何卵用!现在的你还是没有媳妇,这是铁定的事实,你无能为力哦~”其中一人轻轻地笑道,继续打击着那自恋少年,作为他的无敌大损友,自己这么损他,那是不可能滴!

  “哎哎哎,说得好像你们已经有了媳妇儿似的,你们好像也是三条单身汪吧!”

  “哟呵,那咱们就还就打个赌啊,3年后,都把自己媳妇带出来一聚,谁没带媳妇来,谁倒霉!”

  “哈哈,本大天才还找不到媳妇吗?那只是说笑罢了!”

  O酷N匠.8网s永,久免3费n看*m小X)说

  “我说贱凌,这话可是你说的!说到做到!要是到时候我们兄弟几个都有媳妇儿了,就你没媳妇儿的话,那你可就……哼哼哼,那到时候我们说不认识你,可别怪我们!”其余几人相视而笑,打赌就打赌,有什么不敢的!

  ……

  约定便是牵绊,有的牵绊一时,有的牵绊一世。

  这条路,只有两个选择:

  解除约定;相守永恒。

  选择,在于自己。

  他人,无能为力。

  ………………

  “安天凌,为什么又迟到!你的作业呢!”声音很大,震得周围同学发颤,纷纷捂住耳朵,不愿趟这趟浑水,遭受池鱼之殃。

  唾沫星子飞溅,如雨滴般散落,对面的少年转头,撇了撇嘴,双眸很是无奈。

  安天凌翻着白眼,这也不能全怪他,他也不想这么天天迟到的,要怪也只能怪他那个缺德货损友,早上自己一个人跑了,根本就没叫他起来。

  一道目光传来,顺势向那目光望去,微胖的身躯映在安天凌的双目之中,那人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双肩发抖,看样子他要憋不住笑出来了。

  “死胖子,等下再跟你算账!”安天凌说着唇语,这个胖子太缺德了,昨晚还在跟他说今天叫自己醒来,可没想到这家伙竟放自己鸽子!

  “你往哪看?你一直盯着安毅干什么!安天凌!我正说你呢!今天为什么迟到?为什么又没有交作业?说话!回答我!”声音响起,惊动了整栋教学楼,说话的就是安天凌的班主任,而其音色尖锐,因此而被班上的同学暗地里叫做母狮子。

  安天凌的班主任是一个二十有余的年轻教师,名曰黄怡,做事极具责任心,长得也不错,但就是脾气暴躁了一点,所以哪怕是校内校外追求她的人很多,但都被她的那个暴脾气给弄下来。

  “报告!”

  一道人影闯进教室打断了黄怡的话语,只见那人露出爆滑着的汗珠,喘着粗气,杂乱不堪的头发卷起,看着很是邋遢。

  安皓!

  “噗!哈哈哈!皓子你也迟到了!来来来,咱们这对难兄难弟一起站着!”安天凌见安皓如此模样,不由大笑出声来,根本就没想到周围的环境。

  “啪!”

  轰的一声,黄怡猛然拍桌,愤怒不已,安天凌这家伙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现在可是上课时间!还如此的大胆,要是不好好整治他,那自己这个班主任的脸面往哪搁?在同学们的面前,怎么还有威严可言?

  “安天凌!安皓!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罚圈30!没跑完就别进了!”

  “哈,啥歪呀?班主任啊,我就不是迟了个到吗?为什么你要连带我一起被罚呀!”安皓一愣,一脸懵逼,自己没那么衰吧!不就是迟了个到吗?以前不是报个到就相安无事了?然而不幸的是,看来今天出门日子没选好,撞枪口上了。

  “嗯?50圈!今天没跑完,你们就别想吃午饭了告诉你们!不好好整治整治你们这些家伙,还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平时对你们这么好,现在倒好了啊!越来越过分,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呢!”黄怡气哼哼的说道,她虽然脾气暴躁,但对她班上的同学却是极好的,如同朋友一般,在同学们面前,就如同也是学生罢了,但今日一定一定要好好的整顿整顿班风,不然这个班她真的没办法管理下去了。

  “呃……好吧好吧,班主任,你是老大,俺们听你的哈!”安天林二人见势不妙,知道黄怡已经达到了发飙的边缘了,只能陪笑几声,向门外跑去。黄怡发起飙来可是很厉害的,他们以前可是从正面领教过的,那可真是一个牛叉,比母狮子还母狮子,谁惹谁倒霉!

  “对了,等会,回来,你们两个!邵琪呢?他今天怎么没有来?你们两个知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他是不是病了?哎呀,这家伙,病了也不跟我这个班主任说说,都担心他一上午了。”黄怡说道,这个邵琪今早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而又跟他们关系非常好,所以只能问他们这几个人了。

  “哦哦,那家伙啊!今天早上了他让我帮他请假,他好像病了,要不是班主任你提到,我还真的有点不记得了……”拍了拍额头,安皓想起那件事了,今早邵琪那家伙才跟自己说,现在又差点不记得了,自己这记性也真是没救了。

  “老师,等他们两个跑完圈之后,我先请假跟安天凌、安皓去看看邵琪,看看那家伙到底怎么样了?老师,你看这样行不?”坐在一旁笑了很久的安毅回答道,他们4个从小便玩到大,感情很是深厚,但就是对互相都也坑了点,都是4个活宝,缺德的主。

  “嗯?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辰凌风说:

纪念那时候的我们,137-138,还有当年的小学、初中毕业的兄弟与同学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