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雪在屋外等了一晚上,也没听到第五漠影醒了的消息。顿时面如死灰,第五老将军要把沫雪送到大理寺,沫雪理直气壮的说:“你们没有证据说我杀人!”说完走进去看看第五漠影。

  第五婉玥像泼妇一样,扑向沫雪,对沫雪又抓又挠,沫雪一个反擒拿,第五婉玥疼的叫出了声。沫雪说:“你给我安静点儿!”

  说完过去摸了摸第五漠影的脉搏,跳动的有些弱,又将他的伤口换了药,说:“我需要些中药!不然伤口会发炎!”第五婉玥哭喊:”爹,别再让她乱用药了!你看,哥到现在还没醒!”第五老将军沉默了,昨天请来的大夫说伤口太深,他也没有办法,但南宫沫雪却用针灸把血给止住了,犹豫了半天,第五老将军命人递来纸和笔。

  沫雪说:“我写字较慢,找个写字快的人来写吧!”第五老将军接过说:“你报我写!”沫雪:“黄岑20克,紫珠叶12克,当归12克,黄连6克……煎服,一日两次。”

  第五老将军连忙让下人去抓药,煎药。第五婉玥想到了一个让沫雪难以逃脱的法子,立刻备车去皇宫找歆诺公主。

  歆诺公主可是太后和皇后手心里的宝啊,她想要什么,她们就给什么,唯独她喜欢第五漠影,太后和皇后不赞同。

  第五婉玥找到她后,把这些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把所有责任都推道沫雪身上。歆诺公主气到不行,问她的皇奶奶要了个抓捕南宫沫雪的意旨。太后娘娘正愁找不了慕王府的麻烦,这下好了,有机会当然不能放过了,只要能让德太妃丢脸,她就开心!歆诺公主还带着太医韩若柯去给她的漠影哥哥看伤,又命人去大理寺去把大理寺卿给叫上。

  。酷ui匠网正)√版Z首${发eP

  一众人来到第五府,第五婉玥心里冷笑,南宫沫雪,你这次死定了!

  公主的到来,府上所有人都行了礼,只有沫雪一人站着。韩若柯奉公主之命先进屋为少将军检查伤口。歆诺公主大叫:”南宫沫雪,你为何不给本公主行礼?”沫雪冷笑:“歆诺公主,你这礼仪是谁教的啊!本王妃再怎么说都是你的皇婶,应该是你向本王妃行礼!”歆诺公主说:“你配吗?”沫雪:“怎么不配?”歆诺公主:“谁都知道南宫家的小姐什么都不会,就是一个废柴,慕皇叔娶你也是迫不得已!”沫雪的心痛了一下,是的,歆诺最后一句话说的是真的,慕王娶她不过是为了南宫家在朝中的地位。沫雪说:“那我也是慕王府八台大轿抬进门的,是你的皇婶!”

  歆诺正准备还口,韩若柯从房间出来说:“歆诺公主,少将军伤势较重,还好伤口处理的及时,现在暂无生命危险,这两天应该会醒过来。说实话,少将军的伤势,换做下官来治,下官都没有把握,王妃娘娘医术实在高明!”歆诺说:“我不管,大理寺卿还不拿下南宫沫雪!”沫雪心里纳闷,这丫头怎么这么恨我?沫雪也镇定的说了句:“我看你们谁敢!”这一句话说得很有王者风范,大理寺的人都吓得不敢动。

  歆诺更生气了,说:“太后的意旨你们也想抗吗?”大理寺的人立刻抓住南宫沫雪,沫雪说:“放开我,我去交代韩太医几句话。”大理寺的人很听话的放开了,沫雪走到那个身穿白衣,温文尔雅的韩若柯面前,韩若柯温柔的说:“王妃娘娘有话请讲!”他始终想不明白,南宫沫雪的医术怎么变得那么好了,少将军的伤势,就他来,也无力回天。

  沫雪说:“韩太医,记得每天给少将军换药,还要让他服用我开的药!”韩若柯说:“王妃娘娘交代的,下官一定办到!”大理寺的人准备来押沫雪,沫雪冷冷的说:“别碰我,我自己会走!”

  沫雪冷笑着想,看来太后也不是什么善茬!

  第五婉玥本以为南宫沫雪会哭着求饶,看着她走的那么从容,心里一点儿快意之感都没有。

  歆诺公主心想,即使你救了漠影哥哥又怎样?我不允许任何女子看他的身体!

  韩若柯看着沫雪如此从容,如此具有王者风范,医术如此高明,这还是传闻中的南宫小姐吗?

  在场几人,面色凝重,心里各有所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