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珒这么早离开Mr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了解陆冉不会乖乖的呆在公司让他守株待兔,所以他决定提早去公司门口堵她!

  果然刚出Mr门口就远远的望见陆氏集团门口有个鬼鬼祟祟的人正东张西望的看着西周,仿佛有什么鬼跟着她似的。

  “噗”慕容珒直接笑出来了,他是瘟疫吗?至于这么躲着他吗?

  不管了,先逮住再说!

  )a酷匠●b网t唯5p一:正G版N,f其:他z都是!J盗r版4

  “嗨,乖媳妇,你是在找我吗?”慕容珒潇洒的走过去对着还在向四周望的陆冉打招呼。

  “啊!”陆冉听到声音,条件反射的声源出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乖,没事啊!没事,老公在呢!”慕容珒直接把陆冉搂进怀里,满脸得逞的奸笑:终于抱在怀里了,幸苦没白费,加油!

  这边慕容珒心情愉悦,楼顶放松身躯的向阳看到了也真心为他高兴。也许只要陆冉一句话,哪怕让慕容珒刀山火海他都不会拒绝一下,甚至眉头都不会皱一下,毕竟当年的事情对陆冉来说就是噩梦,甚至是更为可怕的地狱恶鬼的缠绕。

  “慕容珒,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上班吗?”

  由于惊吓,陆冉毅然忘记了她正在一个流氓的怀抱里。

  在慕容珒的怀抱中陆冉已经回复了激动的心态,但是却没有挣脱慕容珒的怀抱,对于这个令她讨厌的老流氓的怀抱她竟然有几分贪恋,很熟悉的感觉。

  陆冉不挣脱,自然满足的慕容珒,他到乐得其成:“因为我知道我的乖媳妇绝对不会乖乖的呆在公司等着我,所以我只好在你公司门口等你喽!这样无论你什么时候出来我都能看见。”

  “放手,你个老流氓!谁是你媳妇!相信你现在随便拉个女的都有人当你媳妇,别每天乖媳妇乖媳妇的叫我,听的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你老孤家寡人,随便怎么污染都行,可是,姐姐我是有身家的人,别随随便便就这样污蔑我,尤其现在你不要脸的抱着我不放手!”挣脱几番无果,陆冉放弃了挣扎的动作,瞪大了眼睛看着慕容珒,企图用话语劝服他。

  “是吗?”一提陆冉现在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他就来气,不过一年没见她!她不仅把他忘的干干净净,而且身边还有个“圣人”男朋友!尤其现在陆冉如此抗拒他,还在他面前提起她男朋友,握着陆冉腰肢的手渐渐握紧,平时常挂在嘴角的笑容也换成了紧抿着的嘴巴,眉头也因生气紧皱着,就连语气都变得阴冷冷的。

  “啊!”腰上的疼痛让陆冉叫出了声音,“慕容珒,你弄疼我了。”

  可能陆冉略带哭腔的声音惊醒了慕容珒,也不知是因为陆冉不停的捶打着他的胸膛让他恢复了理智,总之,他默默不做声的松开了放在陆冉腰肢上的手,然后直接拉着陆冉手指说:“竟然你不上班,那就陪我吃顿午饭吧!”

  陆冉不愿意去,平时慕容珒在她面前何时这样阴狠过,刚刚看她的眼神就像她对他的纠缠烦躁的时候一样,恨不得活剐了似的,而且他刚刚紧握的双手就好像要把她捏碎了一样,她怎么还会和这么可怕的人一起吃午饭呢!

  所以她不言语,直接用行动表明了态度,无论慕容珒如何拉扯她,她就像一个木桩一样,死死的站在原地不动,这让本来就一肚子火气的慕容珒更加恼火!

  你连一顿午饭都不愿跟我一起吃,却能每天对着魏文嘻哈赔笑逗他开心!

