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朽的味道弥漫在塔内,众人掩着口鼻行进,静得只听得到呼吸声。

  这样阴森沉闷的气氛持续了许久。“火!”突然间,火势陡起,整个塔内笼罩在熊熊烈火中。

  “快看,那是什么!”有人一声惊呼!寻着火势望去,一片剑海泛着寒光摄人心魄。

  “这么多的剑,随便拿出去一把便是无价之宝啊!”贪婪之意表露无疑。

  “不可轻举妄动!”看来这一行人并不是泛泛之辈,一名枯瘦老者貌似看出来端倪。他一指挥出,破风声呼啸而出,直奔剑海!

  异变阧生,在指风欲临剑海之中时,轰鸣声四起。只见剑海中万千飞剑起舞,卷起漫天尘埃。

  “铿!”震耳欲聋的剑鸣响彻云霄。

  “这是要聚剑成阵吗?”

  枯瘦老者闻言:“此地不宜久留!少主只知道塔外守护阵法失效,却不知这塔内竟还有如此强悍的剑阵!”话毕众人皆是向出口处退去。

  塔外苦苦支撑阵法的纹身大汉看见出塔的众人:“拿到东西了?”众人摇头。

  “那你们怎么出来了?”

  “袁穆兄,你有所不知,这塔内还隐藏一个威力巨大的剑阵,非我等实力所能抗衡!”先前的枯瘦老者答道。

  被称为袁穆的纹身大汉闻言显得有点不甘心但叹息一声后:“看来只能是白跑一趟!”

  阵印解除,淡蓝色领域消散不见。就在一行人准备离去之时 ,周围步伐声骤然响起。

  Z‘看正版9章节V上B酷匠~;网

  “诸位可真是好胆量!给我围起来!”大批将士出现,一名将领座下骑一匹白马,手持赤红战戟 ,此刻一脸淡漠的看着袁穆一行人。

  “萧苍井手下的一条狗罢了!”袁穆不屑的道。

  “就算我是一条狗也是一条光明正大的狗!不像某些人私自传入他族禁地!”将领冷声道:“我奉萧监城之令保卫铸剑师余下人的安全。你们这些鼠辈居然如此胆大包天!”

  袁穆闻言,就欲结印布阵。见此情形,枯瘦老者伸出手打断了他的手法:“事情还是不要闹大了,这事我来解决。”说完,枯瘦老者抬头向那马上将领望去:“大家都是明白人,我等也就不遮掩了,此次行动我们乃是奉姬家之命行事。虽然手段不太光彩,但毕竟也没给铸剑师一脉带来什么损失,不如就此了解吧!”枯瘦老者显然对姬家的地位有着不小的信心,语气中难以掩饰的强势。

  “姬家!”将领战戟一挥,一道赤芒闪过:“算什么东西?”戟尖直指枯瘦老者的双眼。

  “凡事留一线!你真要撕破脸,你在萧苍井哪里也不好交待!”枯瘦老者厉声道。

  “哦?那我倒要看看我是怎么一个不好交待!”将领淡漠的看着袁穆一行人,战戟凌空一划:“将他们全部拿下!”

  “你!”枯瘦老者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向他们靠拢的队伍。此时袁穆愤怒的抬起双手又欲结阵,“罢了!我们便随他走一趟!”枯瘦老者无奈的再一次阻止了袁穆。

  于是,众人没有作丝毫的抵抗便被押往监城府。

  …………

  姬家。家主位上,那鹰眉老者此刻眉头紧锁着面露沉重之色。

  “越儿,萧苍井这次到底想怎么样!连我的人都敢抓!”

  姬越明白萧苍井如此不顾忌姬家的地位必然是作了撕破脸的准备。他手中的扇子不断收展:“爹,孩儿觉得此事还是让兵部的人插手比较好。毕竟我们的人让萧苍井扣押是名正言顺 ,如果真的以姬家的名义与其抗衡。我们得不到外界的支持。”

  “萧苍井啊!萧苍井!真的是一块臭石头!”鹰眉老者带着些许怒意:“越儿,兵部的事你亲自去办,我去拜会萧苍井一趟。”

  “是!”

  …………

  一支队伍自姬家而出,向监城府方向迈进。一面黑色大旗上的“姬”字格外耀眼。很快,这支队伍停留在监城府门前,鹰眉老者从容的内迈去。

  “萧兄,姬某特来拜访!”那大堂之上,萧苍井坐于监城之位,淡然的望向鹰眉老者:“姬昌,你的来意我都明了。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姬昌从容一笑:“萧兄,这话可不能说死了!毕竟你也是混迹官场的,做人太死板了也不好。”

  “你这是威胁我?还是教训我?”萧苍井猛然一掌拍向前方的桌子。

  “姬某怎敢威胁你呢?教训自然是更加不敢为之。不过此事你还是考虑考虑,这人到底是放还是不放!”姬昌说完便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忽然停顿下来:“有件事忘了提醒你,那道铸剑的命令乃是岳国辅向圣上提议,你知道意味着什么。铸剑师一脉你是保不住的!”

  萧苍井闻言,望着姬昌离去的背影,有点颓废的道:“难道不能为圣上所用就必须得毁了吗?”

  “报!姬家少主姬越秘密前往皇城!”将士的通报打断了萧苍井的思绪,他随即自语:“姬家这是要去兵部让人给我施压放人,真是好手段。”他略显惆怅的站起身,走出府内,看着铸剑室所在的那片山地:“陌殇兄!只有你们自己能救自己了!望你们铸剑顺利。”

  …………

  铸剑室。此时的巨鼎已转化为赤红之色,时间才过去两日,洞内的众人却已是满脸苍白色,极度的憔悴虚荣。而阵法中心的张陌殇已是笼罩在一团血光之中,看不清身形。

  “咻!”一道破空声传来,那鼎内貌似有东西欲挣脱而出,张陌殇突然大喝一声:“诸位,第一柄剑务必要慎重!”众人皆是一脸紧张,身为铸剑师,自然明白这第一把剑代表什么。

  剑祭术中,第一把的成剑,含有人气血中的戾气。稍有不慎 ,便会剑气攻心,经脉爆裂而亡。

  “嗡嗡!”剑终于破鼎而出,鼎口激射一道青色剑芒,周遭还有猩红的血气流动。

  剑身在空中流移,突然直接向张陌殇所在的阵法中心刺去。

  “落落君子明月剑,倩倩佳人陌离殇!”阵法中心传来张陌殇的低吟,随即一道金黄剑芒闪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雪茹大大说:

拖更这么久,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