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玉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杆,翠儿和屏儿听见呼唤端着洗脸水和漱口水进来。

  “现在什么时辰了?”巧玉问。

  屏儿看了看翠儿答道:“夫人,快要过巳时了。”

  “啊?要正午了?怎的你们两个丫头也不来叫醒我?”巧玉埋怨道。

  翠儿抢着回答:“老爷出门的时候叮嘱我们不许进来扰了小姐休息,让我们在外边儿等着小姐起来。”

  巧玉顿时脸上拂过一抹红晕,想起了昨夜之事,这会儿起来腰还酸着呢,一边想着一边心里偷偷的笑着。

  伺候巧玉洗漱完,屏儿出去把忠婶喊了进来,由忠婶为夫人梳妆,屏儿正要下去准备餐点,巧玉拦住了:“我不饿,就是渴得很,你给我倒杯水来。”

  然后又问翠儿:“老爷中午回来用饭吗?”

  翠儿答道:“老爷走时说了会回来陪小姐用饭。”

  “好的,那我就等老爷回来一起用饭吧,你们俩先下去忙去吧。”

  翠儿和屏儿点头出去了,房里只剩下忠婶帮巧玉梳头。

  巧玉见俩丫鬟退下,对着镜子里正帮她梳头的忠婶问:“忠婶,你说我若是帮老爷纳一房妾,老爷会同意吗?”

  忠婶见四下无人,边梳头边小声说:“夫人,您支持老爷纳妾呀?”

  “对呀,只要老爷同意,我岂有不支持的道理?家里多添些人也热闹不是?”巧玉微笑着答道。

  “刘忠对我说老爷昨天见过张秀姑娘了。”忠婶趁机道。

  “张秀是哪个?”巧玉皱着眉没想起来。

  “就是张庄张老大的闺女,上回我跟夫人提起过的,夫人还记得吗?”

  巧玉恍然想起:“是她呀?你说长得俊俏的那个姑娘?老爷昨日不是没去张庄吗?”

  “那姑娘进城买什么东西,在街上让老爷遇上了。”

  “老爷可有意?”巧玉最关心这个,其实也最担心这个。

  对于为刘勋纳妾巧玉也是极矛盾的,既希望刘勋此生只疼爱自己一人,又希望刘府香火后继有人,偏偏自己不争气,嫁进刘府三年多了,肚子也没个动静,怕将来刘氏香火断在自己手上。因此自己应主动为他操持纳妾之事,既落得贤惠名声,将来庶出的孩子也是必须认自己为嫡母的。

  忠婶不敢把实情说出来,有些惶恐的说:“刘忠说看不出老爷有意无意,可能对那姑娘是无意的罢,只是我和刘忠这么想,有得罪夫人的地方还请夫人恕罪。”

  “怎么会呢?我也不是那不讲理之人,这本也是我在想之事,若是能为老爷寻得一位善解人意的女子,也多了个人为老爷排忧解难、照顾老爷,我也多了个伴不是。”巧玉抓着忠婶拿梳子的手安慰忠婶道。

  “夫人,您可真是菩萨转世呢,咱老爷呀,娶到您可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素日只闻大户人家府中大夫人与其他夫人们整日争风吃醋、勾心斗角,闹得家中鸡犬不宁,咱府里的夫人如此通情达理,整个县城哪家的夫人能及?”

  “哎呀,忠婶你就别夸我了,快帮我梳好,一会儿老爷该回来了,秀儿姑娘的事你和忠叔看着办吧,有眉目了知会我一声,让我先瞧瞧姑娘如何。”巧玉笑道。这是她发自内心的话,心里矛盾归矛盾,但凡只要是为刘府好、为刘勋好,巧玉都是毫不犹豫的。

  翠儿屏儿等丫鬟们把饭菜摆好的时候,刘勋正好回来了,巧玉在桌边笑意吟吟的等着他。屏儿端水上来让他擦了把手,他过来拉着巧玉的手温柔的说:“为何要等我?你饿了应该自己先吃,不用特意等着我。”

  巧玉甜甜一笑:“我不饿,老爷没回来我一个人吃也没胃口呢。”

  夫妇两坐下开始吃饭,刘勋早上起床也是没吃早饭就出去了,这会狼吞虎咽得吃得很香,一边把好吃的往巧玉碗里夹,一边自己吃得很开心,他完全没注意到巧玉满腹心事。

  等丫鬟接过他的空碗去添饭时,他才发觉巧玉一小碗饭竟然只吃了一小口,他侧着头关切的问:“夫人有心事?”

  巧玉一惊,抬起头正遇到他询问的目光,她急忙道:“没,没什么事,我不饿。”

  “谁说小姐不饿了?小姐早餐都没吃,就等着老爷回来一起吃午饭呢。”一旁的翠儿忍不住插话。巧玉抛了个白眼给翠儿,翠儿赶紧闭嘴不言。

  “你看你看,我不在府中你就不好好自己吃吧。来乖乖把这些吃了,吃完我带你去郊外走走,你整日忙府里的事,许久都没去散心了吧。”刘勋边说边往巧玉碗里夹入些鱼肉。

  巧玉心里一阵感动,其实她并不是没胃口,更不是未饿,而是刚才在想要不要直接跟刘勋提帮他纳妾的事,又怕刘勋会责怪她多事。见刘勋对自己如此,她看他一眼便埋头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夫妇俩吃完午饭,刘勋让她到大门口等着,他亲自去后院马厩里套马车去了,他要带着巧玉到郊外去看飘落地的满山的红叶。

  “夫人,你快出来,我们到了,你快看,多美啊!”听到刘勋的喊声,巧玉惊奇的从车里探出头来,瞬间被路旁两边山坡上的美景给吸引了!

