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庵中巧遇

  这天早上忠婶给巧玉梳头的时候,巧玉吩咐翠儿到街上去买些香烛糕点,一会儿到城西山头的清月庵去烧香,已经快半年没去了,往常巧玉会两个月去一次拜佛求子。庵里的清月师太剃度前与王家甚熟,两家是远房亲戚。

  忠婶关切的对巧玉说:“夫人,秋凉了,您多带件衣裳,山路崎岖,要不要我也一起去?好多个照应。”

  “不用了忠婶,有翠儿陪我去就行了,你在府里大小事多看着点儿。”巧玉在镜子里微微一笑说。

  忠婶只要作罢:“那行,那夫人何时回来呢?”

  “好久没跟清月师太念佛了,今天可能会晚一点儿,大概过了申时回来吧。”

  “夫人,您这次去再抽支签,看签上怎么说。”忠婶跟忠叔一样,最关心老爷夫人子嗣的事。

  “好的,忠婶就不必担心了。”巧玉回头望着忠婶笑道,这忠婶和忠叔真是前世的缘分这般的般配,都对刘府是一条心,与刘府不仅仅是主子与仆人的关系,更象是一家人,巧玉打心眼儿里喜欢这忠婶。

  忠婶帮巧玉梳好头,转身到柜子里拿出一件比较素色的小翠花衣裙:“夫人您生得美貌,穿什么衣裳都非常好看,今天您去庵里穿这件吧,这件素净一些的适合拜佛穿,这件是铺子里给夫人新做来的,您穿上试试。”

  说着帮巧玉穿上,正合身,铺子里的绣娘们哪个不知夫人的尺寸大小,无需量身,每次做的衣服都特别合身。巧玉对着镜子转了两圈说:“太好看了,这件我喜欢,这花色正合我意。”

  “这花色是老爷给您挑的,前次到新布料,老爷特意挑了好几块面料给您做衣裳,有艳丽华贵的、有素雅别致的,老爷的眼色可真真是一流呢。”忠婶夸耀道,那神情仿佛在夸赞自己的孩子。

  说话间翠儿回来了,进门放下买回来的香烛供品,对着巧玉一声惊叹:“夫人,您这身衣裳正合今日去烧香穿了,真是太美了!就象一位仙子似的。”

  巧玉害羞一笑说:“就你多嘴,马车吩咐套好了吗?”

  “已经吩咐过了,老爷出门时吩咐喂马的亮子跟咱们一起去,他赶马车。”翠儿说道。

  “那好,咱们走吧。忠婶,你忙去吧,老爷回来让他自己吃饭吧,不用等我了,我在庵里用饭。”

  忠婶应着,送巧玉到大门口上车。

  张老大家因前几日刘忠送去镯子的事闹开了,张老大夫妇俩要秀儿把镯子还回去,秀儿死活不肯,以绝食来向父母抗议。素来秀儿的要求张老大没有不答应的,唯独这次这件事张老大不答应了,任由秀儿不吃饭,他狠狠心仍然要她把镯子送还。

  秀儿已经饿了两天了,父女俩谁也不让步,这可急坏了张婶。早上趁张老大出去干活去了,她端着碗面到秀儿房里,秀儿见娘进来扭开头不理。

  张婶把面条放在桌上,走到秀儿面前说:“秀儿,好闺女,你先把面吃了,有啥事儿咱们再慢慢商量,啊?”

  “我不,这事儿没得商量,这是刘老爷赔给我的镯子,我为何不能要?再说了,这么好的镯子咱哪辈子戴过呀?为何不让我戴?”秀儿委屈的说。

  张婶沉思了片刻说:“秀儿,要不这样吧,娘带你去清月庵抽个签,如果菩萨答应了,那镯子你就戴着,如果菩萨都不同意,那你就要送还给刘老爷,成吗?”

  秀儿想了想:“行,那就依娘。”

  “那你把面先吃了,不吃哪有力气上山呀?”

  秀儿终于端起面条哗啦哗啦狼吞虎咽很快就给吃了,张婶心疼的帮她撩开额头的刘海:“你瞧你,饿了两天脸都小了,下巴都尖了。你是爹娘的亲闺女,哪能这么折磨爹娘呢?”

  酷匠xw网y首W发I

  秀儿俏皮的呵呵呵笑着:“娘,我吃完了,咱快走吧!快去快回,别让我爹知道了。”说完拉着张婶就往外走去。

  从刘府到城西山头是一条通畅的大道,虽然叫着城西山头,实际上是在城外的山上,因为是在县城的西面一座无名山上,所以被本县的老百姓们管这山称为“城西山头”。从山下上清月庵的路蜿蜒崎岖,大约要走半柱香的工夫,马车到了山下就得下车走上山顶去了,清月庵就在上顶。

  下了车驾车的亮子把车停在路边的草坪上,把马栓在草坪边的一棵大树上,想陪同夫人上山。巧玉转身对他说:“亮子,你不用上去,你先回府去,我和翠儿上去就行了,申时你到这里来接我。”

