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温和,偶尔抚摸一下树叶上的露水,就露水慢慢的滑落到大地上。

  “一、二、三、四、”少年奔跑的步伐夹杂着嘹亮的爆喝声在山林间徘徊,少年所过之处,惊的鸟儿是四散而飞,动物闻声而逃。

  这些日子以来,在刁大武帝的熏陶下,朱大算已经养成了良好的跑步习惯,早晨跑一圈提神又醒脑,中午跑一圈,开胃又消食。

  ◎%酷匠网首m发

  “啊就我.啊就我..啊就我先发现的,啊就你..啊就明抢?”

  “哦,你先发现的?这位师弟,真是不好意思,你师兄我两天前就发现了。”

  “啊就你..啊就你..啊就你发现了,啊就当时..啊就当时..啊就不拿走呢?”

  “哎呀师弟,我当时看这参尚未成熟,所以才并没有采摘,作下标记等成熟再来采摘,麻烦你看看左边的树上是否有一道划痕”

  “啊就划痕..啊就划痕..啊就刚划得!..”

  丛林中,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听声音来上来看,是应该是两个少年在吵架,其中有一个少年明显有一些结巴,曹破天的脚步停了下来,因为有一个声音他有一些耳熟。

  走近了些,便可看见是一个面容清秀的身着紫色劲装的少年和一个穿着白色外门弟子服脸色蜡黄的少年在吵架。

  这个脸色蜡黄的少年脸上非常气愤,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把自己急的够呛,而那个紫色劲装的少年则是一脸淡雅从容的样子。

  如果不是听到了刚才的谈话,谁也想不到这英俊潇洒仪表堂堂的少年竟然会是这般无耻。

  曹破天扒拉了一下草丛,探出个头瞅了几眼,只是第一眼,他就认出了这个脸色蜡黄的少年,这少年就是跟他同村的王狗蛋,小时候的铁三角之一。

  王狗蛋打小结巴,曹破天打小脑子就笨,百浮梅小时候只知道吃,这三人不受村里的其他小孩待见,都不和他们玩,后来他们就走到了一起,一起踢皮球,一起生踢毽子,他们剪刀包袱锤谁输了谁就是毽子和皮球,但是百分之百是王狗蛋当皮球啊,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朱大算不会剪刀包袱锤,百浮梅就教他啊,教来教去朱大算只会按教的固定套路出,结果就显然易见了。百浮梅是知道朱大算出什么的,猜拳完全是百浮梅一个人和王狗蛋的战争,这就导致了王狗蛋百分之百输的结局。

  还有去河里一起洗澡,摸虾、有一次曹破天在河里被草卷住了,还是王狗蛋救的他呢。

  曹破天看到是王狗蛋,一下子就想起身过去,但是被刁炸天给叫住了。

  “你先别过去,等他们打起来你在过去啊,你这样过去的话,不合适。”叼炸天道,王狗蛋是啥智商他不知道,反正是曹破天的智商他基本心理有谱,现在过的话很容易俩人都被忽悠住了。

  “师弟啊,你怎么能乱说呢,这伤痕可是前些天划得,你怎么能污蔑师兄说现在划得呢,你看见了?”这紫装少年缓缓而道,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啊就,啊就,啊就欺人太甚。”王狗蛋气急了,一下子挥舞着剑就冲过去了,那紫装少年连眼皮都没抬,一个烟雨照大江的起手式,手中长剑一个横劈,王狗蛋就被飞了出去,胸口鲜血淋漓。

  紫装少年等的就是他动手,因为烟雨宗有一个规矩,凡事先动手的弟子,重伤或者死亡,被动手的弟子是不会受到任何惩罚的,反而如果先动手的弟子把别人打死或者打伤,则会按照伤势程度受到不同程度的责罚。

  “不自量力”紫装少年冷笑一声,便开始自顾自的研究起了脚下这株七色蒲花。

  七色蒲花,白茎锯齿叶,花蕊细而长,一根叶茎上会开七朵花,每一朵花都是不同的颜色,是一种二阶药草,而且是二阶里仅有的仅有上品药草之一,药性温和,是制作凝元丹的主材之一,价值非常之高,就眼前这一朵仅仅到达六色的七色蒲,就已经价值二十块五品晶。

  “住手!”大喝传来,紫装少年偏过头,看到了一个身材瘦小的少年,这少年面目呆滞蠢傻呆萌,快步走到那结巴身旁,一脸很关心的样子。

  “狗蛋你没事吧,伤的重不重,我是大算啊!还记得我吗狗蛋”曹破天把王狗蛋扶到一棵树下,简单的帮他止了一下血关切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剧情太虐心说:

  (求追书,签到,推荐,挖掘机,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