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就啊就你是破天!啊就啊就谢谢,啊就啊就伤太重。啊就你..啊就你也在,啊就巧,啊就巧求巧啊就太巧了。”王狗蛋感激道,

  “就是十四岁那年被烟雨门征弟子征到的,所以就来了,对了..”

  “说完了吗?”紫装少年冷冷的声音传来。

  “狗蛋,我先去揍他一顿,然后在找你聊天”曹破天挥了挥拳头道。

  “啊就小心啊就一点,啊就他啊就啊啊就他很啊就厉害厉害的”王狗蛋提醒道。

  曹破天扬言揍他的话,一字不落的进入了他的耳朵,在看曹破天的表情,他的表情依旧是呆滞蠢傻,把秦风看的是惊骇不已,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看上去傻傻的?但是他敢在自己轻描淡写打完王狗蛋的时候冒出来,难道他真的是有强大的背景或者是深不可测的修为?

  曹破天看着秦风一副没有行动的样子,虽然有一些不理解,但是他心里非常高兴,因为他的炸天剑诀现在还不够熟练,打移动的东西还真是很难驾驭的了,但是打不动的东西,还是信心十足的,毕竟平时练习的时候,就是不动的靶子。

  他紧捣两步,右手把长剑嚯的拔出,全身真力鼓荡,力贯左手食指和无名指,郑重的用这俩手指从剑柄一直滑到剑尖,剑身被手指滑过之处,一层肉眼不可见的真力小球附着在了上面,这些真力小球密密麻麻,就像一个个蚂蚁一样趴在剑身上。

  秦风看着他怪异的举动,心里更是对他难以捉摸,这是什么法决?为何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那食指和无名指滑过剑身又是什么意思?要不要先动手?是先动手还是等他先动手呢?

  就在秦风心里徘徊不定的时候,曹破天气势如虹的冲了过来,所过之处,犹如蝗虫过境,一股惊人的气势扑在了秦风的身上,人未至,势已到。秦风知道现在再不出手,那么一会就会落入完全的下风了,弓在弦上不得不发!见曹破天的身姿和剑式,这明明就是普通的烟雨剑法,难道有别的什么暗招?想到这里,他全身真力急速运转,如临大敌!

  暗招又叫藏招,是剑术里面的一种,属于剑式中运用的比较高明的一种,招中套招,看似普通的剑法,实则内含了别的杀招,一旦别人以为很轻松的裆下的时候,暗招猛然而发,突然发生的变化会让人手足无措,古往今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暗招之下了。

  “锵”双剑交击的声音传来,秦风紧紧的注意着朱大算的一举一动,他会立即后撤,以防他突然而来的暗招。

  曹破天这时候非常高兴,因为他的剑与对面的剑碰上了,只要碰上,他就可以用炸天决了,只见那双剑交击处,那些真力小球快速的攀爬上了秦风的剑,曹破天一笑,身形忽然猛地向后退去。

  秦风看到曹破天嘴角上的笑容,眼角一跳,急忙一个鸽子翻身跳到了树上,见曹破天并没有别的举动,暗骂一声自己太过小心,他刚准备进行第二轮进攻,却发现他握剑的右手竟然在不断的抖动,不是他的手在抖,而是他的剑在抖,剑不断的发出震动的鸣声,怎么回事?

  剑身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半个呼吸之后,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带着可怕的气浪将他吞没,他整个人都被炸的飞了出去。

  远方的曹破天怔怔的瞅着自己的杰作,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他做的,师傅的剑诀真的是好强大好强大啊。

  酷匠po网永*C久I-免(%费^J看I.小`@说7

  “破天啊,你这个炸天剑诀控制的实在是太差了,如果那人不是向后跳去,而是继续向你攻来,恐怕你现在已经身受重伤了,而是如果是师傅来做,双剑交击后,向后撤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爆炸了,你还是要多多练习啊。”叼炸天带着训斥的口气道。

  “我知道啦师傅,我会努力的。”曹破天兴奋的点了点头,这是他第一次出手帮助别人,这种能帮到别人的感觉,真是棒棒的呢。

  “啊就..啊就大算..啊就他是..啊就他是劲武..啊就劲武..啊就..”王狗蛋说了半天,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就在劲武这两个字上卡住了。

  “咳咳,是劲武堂..”不远处,那被炸飞的秦风的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就趴下不动了,他的衣服已经被炸的破破烂烂,嘴角溢出了大量鲜血。

  “你还没死啊。”曹破天愕然道。

  “啊就...啊就..啊就对。啊就就是劲武堂。”王狗蛋道:“啊就大算,啊就我..啊就谢谢,啊就这颗参,啊就一人,啊就一半,啊就卖了钱,啊就给你,啊就给你送过去”

  “哦”曹破天点头道,

  一路上,曹破天跟王狗蛋聊了一些这些年大体发生的事情,王狗蛋是基本了解了朱大算了,但是曹破天并没有从王狗蛋哪里听出来多少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剧情太虐心说:

  (求追书,签到,推荐,挖掘机,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