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偷见刘勋

  秀儿忐忑不安远远的站在“泰顺玉器”对面的巷子口,眼睛直朝泰顺玉器这边张望。她是偷跑进城的,因为她知道今日媒婆六姑进城到粮油铺陈家去说亲去了,或许不久自己就要嫁作人妇,心中一酸不免对暗自惦念的刘勋伤怀。因此偷偷进城希望能遇上刘勋,想再见他一面,今后也就死心另嫁了。

  她右手一直抚摸着左手戴着的上回刘勋差忠叔送去给她的玉镯,戴了些日子镯子油润欲滴的样子特别惹人喜爱,尤其是那朵雕工精湛的牡丹,仿佛刚刚从枝头摘下一般。虽说自己的爹一再强调这镯子是刘老爷赔给自己的,但是秀儿不这么认为,她一直把这镯子看成是刘勋送给自己的信物。

  外祖母留下的那只镯子很普通,毫不油润,而且还有一道裂纹,因为是外祖母留给自己的唯一念想,所以秀儿把它视若珍宝。若是以价值和刘府老爷送去的这只比,那真是天壤之别。

  正苦思着要找个什么理由进到店里去时,只见一架马车慢慢的从街的另一边而来,秀儿认出那是刘勋的马车,车头前面驾车的正是刘勋自己。

  马车缓缓过来,眼看着就要经过秀儿站的小巷口了,秀儿正想转身背对大街,刘勋高坐在车上已经看见她了。

  “是张庄的秀儿姑娘吗?”刘勋吁的一声停在了秀儿面前。

  秀儿顿时羞涩得满脸通红,略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应答,娇俏的脸上白里透红,两抹红晕似红霞般明艳。刘勋砰然心动,顿时看呆了,相比巧玉冰清玉洁的美,秀儿的美多了份妩媚,似鲜花般娇艳欲滴。如果把巧玉比作国色天香的牡丹,那么秀儿就是柔媚诱人的海棠。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刘勋心里不觉想起诗经里这句。

  秀儿偷偷抬眼看向刘勋,见刘勋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她的脸更红了,感觉耳根烫得厉害。她羞涩的向刘勋道个万福,嗫嗫道:“刘老爷。”

  刘勋仍然双目直盯着她,正出神的想:“张秀竟然如此花容月貌,前两次自己怎的竟没有看清楚?太美了!哪里似乡野丫头,此女简直就是天仙下凡呐!”

  秀儿见刘勋呆呆的看着自己,似乎没有听见自己在喊他,于是又壮着胆轻喊着:“刘,刘老爷,您,您怎在这儿?”

  这回刘勋听见了,只见他似乎一激灵回过神来,表情极其尴尬,仿佛做错事被大人抓的小孩一般。不过刘勋毕竟是刘勋,经商几年早已练就了各种应变能力。他脸上的尴尬瞬间一闪而过,秀儿并没有发现这些变化。

  刘勋仍旧盯着秀儿透红的双颊回答道:“哦,我正要到玉器店来看看新进的一批货,秀儿姑娘怎会在这儿呢?”

  秀儿结巴道:“我,我,没什么,我进城来买绣花线,走错路了,走到这儿来了。”

  刘勋从她脸上看出她在撒谎,心里一笑,不动声色的说:“那秀儿姑娘是要到哪里去呢?我带你去。”

  更N`新M最\8快(w上g%酷O匠网q☆

  “不,不不不,不用了刘老爷,我自己能找去。”秀儿慌张的摆摆双手。

  刘勋的目光落在秀儿左手的玉镯上,这只镯子就是自己叫忠叔送去那只吧?戴在她手上大小竟如此的合适,俗话说玉寻有缘人,此玉镯与她可还真是有缘。

  刘勋右手抬了抬,邀请道:“我的玉器店就在对面,秀儿姑娘能否赏脸到店里坐坐?”

  此时的秀儿一听,顿时喜出望外:“能吗?我真的能到您店里去吗?”

