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珒,你快过来。”陆冉走进一家Mr的休闲服装代理商,看中一件灰白色的短款休闲装,可是看慕容珒慢步在后边,不仅对他招手呼喊。

  怎么说付钱的惹急不在,难道他要掏腰包?呵呵,别开玩笑了,今天他可是要全款付钱。

  )酷u匠网d正H版首发d

  看着陆冉手中拿着的衣服,慕容珒宠溺的笑着说:“先去试试,好看了就拿下。”

  陆冉睁大了眼睛,眉眼全是笑容,嘴角带着得意笑容走进了试衣间。

  五分钟后,陆冉又穿着自己的衣服走了出来,一脸的不情愿,手里拿着刚那进去的衣服,直接走到服务台,把衣服甩在台子上边,把小服务员吓得愣愣的,不敢出声,只能默默的看着陆冉走到休息区,把哪里坐的帅哥拉起来就走出店面。

  对于陆冉突变的情绪,慕容珒表示不明所以,但是也不能说出来,只能跟在身后,看着陆冉一头飘逸的秀发,心里很高兴,全然不顾其他。

  因为在他心里只要能跟陆冉在一起,无乱怎么样都可以的。

  好吧,对于慕容珒的不闻不问,陆冉心里更加不是滋味,我生气了难道不够明显吗?哼!

  陆冉傲娇的甩开慕容珒的手,一个人往前走。

  慕容珒无奈啊!这乖媳妇到底怎么了,我没惹她吧?

  好吧,无论媳妇对与错,都是对的。

  于是奉承着这个思想,他上前拉着陆冉的手,依旧什么话也不说,那怕把陆冉送到家他也没有多问一句。

  因为在他以为,现在都要改掉陆冉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从来不与他分享的毛病。

  陆冉一路上很气愤,到家全然不顾身旁的人。解开安全带,自己打开车门,直接向房子里走去。

  而跟在身后的慕容珒自然不会在乎陆冉一路上对他的淡薄。

  对于陆冉的脾气,慕容珒认为无论以后她选择和谁在一起,只要她这样不跟别人沟通,以后还怎么谈论幸福!

  慕容珒莫名的坚持自己原则,完全不明白陆冉的小算盘。

  而陆冉却在纠结于自己无意收到的一个信息。

  好吧!信息内容是关婕直接发给她的!信息内容很简单,就是一条彩信,彩信上是咱门陆大总裁围着围裙在琉璃台旁边做饭的背影。

  至于陆冉那么肯定就是陆大总裁原因就是因为那醒目

  的灰白色衬衫,都拥有独一无二的标志,就是内衬的衬领的纹线统一是藏蓝色的,看着一目了然,自然认得出。

  这个狗屁的陆绍旭,色性不改!找女人找谁不好,偏偏找个秘书,一个为了钱不惜爬上上司的床!

  陆冉一路上都在骂着陆绍旭,还有对于慕容珒什么都不问的郁闷。

  可能陆冉并没有对慕容珒抱有太大的不满,走进家还知道给他留着门。

  可是还不等慕容珒在陆冉为他留门这个喜悦中愉悦过来,陆冉早已跑到自己房间反锁了门。

  好吧。乖媳妇的脾气不是这一次或者一时能改变的。没事他有的是时间慢慢等。

  虽然不知道陆冉因为什么在短短的五分钟内郁结,但是这并不能影响慕容珒想在陆冉面前展现厨艺的决心。

  这边陆冉趴在床上,面前是一个方形的小木盒,盒口出上了锁,但是木盒上方有着非常温暖有爱的图片:

  一个小女孩在一片草绿色的草坪上,优雅的躺在草坪上,一只手放在头上方,企图挡住了天空上方的太阳直射下来的阳光。

  在她不远处的花坛的长椅上,有着两个年轻的男女相互依偎坐着,其实只不过,女人微笑着抚摸着肚皮,头轻轻的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俩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陆冉认出了图片上方的男人就是陆绍旭,相比那个依靠在他肩膀上的女人就是她母亲了吧!

  时间过得真快,快的陆冉都忘记自己母亲的样貌,仅存的记忆也因为催眠变得模模糊糊的。

  想着想着,陆冉流出了泪来,虽说母亲去世后,陆绍旭可真的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她拉扯大,年仅一俩岁的陆冉什么都不知原因,每天哭着吵着要妈妈,所以这陆绍旭可真所谓的又当爹又当妈的,所以从小到大陆冉对陆绍旭的依恋绝不是一星半点的。

  自然而然,陆冉对陆绍旭的占有欲强到无法形容,在她的认知里,陆绍旭是仅属于她一人的,任何人都不可以和她分享。

  对于当初她出国寻找催眠师,她自己断定绝不仅仅是因为某些人或者某一件事。

  以她现在对她现在的了解,她感觉她的承受力度绝不会仅仅因为一点小事就选择那么消极的做法。

  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她变的这么消极,独自一个人跑到国外生活,如今想起大概也是绝望到尽头了吧!

  但是看到这个木盒让她想起,在她脑海中有一本和木盒图片上一样图片的笔记本。

  但,在哪里?印象貌似是她平时记录一些美好事物的日记本。

  但只有这个模糊画面,其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也许当初她还没狠心到什么记忆都剔除,大概还有些留念罢了!

  但终究还是不存在了,也不再属于她了,任何人都离她而走,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认识了不同的人,也不会在她一个人面前不停的转悠。

   可能她太自私,自私的想让所有人都过好,但是唯独不能这么丢弃她。

  母亲的离去,对她的打击是多么的大,她不难想象到,她是怎么哭心裂肺的,所以,她害怕,害怕再一次经历,哪怕那人还能看见。

  在陆冉悲伤难过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饭香,她吸了吸鼻子,那感觉仿佛让她回到了和陆绍旭一起窝在这小小的房子里时的温馨画面,可是现在呢?人家陆大boss正在小蜜哪里温馨的吃着午饭,打着情骂着俏呢!怎么会回来给她这个旧小情人做饭呢!

  心里越想越想哭,但是她脑子里突然想到一个人-慕容珒!

  莫非他没走?难道他在做饭?可是他一大少爷,那么金贵的身躯会做饭?

  用纸巾擦干了眼泪,陆冉又把盒子放在了床铺下方,铺平了被单,对着镜子微微一笑,满是幸福的走出卧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