  这么想着,看着陆冉紧紧抱着一旁的柱子不放手,慕容珒直接松开了手,靠近陆冉,直接一个公主抱抱起了陆冉向他的车子走去,不顾陆冉踢腾的手脚和大声的呼喊声,直接把她塞进了副驾驶,然后驾车而去。

  车子在一家高级的法式西餐厅门口临时的停车位停下,陆冉才惊魂未定的拍着胸脯:老流氓发起神经来也是不好惹的,而且好可怕!以后一定要远离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而此时正很绅士的帮陆冉拉椅子的慕容珒绝对想不到因为他无意流露的阴狠让他的追妻路更加漫长。

  “乖媳妇,向阳媳妇跟我说这里你常来,而且非常喜欢这里的餐点,所以,今天就多吃点,我知道你最近看上了Mr最新出款的复古长裙,正在省吃俭用的省钱拿下它!但是,老公我今天让你满足的吃个够,而且我已经跟向阳打过招呼了,新款一下来立马给你包装一个寄过去。”慕容珒自顾自的点着陆冉爱吃餐点,还不忘拿陆冉最渴望的东西引诱她。

  “真的吗?”陆冉留着口水的看着菜单,正想着好好的宰他一顿午饭,谁让他刚刚对她那么凶,可是为毛,服务员那么高兴的看着慕容珒的菜单,难道只是因为他长得帅?可是他这一副骚包样怎么看怎么娘炮!怎么这么多的女的喜欢他!而且大家都还没有看到他发飙的样子,绝壁的骇人!但是看着服务员收走了她手中的菜单她还是没有想明白,但是听到慕容珒提起Mr最新款的复古长裙,她的眼睛都直了!

  单不说Mr的服装多么潮流和高端,就仅仅刚刚慕容珒的一番话就令陆冉羡慕嫉妒恨了!为毛他一句话,楚向阳就送给她一件裙子,而她在阮玲的耳边念叨多少回,终于说服她用她自己换取自己姐妹的爱好,可是为毛立马给她回了个电话把她骂了一顿,还说什么以后别想利用阮玲来到达她的目的,然后不给她回答的时间,在她懵然中的时间里“啪”挂断了电话,那声音简直了!

  原谅不知情的陆冉永远瞒在鼓里,因为她出的这个馊主意直接让许久未开荤的楚大总裁绝了荤!在最关键的时候,才发现阮玲的大姨妈不应景的来了…

  最后导致的结果是我们楚大总裁冲了一次又一次的凉水澡!最后一次直接在卫生间呆了二十多分钟,浑身虚脱的走了出来,在自家媳妇满脸歉意的表情下,吻了吻媳妇的额头,才拥抱着媳妇睡去,然而心里还在默默数着下次开荤的日子。

  “真的,免费送给我们。”慕容珒显看着陆冉这么满足的笑着,突然感觉他好自私,自私为了他自己让陆冉回到以前水深火热的日子里,或许,这样的生活才是陆冉一直追求的。

  “太好了,下次有什么我看上的了,直接找你,让你给楚向阳说,这样我就可以吃好多好多好吃的了,也不用天天挤那破地铁了,做一次地铁,心就累一次,早晚停止跳动!”陆冉满足的切着法式鹅肝,满脸笑容的对着慕容珒说。

  “好。”慕容珒直接把自己切好的放到陆冉面前,然后端起陆冉切的乱七八糟的,很优雅的吃着。

  “下次还带你来,你看你这迫不急切的样子,随便一切就往嘴巴里送食物,又没人给你抢,慢慢吃。”看着陆冉狼吞虎咽的吃相,慕容珒温柔的笑着拿出贴身手帕为她擦拭嘴角。

  “嗯嗯。”陆冉满口食物无法回声,只好不停的点着头,但是还在继续往嘴里塞食物。

  “乖媳妇,你看我们多有缘分啊,上辈子我绝对是施善之人,所以这辈子让我遇到了你!”

  回答他的是一通唔咽声和磨牙声。

  其实只不过是陆冉在心里腹徘着:有缘?哼!有冤吧!谁愿意跟你做缘家?只是跟你是冤家好不!你上辈子施善让我们相遇,我上辈子绝对施暴这辈子才会惩戒我,所以才会让我遇到你。

  真是老流氓不仅神经有问题,就连脸皮也是厚的可以了!不过想想,老流氓如果脸皮不厚,不自恋些,怎么会有这么多蜜蜂在他身边“嗡嗡”直叫,真当他是花粉了!香气迷人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