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正值晌午,骄阳似火,毒辣的简直要人命,树上的禅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仿佛叫完这声马上就要下地狱了……

  烟雨宗,天壁峰,演武场。此时场中央有几十个少年,他们个个肃然而立,摆腿弄拳,方阵最前方,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头,声色俱厉的训着话。

  ":更{“新B最au快'!上R酷%匠{。网R

  这老者一身纯白色书生服,衣服整理的很干净,一丝褶皱都没有,倒是看起来很干净,而且胸前绣了几只红色菊花,菊花虽好看,但是也分年龄,穿在二十多岁的人身上,自然是看起来朝气蓬勃,穿在他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身上,那是说不出的滑稽,但是在场的人想笑是绝对不敢笑的。

  不打听打听他是谁?

  他可是烟雨宗外门长老余梓成,外门长老,在外门这一块上,他就是土皇帝,权力通天!常看电视的人可能会看到一些黑社会啊神马的剁掉别人的手指头,这对于他来说都是小儿科,他在外门这一块,别说剁手指头,就是把你命根子剁了,被剁的也只能认栽。

  什么,你说上报给宗主?

  前脚报上去,后脚他就杀你全家,你还敢报不敢报?

  “不要总想着自己多么多么天才,总想一步登天?古往今来,一步登天的有几人?不要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自己总与别人与众不同,我问你们山是怎么来的?是一下子就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在高的山野是一块石子一块石子慢慢堆起来的?剑法和剑技也是一样,剑技就像是一座大山,而剑法就是石子,一点一点的积累,才能够攀登大山,数千年间,那个强者没有修习过剑法?今天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学好剑法?到了这里你们应该明白,你们并不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想要有所成就,就老老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的练!”

  语毕,掌声雷动。

  听听听,多有道理啊,谁说没有道理?谁说的先把胳膊伸出来?余梓成马上就让你知道骨头硬还是刀片儿硬。

  “多谢师叔教导!我们会加倍努力的”场上弟子大喊。

  俗话说的好,有不怕死的,还有不怕死的很惨的,这不,这里就有一位,他居然在余大长老讲话的时候眨了一下眼睛,简直罪无可恕,该诛九族啊!

  “哎哎哎,靠左边墙角那个眼珠子特别大那个,把老夫刚才讲的给我重复一遍。”刘师叔皱了皱眉头。

  人群瞬间分开一道口子,一个眼睛特大的少年就这么被孤立在了场中,大眼睛指了指自己,似乎有些不确定。

  “对,就是你,把老夫刚才讲的背诵一边。”

  少年摇头开始背诵:“不要总想着自己多么多么天才,总想一步登天?古往今来,一步登天的有几人?不要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自己总与别人与众不同,我问你们山是怎么来的?是一下子就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在高的山野是一块石子一块石子慢慢堆起来的?剑法和剑技也是一样,剑技就像是一座大山,而剑法就是石子,一点一点的积累,才能够攀登大山,数千年间,那个强者没有修习过剑法?今天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学好剑法?到了这里你们应该明白,你们并不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想要有所成就,就老老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的练!”

  一字不落,一字不差!

  “好。”余长老拖着长腔说了一个字。

  顿时,场上再次响起一片激烈的掌声。

  “好了,说归说,未来是你们自己的!好好练,老夫看好你们!”

  这话落地的瞬间,场上顿时响起一片嘿哈的声音,一柄柄长剑舞的像是一朵朵菊花,绽放开来,端的是整齐又漂亮,漂亮又整齐,味道十足,颇有几分那些大宗派弟子感觉。

  要知道,这对他们来说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毕竟烟雨宗只是吴桐县以左靠近栖霞山的一个五流宗门,招收的弟子也无非就是那些在本地要么有势力要么有钱的,再就是关系户,这些人资质能他妈好的了吗?往好听了说那是不佳,往实了说那就是垃圾中的战斗机。毕竟资质好谁他妈来烟雨宗啊?早让那些一流宗门给挖走了是不,就拣剩下歪瓜裂枣没人要,这才来了烟雨宗。

  不过对于今年这一期弟子,余长老还是挺满意的,虽然这些个歪瓜,哦不,劣枣,也不对。总之,这些人修为不堪入目,但是起码这架势上有了,味也足了。这要是有个什么亲戚朋友的来看看,咱脸上也有光不是。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天,真是太他妈的热了。在这当督习,这他妈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为了当这个外门长老,他可是花了很多钱的,花钱是来贪污腐败装B的,哦不,是为了更好的为修真事业做出贡献的,不是他妈陪着这群富二代来受罪的。

  所以,他决定先回他的长老阁去跟沐小倩先大战个三百回合泄泄火再说。

  “你们的努力,本长老都看在眼里,对你们也一百个放心,好了,本长老还有事情,先走了。有不懂的,找你们大师兄,好了,继续练吧。”余梓成这漂亮话一说,飘然而去。

  他前脚一走,后脚就从左前方的方阵中走出了一个人,这个人年龄不过十七八,剑眉星目身材壮硕,一股子浓郁的领头范儿,他就是大师兄,方良义。

  方良义本来就气势十足,往前一站,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余长老二号。

  方良义站在最前方,一边指挥着操练,一边对着刘师叔走的方向打了打眼,刘师叔这时并没有走远,而且还走不多少步还偶尔回头看一眼,这个小动作让他极为不喜,因为师弟们为了刚才的架势身体已经快被榨干了,现在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了,他眉头一皱,猛地暴喝一声:“好好练!”这声爆喝面上虽是督促弟子,实则是宣泄他对余长老的刚才动作的不悦。

  好家伙,这一嗓子,如凭空炸了个雷,震的是尘土飞扬漫天回响,端的是厉害无比。

  尚未走远的余师叔刚欲再回头,忽然爆喝传来,只觉耳间巨震,霎那间心神失守,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啊,好囧,不会被弟子看到了吧?他赶紧回头瞅了瞅,只见弟子们在认真练剑,好像没有人看到的样子,他轻咳一下又迅速回到了那个白衣飘飘的样子,小义义也真是的,认真负责是好事,就一点不好,咋咋呼呼的有点小吓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剧情太虐心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求追书,签到,推荐,挖掘机,萌萌哒。第二章一直审核不让通过,有点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