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座位陆冉仍旧是愁眉苦展的,就连进来送文件的助理都颤颤唯唯的,毕竟这高冷的陆工不是那么好得罪的,骂起人来不带脏字骂的你狗血淋头的。

  “陆工,这是上周傅工交代下来的工程详情,我已经整理完了。”小助理表面强装淡定,内心在祈祷。

  “嗯,放下吧。”在外人面前瞬间变高冷女神。

  “等等。"陆冉突然叫住了小助理,看着小助理紧张的表情,陆冉笑了,只是因为想起了刚刚傅远叫住她时她的表情,“你去总裁办要文件时,关秘书在不在?”

  酷F匠网'唯g●一/、正版,其a他$都是V*盗|%版

  小助理看着千年不笑的人终于笑了,一下迷住了,这真的是陆工吗?居然笑了耶!而且好漂亮哦!

  “小雨。”看着一脸迷糊的小助理,陆冉叫了她一声。 “啊!怎么了陆工。”小助理木呐的问道。

“我说关秘书在不在总裁办?”为了请假,陆冉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

“哦,不在。”小助理不明所以回答,“我上去的时候和总裁一块出去了。”

“和总裁一起?”

“是啊!我看好像要出差,关秘书拉着个行李箱呢!”小助理仰头回忆着说。

“行李箱是什么颜色?”一听行李箱,陆冉慌了。

“灰白色的。”小助理笃定的回答,“当时我很纳闷就多看了一眼,所以我…”

“啪”陆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小助理吓得浑身一颤,诺诺的:“陆工,我只是多看了一眼。”

陆冉抬头看了眼小助理不再多问:“出去吧!”

小助理心惊胆颤的出去了,陆冉却郁闷的趴在桌子上想着怎么请假,但是又想到关婕拉着的灰白色行李箱,她胸腔有股火在燃烧!

可能等不及,把文件往旁边一推,在手机通讯录里翻出一个号码,犹豫许久还是打通了电话。

这边和陆冉打完照面的慕容珒走进了另一栋辉煌大厦--Mr。

Mr是一家集服装设计、珠宝设计为一体的时尚公司,这小小的公司从开创到上市仅仅花费了三年时间,成功挤掉了M市一二三流的服装珠宝行,代理专柜商都背着踏破Mr的门栏也要拿到代理权的决心来到Mr签约。

而此时的慕容珒正在Mr顶楼豪华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拿着望远镜向外出寻找着某样东西。

但是坐在办公桌后方的楚向阳却是咬牙切齿的看着正对着望远镜一会笑,一会皱眉的慕容珒很郁闷:“你说你这么想见人家,你就麻利的收起你吊儿郎当的样子,坐在我现在的位置,这样你想见随时都可以,不然,你特么没天找着借口跑来见我,你不觉得烦吗?”

没错!这个办公室的前方正好是陆氏大厦的后方,而这个办公室设计成全透明就是因为正对面的正好是陆冉的办公室,望远镜一架,陆冉的一举一动都一目了然。

  慕容珒不理会楚向阳,毕竟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抱怨了,就抱怨着吧,谁让他不等他追到他的乖媳妇,就先结婚了呢!那他就在工作上压制他,不让他甜蜜,哼!

“向阳啊!不是兄弟我不坐,而是做不得啊!你看你这媳妇都抱怀里来了,我这特么都守多少年寡了,你不带让我赶快抱得媳妇归吗?”

“特么,这能怪我,要怪只怪你自己,当初要不是你不…”向阳急了,说话都有些口无遮拦。

“是啊!不能怪你,所以啊!你更要帮兄弟我追到我的乖媳妇。”

不再给向阳说话的机会,慕容珒离开了落地窗前,扭个身向休息区走去,就连回答的话语都像是在自言自语。

“其实当年的事情我不后悔,真的,唯一后悔的就是把囡囡送到国外去生活。”

听着慕容珒倾诉他一直以来都不愿提及的话题,向阳沉默了,当年的事情他也不是太清楚,只是知道慕容家强行把囡囡送走了,原因大概只有慕容家内的几人知道吧!甚至连陆冉可能都不知道,不然依照慕容珒的性格怎么会这么耐心的缠着她呢?肯定不会因为一句他喜欢她这么简单!

“其实听你跟我提及这件事,我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你把这么大的公司全部撂给我,你自己花天酒地的,什么原因你也不跟我说,你不知道整理这公司搞的我和我媳妇都N久没好好在一起说说话了。你倒好,什么事情都埋在心里,虽然表面潇洒可是你心里的苦我们都不曾了解。”

慕容珒知道向阳是真心希望他好好过得,但是这么沉重的话题实在不适合他:“你不是想好好说话吧!你只是想…”

又是那妖娆的脸庞,配上他挑着左眉和嘴角邪魅的笑,向阳便知道他的意思了:“唉呀!怎么都特么的折磨我呀!”

不理慕容珒,向阳把手中的笔随便一仍,向后一靠,双手往脖子后一放,郁闷的说着。

“啧啧啧~我闻到了一股欲求不满的味道。"慕容珒边说还边往向阳的方向嗅了嗅鼻子,这表情直接把向阳气的拿起手中文件摔向慕容珒的方向。

“媳妇出差了,我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她了。"

“哈哈哈~你这么想让我接手不就想现在立马飞到你媳妇那里吗!呵呵,你觉得我会满足你这已经享受夫妻乐趣的人吗?!真是太天真!"

“你丫的!你不想想我是在给谁打工,你不怕我特么携款逃走吗?"

“嗯,没事,就当这些年你工作的分红了。"

慕容珒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学着刚刚楚向阳的姿势靠在沙发靠枕上,两腿一伸,交叉一叠直接放在玻璃茶几上,那神态别提多悠闲了。

“不要脸!"

“嗯,我特别喜欢这三个字,尤其是从我乖媳妇口中说出来的。"

“呵、你这典型的是欲求不满的借口!人家不过嫌弃你头发长你特么直接剃了,还作的一大早上在路边等着人家,等就等吧,人出来了你到是好好的走过去啊,非贱的开着车飞过去,最后不还是你心疼吗?!"

“我愿意。"慕容珒一副你管我的表情,直接又惹得向阳拎起文件摔过来,他倒好直接起身走了,走时还不忘对着向往抛个媚眼加个飞吻:“再见,亲爱的,我会想你的么~”

又是一沓纸落地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