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公子哥心中同时倒抽一口冷气,我勒个乖乖,你还真是要当众上演现场版的春宫图啊?你这胆也太肥了吧?你这让上茅房回来的大师兄看到估计要出人命的呀?话说节操君你到底去哪里了啊?

  果不其然,眨眼的功夫就有一个少爷坚持不住了,只见这少年长的是英俊文儒,斯斯文文,嘶,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现在第一个坚持不住的竟然会是他。

  f最新I章5●节上酷匠x'网*

  这少年大家都认识啊,他叫叫陆衣生,是吴桐县封安镇的一个赌场老板陆易年独子,平时嘛就是狂嫖烂赌抽,哦不,没有那个抽,总之就一典型的纨绔公子啊,不过他比纨绔公子要叼一点,他平时上厕所都用银票擦菊花的,用他的话来说他爹就是赚那么多钱干啥,带土里去啊?您老攒着不舍得花,我帮您爽爽呗。

  “衣生师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把兄弟们给忘了呢?你说咱师兄弟这些日子风里来雨里去的,不敢说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这点总该做到吧?”旁边一个年纪稍大的弟子一本正经道,还故意向旁边的一个师弟问道:“咱易生师弟老大方了,是不是啊?”

  陆衣生一听这话,就鄙视死鸟刚才说话这个货,嘴实在是太欠了啊,别人就算了,大师兄方良义是什么人他可是太清楚了,夜御百女啊,这要是让他一起来,饶是他加丫鬟比较壮实,这一下子也得大出血了,这个家伙的话,无意把他直接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陆衣生只能一拍脑袋,忽然计上心头,扬声道:“哎呀呀,师弟正有此意啊,没想到却从师兄口里说出来了,师兄真是太了解我了,那么在场的各位师兄师弟,下午酉时,翠云居不见不散。”

  就在这时,一个如标枪一样的男子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场里顿时鸦雀无声。

  大家都想看曹破天如何应对大师兄,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曹破天不见了。

  再看演武场中间,一个个子不高瘦弱少年笔直的站在演武场中间。

  这个少年此时站在中间,一板一眼的舞动着手脚。

  他旁若无人的站在演武场中间,眉头紧锁,不停的咀嚼余师叔说的话,“不要总想着自己多么多么天才,总和别人不一样,一步登天?我问你们山为什么那么高?还不是一块石子一块石子慢慢堆起来的?剑诀就如果是一座山,那么剑法就是一粒石子,不要想着一步登天直接学习剑诀,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学好剑法知道吗?”他越回想,越觉得余师叔说的话简直对极了,哲理满满。

  他个子不高,身材也有些纤瘦,那白色弟子服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像是挂在身上一样。

  “剑诀就如果是一座山,那么剑法就是一粒石子..”他反复的琢磨这句话。

  对对对,要先练剑诀,在练剑法!

  斜劈,侧截,斜撩,直钩..他竟然在演武场上一板一眼的练起来了。

  很快,那些在休息侃天的少年们便发现了这点,起身三三两两的坐到一起,瞅着苦练入门剑法的曹破天指指点点的的说了起来。

  “这谁啊?二愣子啊,这入门的绣花剑法明明就是唬人的,一点用没有,我那远房表哥以前也认真练过这个,不过后来他成了正式弟子,说过一点用也没有,不是,这事大家不都知道吗?怎么还有傻子正儿八经的练啊?”

  “不知道,可能是是刚来的不懂情况的萌新吧。”

  “拉倒吧,什么刚来的萌新,这人比我来的还早,得有个一年多了吧。不是,你那远房表哥,貌似跟他是同一期的人吧?”

  “那他还这么拼命,闹哪样啊?难不成真指望练这个剑法练出点什么花样?”

  “估计似乎把,他资质貌似还凑合,不过没钱没关系的,想成为正式弟子,在修炼个十年八年还差不多,不过到那时候,他的年龄都过了吧。”

  他口里的凑合资质那是对他们而言,属于拿钱可以走后门的,没钱没关系的,基本无望,而正式弟子,需要在16岁以前到达剑师境才可以。

  “不是,你们还真别说,这烟雨剑法,飘忽灵动,还真那么有几分意思啊。”一个弟子有些调侃的说道。

  “有啥用啊,当外门弟子,连剑技都学不到,练的再好,一个只会剑法的一元境剑士能打过学了剑技的?”一弟子不屑道。

  “在说了,这剑法大家都知道,只是最浅显的那些剑法,没啥用,谁正儿八经练纯属是吃饱了撑的。”

  “就是就是。”

  而讨论的主角曹破天,则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把普通的制式长剑舞的如风拂杨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剧情太虐心说:

(求追书,签到,推荐,挖掘机,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