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不对啊?”刁炸天质疑道。

  “哪不对啊?不是已经打败大师兄了吗?”曹破天疑惑。

  “我是说声音不对,刚才没有听到刺到肉的声音啊,但是刚才的那一剑不管从角度还是什么来说,绝对可以命中的啊。”叼炸天不解道。

  “师傅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只串到了空气啊?”

  刁炸天皱着眉头瞅着插在地上跟电线杆一样的方良义,“怎么回事呢,哪不对呢?”

  忽然,他好像被一道惊雷划过,在脑海中大骂了一声“我艹”

  “师傅你找到原因了?”曹破天闻言问道。

  刁炸天用他透明的手指,指了指方良义的裆部。

  “师傅他裤裆有什么问题吗?”朱大算瞅了半天,还是没闹明白。

  刁炸天并没有回答,但是看向方良义的眼神总是怪怪的。

  ....

  一个黑点夹杂着急速的破空声,自远方飞来,待到近些,便看到是一个人,一个老头。

  这个老头看起来年龄得八十好几了,但是笔直的身躯和红润的脸庞,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老头还能活不少年样子。

  贼贼的眉毛,小小的老鼠眼,看上去更像一只老年的老鼠,这样的一个人,御剑而行看起来滑稽的要命,但是在整个烟雨宗,敢笑他的人确实不多。

  数里的路程,眨眼间这人已经离演武场不远了,飞行速度可见一斑。

  “那老头谁啊?”场中忽然有好奇少年小声问道。

  “别瞎说,什么老头”旁边一少年噤若寒蝉小声道:“那是落云峰外门长老方快,是方良义的大伯!”

  “说什么呢!?”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约莫四十五六中年人已经出现在这个弟子面前,语气有些不悦道。

  这人国字脸,身材略胖,你说胖点就胖点吧,偏偏他还穿着一身白色紧身长衫,整个人看起来都怪怪的,而且不止如此,那白色的紧身长衫上还绣满了菊花。

  他就是天壁峰外门长老,杜雷思!

  “呃,参见杜长老。”那个好奇少年赶紧跪下行了个大礼,然后又赶忙摆手:“禀杜长老,弟子没说啥没说啥..”好奇少年看着杜雷思一脸不信的样子,又继续道:“我那啥,最近老拉肚子,刚才问别人借纸呢。”

  “哦,这样。”杜雷思看上去相信了,关切道:“没事去山下的医馆看看,别拉伤了身体。”他嘴上这么说心里是叹了一口气:少年啊,你说你竟然敢说方老匹夫是老头,不是明着作死吗?本长老想挽救你一下,但是你这货嘴满跑火车,自求多福吧。

  杜雷思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转向了方快。

  方块此时已经站在了方良义的旁边,拽着方块的双脚,一个旱地拔葱,把方良义从土里“噗的一声拔了出来,抱在怀里,赶紧试了试鼻息,又把了把脉,确定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大碍,脸色缓和了一下。

  转过头用阴冷的目光不断扫视着场中的少年,

  气氛瞬间变的紧张起来,少年的都避过他的眼睛,脑袋冲下,观赏地面。

  场上,只剩下了细不可闻的均匀呼吸声,玛蛋,谁敢喘个大气啊,这老头看起来就跟磕了一吨枪药是的,在这个节骨眼上稍有不慎可能就会成为出气童子的。

  陆衣生微微偏头,悄悄的递给碧云涛一个眼神,好像再说“妈的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啊。”

  碧云涛用眼神回道:“嗯,那个叫什么大蒜貌似要躺尸了。”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方块的目光竟然越过了曹破天,锁定在了左前方的一个少年的身上,这个少年,正是那个问老头是谁的那位好奇少年。

  方块眯着眼睛冲好奇少年笑了一下:“你刚才叫我老头是吗?”

  杜雷思一瞅这方块的模样,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发生,但是目前还没有发生,如果现在过去,又不好说什么,而且为了一个外门弟子得罪方老匹夫又不太值当,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本来好奇少年被方块的眼神盯着,裤子都快湿了,但是又看到方块这副并没有在意的样子,他犹豫道:“嗯是..啊不..不是。”

  方块再次和蔼一笑:“你家住哪?”

  咦,貌似并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啊,而且这个老头看起来非常的慈祥的样子,还问我家住哪?看来有些紧张过度了呢,好奇少年心里大松一口气。

  更vU新*B最{快B0上@F酷。匠网

  “我家住在鲁沟村”他开心说道。

  杜雷思捂脸,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个少年实在是人太令他失望了啊。

  “那你回去吧!”话音未落,方块整个人一闪就到了好奇少年面前,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上,好奇少年的身体瞬间变成了一个完美的C型,砰!夹杂着气爆声,好奇少年已经起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剧情太虐心说:

(求追书,签到,推荐,挖掘机,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