  “好的,那夫人我回去了,您小心些走。”亮子迟疑了一下还是只能听从夫人的话,看着夫人和翠儿朝山上走去,他只好驾着车回刘府。

  亮子是个十六七岁的大孩子,巧玉觉得自己是去烧香求子的,带着他上山不方便,所以先打发他回去了。翠儿也明白巧玉的心意,扶着巧玉往上走去。

  这条山路台阶多,台阶较矮,每个台阶都是一整块五尺长的大石条砌成,从下往上看去宛如一条青龙直入云天。台阶两旁是山茶树,眼下是秋天,山茶叶已经泛黄快要凋零,若是春天上来,两边红艳艳的山茶花茂盛的开着,仿佛两道花墙护着这条石阶路,甚是好看。这条道还是刘老太爷生前出的银两捐建的,在半山腰有个凉亭,凉亭边有块石碑,上面镌刻着刘老爷名讳,和建造这条道的时间日期呢,还有当时修路的工匠们的大名。

  毕竟是大家闺秀,每次来都要停下歇息好几次,走一小段路就累了,俩人坐在路边的树桩上休息。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两人在走,翠儿说:“夫人您看前面那俩人是婆媳还是母女?也是来求子的吧?”

  “胡说,你看那位大婶旁边那个明明还是个小丫头嘛,你瞧见人家头饰没?瞧见发髻没?估计是母女俩,去求姻缘的吧?”巧玉笑着戳戳翠儿的额头,翠儿看着那姑娘的背影,确实人家梳着俩发髻呐,主仆俩笑作一团。

  主仆二人好不容易到了清月庵,进到庵堂里,只见先前见到的那对母女模样的人正在佛前跪拜许愿。翠儿也帮巧玉点着了香,巧玉接过跪在那对母女旁边心里默默的许愿:“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信女刘王氏,夫家几世行善,信女也从未做过有违天理之事,成亲至今还未能生下一儿半女,请求菩萨显灵,赐给我一儿半女,信女必来还愿谢恩!”

  “菩萨、菩萨,您行行好,请成全我的好姻缘,让我能嫁给我心里的那个人,我肯定来给您谢大媒.......”只听得旁边跪着的那个姑娘口中喃喃说道。

  巧玉睁眼转过去瞧,正好那姑娘也转过来看着巧玉,发现巧玉在看她,那姑娘脸刷的一下红了,赶忙低头两手合十使劲拜着。巧玉突然心里笑起来,这姑娘倒挺有意思的,看着年纪不大竟这般着急嫁。

  秀儿低着头心里有种震惊的感觉,暗自想:“这是哪家的媳妇儿,真是美貌非凡,犹如天仙似的。我在庄里也是数一数二的,竟没见过比我秀儿还美之人。”一向自恃貌美的秀儿内心升起一股既羡慕又嫉妒之意来。

  许完愿起身,清月师太听说刘夫人来了,从内堂迎了出来:“夫人您来了?许久不见了,您今日来是求签还是问卦呢?”

  巧玉说道:“刚才已经许过愿了,请师太为我请一签。”

  “夫人想要求什么?”

  因有外人在,巧玉思虑着该如何答话,聪慧的翠儿知道自家夫人的心思,抢先一步笑道:“师太不必问,夫人求何事您是知道的,劳烦师太了。”

  清月师太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低声说:“夫人请跟我来吧。”说完领着巧玉到后堂去。

  后堂与前面的佛堂一般大,巧玉和翠儿跪在一尊送子观音前,清月师太拿着签筒对着观音拜了三拜,然后口中念念有词,念完让巧玉摇,跳起一支竹签掉到地上,翠儿捡起双手递到清月师太面前。清月师太接过签喜悦的说道:“夫人,大喜呀,是上上签,您瞧。”

  说着把签拿到巧玉眼前念道:“婚姻和合得好运,天地分明见子孙。积善之人全无阻,顺风顺水到黄昏。”

  “师太,这是何意?请师太帮我解签。”巧玉连忙施礼。

  “意思就是刘老爷与夫人婚姻美满好运连连,上天定会赐给您子孙。刘府积德行善之家万事无阻,老爷和夫人恩爱到白头。”清月师太喜滋滋的说道。

  翠儿在一旁听了高兴的拍手说:“是是是,我们家老爷和夫人是城里的大善人,好人定有好运,师太说得太好了!”

  巧玉听了难掩心中的欢喜,连连道谢,并暗示翠儿快奉上香油钱。清月师太接过香油钱挽留巧玉主仆到偏室去吃素茶,并吩咐小尼姑静明去准备斋饭,刘夫人要在庵里用午饭。叮嘱完这些又对翠儿道:“劳烦翠儿姑娘先伺候着夫人喝茶,贫尼先到佛堂去见过另外两位施主。”说着就掩门出去了。

  清月师太说的另外两位施主便是张婶与秀儿了,她们与清月师太也是相识,张婶也是信佛之人,每年农闲也会带着女儿前来进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