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早晨第一束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时,陆冉习惯性的拉高被子蒙着头再小眯一会儿。

  当闹钟第三次响起的时候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被窝起床洗漱。

  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赶忙跑到地铁口挤地铁上班。手里拿着的早餐还是在地铁口不远处的早餐车旁买的。对于吃陆冉没有太大要求,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下了地铁早餐也解决完毕,走进公共厕所开始化妆,收拾着装。

  当陆冉从公共厕所走出来后,完全变成另外的一个人,原本披散的头发整齐的被盘在脑后,脸上也化了精致的妆容。黑中泛黄的秀眉点缀着下方黝黑的大眼睛,淡蓝色的眼影更是增加了一份知性美,尤其是后方盘起的乌黑秀发和深红色的口红,更是给她增添了一份妖娆气氛在里面。

  这样的陆冉是高傲的,是冷漠的,仿佛早有一个屏障在她身上附带,一旦有人靠近,它感觉到受伤屏障立马把你打回去,从此陌生人。

  依旧高昂着头颅走过大街向陆氏集团,整个M市数一数二的建筑设计公司走去。

  陆氏集团坐落于市场经济最为繁华的商业街中心地带,在这个寸金寸银的地段拥有独立的写字楼真可谓是豪中之豪啊。

  当然这么好的地段自然少不了本身就是房地产起身的陆氏广泛的人脉圈和雄厚的经济网。

  因为陆氏在地铁口的对面,所以陆冉她照常横穿马路。这样才能节约下来她一路上浪费的时间!呃…虽然贪睡了点,但是好歹到了呀,怎能因过个马路就迟到!啊啊啊!全勤奖啊全勤奖!虽然不多但是足够她半个月的生活费了。

  于是幻想着拿全勤奖的人忘记此时她正在横穿马路。

  于是悲剧了…

  “磁”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紧急刹住了车子。

  陆冉惊慌未定的站在马路中央,那迷茫的眼神透露出她现在的无助和害怕。

  陆冉这么一站,过往的车辆被迫停下,原因是停车的车主走了下来。

  俊朗的五官,一身灰白色休闲装,嘴角挂着一丝邪魅的笑容看着路中央的陆冉。

  那笑容迷倒了众人。

  慕容珒正准备去向好友得瑟一下自己的新发型,那成想大早上的有人想寻死,拥挤的车流还特么横穿!幸亏他当时的注意力比较集中,紧急的刹住了车子,否则他就又要挨板子了!

  待车子稳稳的在某女人前停下,他才松口气可是为毛这女的背影这么熟悉?抬头看了眼路对面的高楼,好吧!绝对是陆冉!

  心里这么想着,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决定,打开车门,嘴角挂着一丝邪魅的笑容走下车去,头习惯性的向左边一甩,好吧!头发今早已经剃了。

  心中略有遗憾,但是要是陆冉看见说不定…

  于是走上前拉了下依旧还没回过神来的陆冉:“呦,乖媳妇,这么急着要往老公我的怀里钻啊!”

  “…”

  “喂!不会真吓傻了吧!哈哈~”

  “啪”要说陆冉没回过神是真的,但是看到旁边停着的骚包色的车子和某人魔性的笑声,陆冉条件反射的打开了慕容珒的手,回眸一个白眼:“不要脸。”

  然后潇洒的走了,留下慕容珒傻愣的站着。

  “乖媳妇,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没事,老公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好不容易碰见了,他怎么会轻易放她走!

  “慕容珒你要不要脸!整天媳妇老公的挂嘴边,谁特么是你媳妇!”看着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而且大多数还都是自己公司的,陆冉恨不得把慕容珒活剐了。

  “哎呀乖媳妇,我保证下次所有事情都听你的,你看你说你不喜欢我留长发,我这不都剪了吗!”陆冉那点小心思慕容珒怎会不知,她越想和他撇开关系,他越不让她脱身,最好事情闹大,甚至让她那个眼里容不下一点沙子的男朋友知道,哼哼,谁让他抢他的乖媳妇,那怕亲兄弟都不可以!

  陆冉本想破口大骂,但是目光向上看到慕容珒的头顶,一下“扑哧”的笑出了声来,甚至伸手去摸了摸慕容珒的头完全忘记刚刚俩人的恩怨:“你还别说,突然感觉还是以前的发型适合你!就是这样的发型配上你这辆骚包车,真可谓是衣冠禽兽!”

