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家。”铸剑城的霸主势力,雄踞此地约有千年之久,垄断铸剑城对内外的各类商业贸易。主要以炼制丹药为业,在附近数十座城池,颇有名声!

  而除此之外,姬家家主又与兵部有着不浅的交情,这无疑使姬家在这一带的地位无人撼动。

  “越儿 ,此事你如何看待?”楼阁上,一名鹰眉老者负手而立。先前那白衫男子用手指敲击着扇柄:“孩儿认为,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继续说下去!”

  “孩儿认为,此次铸剑,名意为铸剑,实乃削弱铸剑师一脉实力的计策!”白衫男子顿了顿,接着道:“据兵部传来的消息,此次献剑乃是岳国辅向圣上所提……”“怎么不说下去了?”鹰眉老者有些不满的道。白衫男子面露难色:“爹,我接下来说的话可是禁言,您可不要怪责于我。”

  “这楼阁之上就你我二人,还顾忌何事?”

  闻言,白衫男子一改先前之色:“十年前,岳国辅利用权谋手段,迫使墨陈两王起兵夺权,十年混战,康王屡立奇功,终获全胜。墨陈二王,兵败自刎。浩帝驾崩,次年,轩康继位!”谈及此处白衫男子轻摇手中的折扇:“天下人都明白,这不过是康王和岳国辅演的一出好戏罢了!顺理成章除掉墨陈二王,以达到他二人掌权天下的野心!只可惜,浩帝昏庸,竟无丝毫察觉。”

  “不,你错了!至少这一点你错了!”鹰眉老者挥手打断:“墨陈之乱的秘密天下皆知,浩帝固然昏庸,但还没 到如此地步,他不是不想阻止,而是没有能力阻止!那时的浩帝早已被架空了,整个朝中的文武大臣不论真心实意都已归顺轩康,早在在十年前,轩尘就握在轩康的手中了。不过墨陈之乱倒真的是一场戏!你继续说下去。”

  %#酷匠《网O正|版%首发

  “一千二百年前,这残留的一脉铸剑师进入我轩尘,自此受封于铸剑城至今,可他们空有一身铸剑之法,却有不为兵部提供兵器的理由。孩儿拙见,以岳国辅和当今圣上的手段,既然不能为之所用,那就必定要毁个干干净净!”白衫男子道“不错!开国君王有训,铸剑师不必为兵部效力。历代君王虽觊觎神兵之威,但也没有做出违背祖训之事。可到了现在,必然行不通,以轩康的野心,周围十国他都有兼并的欲望!”鹰眉老者随即一笑:“既然迟早都是要被灭的,不如趁机为姬家夺点好处!”

  “父亲英明!孩儿正是此意!如今铸剑师精锐已去,留守的铸剑师不足为惧,其余的便是老弱妇孺。以他们一千二百年的底蕴,应该不会让我们失望。”

  “这件事就交由你去办,务必要做的隐秘。能不杀人就不杀,不然我与萧苍井也不好交待,以他这冥顽不灵的性子……”鹰眉老者道。

  ………………

  夜深,这座城在山脉的环绕下显得格外孤寂萧瑟。那一轮明月,在乌云的遮挡下,时隐时现。微风轻抚,给人些许凉意。此情此景,不经让人呼之欲出:“月黑风高杀人夜!”

  几个黑影鬼祟的飞掠而出,很快在一处老树下停留。隐约的月光下映射出几道模糊的轮廓。

  “少主!”黑影面前所站之人正是姬家少主姬越。

  “事情办的干净点!”

  “少主放心,我等一定不负所托。”

  “那我便静候佳音,事成后,我姬越设宴犒劳诸位!”姬越道“谢少主!”很快数名黑影便消失在夜色中……

  铸剑师一脉的居住地,是众多房屋环抱,形成包围之势而成,这种建筑方式有利于各家的安全,如遇险情,就能得到最大的支援。房屋内灯火尽灭,诸人已入睡。而在众多房屋的中央,一块石碑耸立其中。一道金黄色的封印屏障阻挡着一切试图窥探石碑内容的事物。先前的几道黑影此刻驻足此地:“早就听闻铸剑师一脉中,有传承下来的石碑,没想到竟如此壮观!”其中一人低声道:“壮观归壮观,但一千二百年过去,连他们铸剑师一脉自己都没弄明白其中的奥秘,我们啊!也只有看看的份!”“好了,别说了,办正事!”说话的人是个长相粗犷的大汉,双臂上刺绣着繁杂的纹身。大汉在众人中,显然有着不小的威望,很快,场面便安静下来。

  一路人离开石碑,继续摸索着前行,很快停住了脚步,齐齐的扬起头:“剑塔!”石刻的大字,带着一股洪荒气息迎面扑来,映入眼中的是座塔形建筑,“非我族类,勿入!禁地。”一行小字以同样的笔锋篆刻在上。

  “就是这!”纹身大汉道,语气中带着几分狂热:“按照少主说的方法,这座剑塔的守护阵法已经失效,我们只需做到不惊醒铸剑师一脉的人就可,然后用蛮力破开塔门!”

  “可要如何做到这一步呢?塔门被毁必有声响!”有人提出了疑问。

  但很快,这说话之人便明白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纹身大汉双拳相击,经脉之中一股淡蓝色光芒流转,“呵啊!”随即一声低喝,一个玄奥的阵印缓慢形成,范围逐渐扩大,如同流水一般。

  “这就是灵阵师的威力?”黑影中一声惊呼。

  阵师,是这个世界中的一支势力。按等级来划分,可分为凡阵师和灵阵师,凡阵师只能通过器物,阵图等媒介来布阵,而与之相比,灵阵师的强大不止一星半点。简单明了的说,灵阵师可以以肉身布阵,达到“人阵合一”的境界。

  “准备用强力击破塔门!我已用阵法将这片区域暂时与外隔绝,但阵法要由我来支撑,接下来靠你们了!”纹身大汉有些吃力。

  闻言,剩余的人各自使出自身的绝技,轰击塔门上。本以为还要费几分工夫,可门很快就出现了裂痕,片刻,倒塌处出现一个入口。

  黑暗反复从中看不到尽头,阴寒的气息自入口处流淌而出,除留下纹身大汉一人在塔外坚持阵法外,众人皆踏入了塔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雪茹大大说: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