  “当然可以,跟我来吧。”说着刘勋牵着马朝玉器店走去,秀儿心里跟小鹿似的跳个不停,腿脚不由自主的跟着刘勋走。

  到了泰顺玉器店门进口,出来一个伙计接过刘勋手中的缰绳,把马车从店旁边的侧门进去牵到后院去了。

  刘勋带着秀儿进店,店内掌柜李保兴迎过来,刘勋把需要办的事吩咐了李保兴一番,秀儿则识趣的走到柜边去看摆着的一些金银玉器,看着一件件精美的首饰,秀儿心里暗暗惊叹,这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好看的首饰。

  正看得入神,刘勋已吩咐完李保兴,走到秀儿的身边:“秀儿姑娘,好看吗?”

  秀儿条件反射的点点头,意识到是刘勋问她,马上又摇摇头。刘勋看她那惊慌失措的眼神,故意逗她道:“怎么?我这里的首饰不好看?入不了秀儿姑娘的眼?”

  秀儿顿时脸憋得跟红了,慌忙解释道:“不是不是,秀儿不是这个意思,秀儿从没见过如此美的首饰。”说完又羞红了脸把头压得低低的。

  刘勋不由得伸手拉起秀儿的手往后堂走,秀儿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跟着刘勋到了后堂。刘勋把她按在椅子上坐下:“秀儿姑娘请坐,咱们边品茶边聊。”

  张秀坐下低垂着头,她感觉得到刘勋那热烈的目光在盯着自己,她不敢看也没有勇气看向刘勋,双手放在膝盖上抓得紧紧的。

  刘勋见她一副紧张样,安慰道:“秀儿姑娘不要紧张,你我已经是老熟人了,以往去你家是你泡茶给我喝,今天你是客,我泡茶给你喝,如何?”边说边把刚刚伙计端上来的茶递给秀儿。

  秀儿伸出手接茶,刘勋的手似乎不经意的碰到秀儿柔软的小手,秀儿一惊,赶紧接过茶低头道声谢。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她把茶杯端到嘴边,嘴唇微动轻轻喝了一小口,其实她并未喝出茶的味道,心里七上八下,头脑里想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勋则一直盯着秀儿的举动,心里越发好笑,更觉得秀儿姑娘楚楚动人,无论她一颦一笑或是紧张、羞涩,都是那么的惹人怜爱。

  此时他心里有一股冲动在推着他应该把秀儿留在自己府中,但是就当他想到府中二字时,瞬间想到了巧玉。刘勋猛的清醒了许多,巧玉是自己的夫人,贤良淑德、艳若牡丹,自己向她承诺过绝不纳妾,现在如此胡思乱想,实实对不起巧玉。

  内心无比矛盾的他马上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一改刚才那如醉如痴的态度,正经危坐的喝起茶来。秀儿完全不知刘勋的前后矛盾的想法,依旧紧张地应答着刘勋的每个问题。

  此时李保兴进来了,他拿着几块鹅卵石似的东西给刘勋说:“老爷,您看看这个,这是咱们新到的玉石,全是流水料。”

  巧玉看他们有事要谈,自己坐着也不自在,起身对刘勋说:“刘老爷,您有事,秀儿先走了,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晚了爹娘又担心。”

  刘勋看她一眼说:“行,你回去吧,这会走路去恐要天黑才能到,我让伙计驾车送你回去。”

  李保兴会意,向后院吆喝道:“小七,你进来!”

  伙计小七小跑进来站立一边等候吩咐,刘勋对他说:“你驾上我的马车送这位秀儿姑娘到张庄去,路上慢点、小心。”

  小七应诺着,秀儿想推辞,可是刘勋目光霸道不容拒绝,她只得不吭声,红着脸分别向刘勋和李保兴道万福致谢,然后跟着小七走向后院。而刘勋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一直到她上了马车,才回过神与李保兴谈论玉石,但他脑中却总浮现秀儿的面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