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祭术”乃“铸剑师”一脉的禁术之一,此术须以铸剑者本人气血为引,达到最快的成剑速度,这个过程就如同用自己的寿命饲养剑。后果虽不至于让铸剑者死去,但会消耗大量精气神,自此,便无法从事铸剑事业,一名“铸剑师”无法铸剑,这是比死还难受的事情,往往大多数人在施术后便了结了自己的生命。这无疑代表着,施展此术后,这支本就底蕴薄弱的“铸剑师”一脉将会失去百名拥有锻造能力的族人。

  一千二百余年,才逐渐恢复的实力,顷刻之间,便会因为这个决定元气大伤。

  张陌殇的恳求让这时的人群沉默了,虽然有族训在上,可是,已经一千二百年过去了,到了这一代“铸剑师”,很多人已经习惯了平淡的生活。他们有妻儿老小。所谓复兴“铸剑师”这一脉的豪情壮志不再是他们所追求的。他们只想做一名平凡的“铸剑师”,平时打造几件实用的器具与城内的官民交易,用来养活家人……

  “族长,剑祭术我愿献出一份力,不过家中妻儿,请多照顾!”人群中有人带头说出这句话,顿时,一呼百应:“只愿族长能照料好家中妻儿。我们定全力以赴。”张陌殇欣慰的看着众人:“此次施术铸剑师的后人皆为我族重点培养之人。”解决了心中的忧虑,百名铸剑师带着赴死的心态前往监城府。他们来不及告别,便匆忙离开,留下的铸剑师安慰着家眷的心灵。“娘亲!你说爹是要去做什么事,连孩儿的头都不摸一下就离去?”在家眷中央一对母子格外显眼,一个六七岁的男童正一脸茫然的望着张陌殇离去的方向,而他的眉心有着一道若隐若现的剑形纹路。一旁的中年美妇轻轻拍打着男童的脑袋:“明儿,你父亲要去办一件大事,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摸你的头的。乖!”被唤作明儿的男童乖巧的点了点头:“娘,我饿了,想吃长春面!”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妇人宠溺的捏捏男童的脸蛋:“好,娘这就去给明儿做”说完,便拉起他的手从人群中走出。她不经意间回头向铸剑师们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 轻声呢喃:“落落君子明月剑,倩倩佳人陌离殇!陌殇你要好好回来!”一时间往事涌上妇人心头,不经意间念出了这句诗。“娘,你是不是不开心了?娘亲只有每次难过的时候才会说这句话!”男童天真的问。美妇笑着叹了口气,提起精神:“傻孩子,娘没有不高兴。听话!”

  ……

  “报!张陌殇率百名铸剑师已到达监城府。”萧苍井放下手中的书,看向通报的将士,挥挥手:“下去吧。”来人应声退下,随即,萧苍井负手向书房外走去。看着这眼前百名的铸剑师,萧苍井有些沉重:“萧某接管这铸剑城已二十余年,虽已年过半百,却与陌殇兄为忘年之交。可无奈,圣命难为!我虽对于铸剑之术毫无了解,只但仅凭我个人来看,三个月之内要想打造百柄奇剑简直是难以完成的任务!萧某对此却不能向上进言半分,惭愧!”张陌殇笑道:“萧兄一番肺腑之言,兄弟很是感激 ,你为人臣,我为封臣之后,都有忠君的义务。无需自责。我既然已把人带到你的监城府便是有了铸剑的把握,你就放心吧。不过,我铸剑师一脉剩下的人就劳烦萧兄照顾了。”萧苍井还欲说些什么,闻言便闭上嘴,随后转身向下人吩咐道:“将铸剑师们带到铸剑室,饭食以最高的待遇,这期间的三个月,以重兵把手铸剑室,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靠近一步,如有抗令者,就地诛杀。还有派专人照料铸剑师一族剩下人一切的生活日常。”“是!”一旁的将士应答,随即便带领着张陌殇等人离去。看着消失在视野中的人群,萧苍井:“陌殇兄,多多保重!”

  离监城府数里外的一片山地,此刻已是被军队层层护卫,而其中一座山峰上,刻着“铸剑室”三个朱红色的大字。与其说是铸剑室,倒不如说是人造的山洞。当初建城时,此地四面环山,遗留下来不少人工开凿的山洞。,如今倒摇身一变成了铸剑室。此刻,洞中。张陌殇看着满山洞的铸剑材料:“诸位,布阵吧!”话毕,一指对空划出,“嘶!”同一时刻响起百道嘶鸣声。一团熊熊烈火凭空出现。以张陌殇为中心,百位铸剑师以玄妙的阵型排开。一口大鼎飞射而出,悬浮于半空。红白两股气流汇集,不断涌入鼎内。洞内的铸剑材料也不断消耗。一时间,火光充斥整个山洞,气温也不断上升。众人的额头上慢慢显露出细微的汗渍。“气血为引!”张陌殇大喝一声。中指一道血流激射而出,百道血气也自诸位铸剑师手指上贯射而出,,碰撞在巨鼎上,之后血气在鼎身的古朴花纹上缓缓流动。看着这一幕,张陌殇轻吐一口气:“布阵完成了!如此再以气血为引,精力为支撑,三月之后,百剑可成!”这看似轻松的一句话,众人心中都明了,他们需要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

  更》新u*最快√c上酷匠X网_a

  …………

  铸剑城南端。陆续有军队护送食材过来,一时间,引得行人议论纷纷。

  “这是发生什么事啦?”

  “听说是圣上下令,要在三个月内得到百柄奇剑,整个铸剑城最优秀的铸剑师都被萧监城派去铸剑啦!”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一名行进中的将领勒住马匹向人群喝去。两个街头百姓哪里经得住将领的一喝,顿时面色如土,结巴的回答:“小人只是谈论哪家的姑娘俊俏!”接着嘻嘻一笑。“市井之徒!”将领不屑的看了两人一眼,继续带领队伍前行。待将领走远后,两个人喷了口口水:“神气什么,在姬家眼里,连你们萧苍井都不放在眼里!”说完,恶狠狠的一跺脚,仿佛这样就泄了气。

  不远处的楼阁上,一名白衫男子静静看着这一幕,片刻,收了手中的扇子,露出一丝别有意味的笑意。

  而那扇子上,张扬的笔法写着“姬”这个大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雪茹大大说:

终于写完第二章了,真的很难,希望有更多朋友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