  “没事,毕竟你知道我所有的事情,比如…”依旧是邪魅的笑容,但是眼神看得却是陆冉后方某位拿着手机拍照的女人,于是乎他故作不知,低下头,嘴巴靠近陆冉的耳朵继续说:“比如能令你满足的尺度!”

  看着陆冉红了耳朵,慕容珒笑的更开了,手不自觉的摸了摸陆冉的红耳朵。

  “真不害臊!你慕容大少爷也不怕夜夜笙歌,最后精尽人亡吗?”陆冉向后退了一步和慕容珒保持一定距离,心里有些异样的反驳道。

  “没事,相信老公我还是能满足你的,乖媳妇!”看着陆冉后退的步伐,慕容珒的内心又是一道撕裂的口子,她就这么不待见自己吗?

  “不知羞!”甩给慕容珒三个字,陆冉潇洒的穿过停在路上的车子,步姿优雅的走进陆氏集团。

  “哎,乖媳妇,下班我来接你啊!”明知道没有回答,但慕容珒依旧大喊着,那怕是陆冉现在背对着他对他做的鄙视手势,他也心满意足了。

  “陆工早”

  “早”

  一路上和同事打完招呼直接进她自己的办公室了。

  虽说陆氏是主攻建筑工程建设,但是工程师却只有三个。一个是工程界有名的工程师傅远,还有一个就是陆总裁花大价钱挖墙脚挖过来的夏普,不仅年轻,深挖背景就气死人!单单父母一代就是圈内有名的工程师,何况这个资颖聪慧的人呢?谁不抢?不过你以为就是钱多就ok了?你错了,人家夏公子可是奔着总裁女儿来的呢。

  话说这总裁神秘闺女也是工程界资颖聪慧的,不过,人家傲娇的在国外工作,绝不在自家老爹的庇佑下生活!

  可是这总裁都能为了一个工程师把自己女儿'卖'了,又怎能没有办法让闺女陪在身边呢。嘿嘿~姜永远还是老的辣!

  “咚咚”

  “进”

  听到应声,陆冉毫不犹豫的推门而入,不等对方开口直奔主题:“傅工,我今天身体有些不适能否请个假?”

  傅远不以为然,依旧低着头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回答说:“哪里不适?”

  深知傅工不好请假,但是为了不让慕容珒哪个混蛋堵着自己,她必须要拿下假条!

  “大姨妈来了。”

  “你大姨妈来了跟你身体不适有什么关系。”傅工习惯性的推了推滑落在鼻子上的老花镜。

  “…”

  见陆冉沉默不语,傅工大概自己幻想了下:“小陆啊!虽说你在国外呆过,但是你终究是中国人,不要把国外的习俗带回来,你说,你这一怀孕,家里人吓得都不敢说,把你姨妈叫来,难不成让你姨妈陪你去堕胎?”

  怀孕?堕胎?傅工你想象力能再丰富些吗?!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怎么说肚子里也是一条生命,现在不要,当初干什么要不矜持!”对于陆冉的低头不语,傅工成功以为他猜测对了,放下了自己手头工作,语重心长的对陆冉说。

  然而此时的陆冉心里想,继续吧,傅工,只要能批假,随便怎么说,只要批假了,其他的无所谓了。

  “陆冉,我说话你听见了吗!”看着陆冉漫不经心的听着,傅工一肚子火气。

  “我听着呢。”为了增加傅工想象的事情更为真实,陆冉弱弱的回答。

  “既然听见了,那就回去吧!”傅工摆摆手,又带上了眼镜开始工作。

  “啊!不是傅工,那我请假条…”

  酷匠|x网永…久w免\费看小n说

  “小陆啊,我这刚刚给你白说了是吧!生命诚可贵。行了回去吧。”

  陆冉悻悻然的只好默默的回去另想办法了。

  “哎等等。”正当陆冉开门的时候,傅远叫住了她。

  “傅工,我知道你最好了。”一看事情有转机,陆冉立马变得狗腿的对着傅远膜拜。

  “嗯,我一直很好,所以你回去给你姨妈打个电话,让她回去吧,不能残忍对待生命。”傅远高深莫测的对着陆冉笑着说。

  “哦。”傅工可不可以换个思路啊!!!怎么能不按常理出牌啊!

  正在苦恼的陆冉完全忽视了一旁的傅工正眉开眼笑的审阅文件呢!

  好吧!傅工也是腹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