  真是太美了,到处是厚厚的一层红叶,放眼望去就如同铺着一张厚厚的红地毯。刘勋张开双臂把巧玉抱下车,牵着她的手朝那张红地毯走去。放下巧玉,她蹲下身捧起一捧红叶,粉嫩的脸上笑得比这落叶还红艳。

  刘勋看着她在铺满红叶的道路上迎着风翩翩起舞,穿着那身淡紫色的纱衣在风中宛如灵动的仙子一般,被遍地的红叶映衬得犹如画中人儿。刘勋的心如同新婚那晚掀巧玉盖头时一般,怦然心动,真想对着原出的山大喊一声:“苍天何等的厚待我刘勋,让我娶得如此贤惠美丽的妻子!”

  巧玉边舞边笑,那银铃般的笑声一声声印在了刘勋的心里。她跳累了,停下来喘息着,刘勋忙上前搂住她关心的问道:“夫人累了?咱们路边坐一会儿吧。”

  坐在路边的石条凳上,刘勋搂紧巧玉的肩膀,巧玉倚靠在刘勋胸前,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

  巧玉在他怀中轻声说:“老爷,纳房妾吧,府中太冷清了,我也想有个伴儿。”

  刘勋惊讶的望着她:“不是说好不提的吗?怎么又胡思乱想了?府中那么多的丫鬟婆子,怎会孤单呢?你不还有翠儿和屏儿吗?”

  “她们怎会一样?她们是丫头,她们又不能......”巧玉突然停住,她想说她们只是丫鬟,又不能代替传宗接代,但是没敢说出来。

  刘勋坐直了,把巧玉的脸扳过来对着他,认真的对她说:“夫人,真的非纳妾不可吗?你可知道二房进门后你可是多了个对手了,万一我偏心怎么办?我不想让你心里委屈。”

  “老爷,娶进来的就是我的姐妹,哪里会是我的敌人?到时候都是一家人了,为何要为敌?我相信老爷有能力让府中和睦,老爷是不相信巧玉有容人雅量咯?”巧玉盯着刘勋的双眼:“老爷莫不是以为我会是妒妇?到时候容不下新纳的小妾?”

  “不是,夫人的品德刘勋一直很敬佩,我是怕......”刘勋想说怕新娶的小妾让巧玉受委屈,但没有说出来。巧玉何等聪明?她知道刘勋的后半句话是什么,她不怕,她一点儿都不担心,她相信自己的包容和接受会感动任何铁石心肠的,当家这几年,她还是有能力让自己的家和和睦睦的,更何况如果添个一男半女的,虽不是自己亲生,但那也是老爷的骨肉,刘家香火后继有人,自己也算是对得起刘家的列位祖宗了。

  “老爷,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就让巧玉来办吧,保证办得让老爷满意,如何?”巧玉笑着眨眨眼:“老爷不想知道是哪家姑娘吗?”

  N酷匠Jh网首发

  “怎么?夫人就有人选?那么夫人早就物色好了?”刘勋很奇怪,最近巧玉老提纳妾的事,原来连人选都已经找好了。

  “当然,不是好姑娘我也不敢拉进咱府中来,老爷猜猜是哪家姑娘?”

  “我不敢猜,猜不着,夫人直接告诉我就得了。”刘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

  “是张庄的秀儿姑娘,如果老爷没有意见,我就去见见秀儿姑娘,我亲自给老爷提亲去,如何?”巧玉乐呵呵的说。

  一听是张秀,刘勋眼前顿时出现在玉器店对面遇到秀儿的情景,那娇俏的小模样又浮现在眼前,心想:“夫人提的竟然是她,难道夫人看出了我对秀儿姑娘的心思?”

  巧玉见他突然一副出神的样子,知道他中意秀儿了,于是掩嘴一笑,站起来说:“老爷,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明天我就让忠婶去一趟张庄找秀儿姑娘,听说这位姑娘的女红了得,绣的花鸟栩栩如生,就让忠婶说是我要请秀儿姑娘到府中来帮忙绣一件衣裳,我见见她,如何?”

  看着巧玉一本正经不容拒绝的样子,想必她早就想好了这主意,刘勋还想说什么,被巧玉柔媚的眼神秒杀了,只好闭嘴全凭巧玉安排。

  巧玉迎着风又跳起来,如同放飞的小鸟一般尽情的飞翔,完全不似一向在府中正襟危坐、端庄贤淑的那位大家闺秀,化身一只自由的小鸟在天空愉快的翱翔。夫妇俩又绕着山坡你追我赶疯了玩了一阵,才累得互相倚靠着坐在一棵树下休息了一会儿,才坐上马车回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