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过去了,沫雪用了德太妃给的金疮药和去疤药后,手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些地方有着淡淡的疤痕。

  沫雪在小院子里坐着喝花茶,突然李嬷嬷过来喊她去前厅。沫雪随即走了过去,心下十分纳闷,德太妃为什么要叫我去前厅?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沫雪到了那儿,看见了一个太监,顿时就明白,怕是皇宫里有事。沫雪到了前厅对德太妃行了礼。那个太监用尖细的声音说:“王妃娘娘,皇上听闻你医术高明,能把将死之人救活,特招你进宫为太子殿下看病。”沫雪说:“太医院的太医呢?”太监说:“正是因为他们也看不出什么病,所以才来请王妃娘娘的。”

  靠!这是要把烫手的山芋扔给我啊!沫雪心里暗暗骂着。

  德太妃冷冷的说:“桂公公,我们家沫雪,医术是很厉害,但太医院的人都治不好,恐怕沫雪去了也无能为力啊!”沫雪不禁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德太妃为自己说话。桂公公却说:“这可是皇上下的令,不去恐怕不行!”德太妃还欲说话,沫雪却抢先说:“好,我去!”德太妃在沫雪临走时说了句:“这次进宫得小心行事!”沫雪点点头说:“母妃,沫雪知道,沫雪会小心的。”

  沫雪跟着马车来到了皇宫,又跟着桂公公走到了洛天皇帝的书房,桂公公站在门前喊了声:“慕王妃驾到!”然后就站在门前不动了。

  沫雪自己走了进去,看见正中的书桌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这是……枫非夜的哥?太老了吧!!沫雪在台阶下欠着身子行礼:“臣妾参见皇上。”洛天皇帝看了一眼说:“免礼!”沫雪:“谢皇上!”

  这时沫雪身旁走过一个人,直着身子用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说:“臣弟参见皇上!”洛天皇帝说:“慕王,你也来了!”沫雪一听是慕王连忙侧过头去看,真的是他哎,枫非夜居然来了!

  看见沫雪那么激动的眼神,枫非夜直接无视,对皇上说:“臣弟只是关心太子殿下的病情!”洛天皇帝说:“好,既然这样,同朕一起去吧!”

  一路上,沫雪都没和枫非夜说半句话。到了东宫,皇上说:“你去看看太子的病吧!”沫雪走到床前,太子很有礼貌的说:“慕皇婶恕罪,辰逸不能给你行礼了!”这是太子吗?太子不应该是目中无人的吗?沫雪说:“太子不必多礼!太子你的病……?”太子将手递了过来,手腕处都是深褐色的东西。沫雪连忙将他的衣袖掀到上面,整个手臂上都是深褐色的糠筛状鳞屑,皮肤十分干燥。

  沫雪说:“太子可否脱去上衣?”

  酷o匠d?网@J唯pp一正版oE,¤其他都n*是盗》x版O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这女人居然要太子脱去上衣,枫非夜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太子也在犹豫。沫雪没想那么多,淡定的说:“太子脱去上衣方便我诊断病情。”

  太子睡着解开了衣服,他不能动,因为……

  天哪!太子身上的皮肤都裂开了,样子很恐怖。沫雪紧皱眉头说:“太子可以合上衣服了。”

  沫雪走出来说:“皇上,以前太医来诊,是怎么说的?”皇上说:“太医说是罕见的皮肤病,至于是什么病,看不出来。”继而又问:“你不会也看不出来?”

  这时,太后,皇后还有歆诺公主,都走了进来。太后连忙问:“诊出来了吗?”沫雪一一行礼后,太后又说:“沫雪,你可一定要诊出来啊!诊不出来哀家要治你的罪。”沫雪看向枫非夜,见他面无表情,冷笑着说:“太后娘娘别急。”然后又问皇上:“皇上,太子是不是儿时就有这种皮肤病,只是没现在严重?”皇上愣了,皇后连忙说:“是的,是的。”沫雪说:“太子得的应该是蛇皮病。”太后着急的问:“该怎么治?”沫雪:“需要一只千年白僵蚕,去嘴,煎成汤,取汤洗澡,数次即可。”

  皇上说:“这千年白僵蚕可不好找,只有毒王谷的宫亦刹养这些东西,慕王得劳烦你去一趟了。朕限你三日,三日之后,后果自负!”枫非夜没说话。

  沫雪纳闷了,外面人们不是说皇上和慕王关系很好吗?说什么,只有慕王说的,皇上才会听。怎么今天看来,好像不是这样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