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雷军躲避过大货车,泰民已急追而上。

  雷军大骂:“完了,要是被泰民抓到就糟了!”骂完,赶紧开车逃跑。

  泰民正边打电话边开车:“我见到那只老狐狸了,让我来搞定他!”

  泰民一个分心,竟失控撞车,车一下子熄火了。泰民嘴里大骂:“ma的,还不能动了!”正骂着,只见大批人马,从刚才的货车上下车,直冲茶楼上。

  泰民看向雷军远去的车,骂道:“该死,就这样让他给跑了!”不容多想,泰民拿出一柄开山刀,直冲茶楼:“雷军这么好运,那我就看看阿劲是不是也能这么走运!”

  回看茶楼里面,依然杀声震天——黑仔跟阿劲已经展开贴身肉搏战,黑仔抓着一张板凳大战阿劲的开山刀。

  “去死吧!”黑仔大喝一声,一板凳砸翻阿劲。

  紧接着,几个阿劲的小弟冲了上来:“大哥你趴下,我们上去帮忙!”

  人多势众,黑仔转身后退。高天杰看见,提到冲了过来:“黑仔不用怕,我来帮你!”两兄弟一前一后并肩作战,以一敌百,气势磅礴!

  “上啊!”但是对方人马越来越多,刚才从货车上下来的人马已赶到楼上。

  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民哥!”

  只见泰民拿着开山刀就冲了上来,嘴里大骂:“想仗着人多欺负人少,我泰民今天就要大开杀戒!”泰民手中的开山刀在空中闪过一条白光,两名冲在最前面的兄弟帮小弟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胸部就被开了膛。

  大哥上场,高天杰、黑仔增加不少信心!勇猛的泰民,刀挥挥落落,在人群中如鱼得水来回穿梭着,每一次手起刀落总会有人倒地。

  “下半场的戏,就让我来主导吧!”阿劲揪起两名小弟向后抛去,又重新加入战场,他的战略就是偷袭。

  “黑仔小心!”泰民高声呼喊道。

  黑仔倒在了地上,他的血喷洒在上空的那一刻,泰民呆住了,时间好像就在那一瞬间凝结了,泰民能清晰地看见黑仔的头颅掉到地上,那双眼睛中流露出不甘于与愤怒。

  “黑仔!”

  “我草泥ma的!”与黑仔混得最熟的还是肥仔,见黑仔被害,这个即胆小又涩晴的肥仔痛苦的嚎叫起来。

  阿劲砍了黑仔,马上逃跑,高天杰第一时间追上去,泰民心知有异,即时喝止:“天杰,别追了!”

  果然不出所料,一声惨叫从外面传来,泰民心想:“天杰出事了!”

  话说高天杰刚追到楼下,一个铁制品直接砸了过来,正中高天杰的头部,直接将高天杰砸翻在地。

  阿劲慢慢的走了过来,笑道:“怎么样,打得真狠!给你一点汽油让你提提神吧!”原来刚才砸在高天杰头上的是一桶汽油。

  高天杰已经没有战斗力了,站都站不起来了,只是跪在那里。有气无力的说:“阿劲,你这王八蛋敢暗算我!”

  阿劲听了,哈哈大笑:“别说什么暗算,这个叫用脑啊!”

  “天杰,撑着啊!”泰民挥刀狂舞,他要杀出重围,找寻高天杰。

  ‘叮’阿劲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着火,看着眼前的高天杰笑道:“先搞定你,等一下就轮到泰民,他的下场会跟你一样!你们两兄弟都会变成烧猪!这场戏,可是我精心策划的!”

  阿劲得意洋洋,一把飞刀突然从眼前飞过!阿劲急忙躲过,问:“是谁?”

  只见小轩慢慢的走了过来,阿劲大骂:“小轩,你疯啦?我杀高天杰,关你什么事啊?”

  小轩握着拳头,说:“你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看不过去!”

  阿劲大骂:“你真是疯啦,杀人还管那么多啊?先杀了你再说!”说着,提刀就扑向小轩。

  小轩危险之际,泰民刚好赶到,硬是踢掉了阿劲手中的刀,救了小轩。泰民脚力雄厚,阿劲飞身倒下,撞到一旁的垃圾堆里。

  小轩看着眼前的泰民,沉闷了良久,终于喊出了两个字:“民哥!”

  泰民走到小轩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小轩,回来就好!”

  “泰民,你去死吧!”阿劲趁泰民不备,捡起刀直接扑向泰民。

  “警察,把刀放下!”混战间,警方早已赶到,催命鬼率先到达,第一时间想制止阿劲暴行。

  “警察又怎样?”阿劲已经失去了理智,转身挥刀砍向催命鬼。

  催命鬼拔出配枪,指向阿劲,本想制止他。没想到脚下踩到一根木棍,整个人向后跌倒。混乱之下,自然反应按动手板!子弹从阿劲的脸上擦过,鲜血流出,更令阿劲神智激动。

  “去你ma的!敢开枪打我!”阿劲一拳打在催命鬼的脸上,接着就想刀劈催命鬼。

  “阿劲,你去死吧!”泰民抓起地上的一根木棍,直接打到阿劲脸上。这一棍,直接将阿劲打得撞向墙边,救了催命鬼一命!

  “TMD!来啊,再来啊!”阿劲遇袭,手中的开山刀胡乱飞舞,他要见一个杀一个。

  阿劲发狂,力量超乎常人,泰民手中的木棍被砍得寸断零碎。

  催命鬼有机可乘,从阿劲身后擒住他,泰民大喝一声:“小子,我看你还嚣张不!”一拳打在阿劲脸上,接着就是一阵乱拳,泰民和催命鬼合二人之力,狂打阿劲。

  小轩嗷嗷叫着冲了上来,一刀挥出,刀不偏不倚的刺进了阿劲的肚子。

  酷,》匠网首%发TS

  阿劲惨叫一声,丢掉手中的开山刀,使劲捂着肚子上的伤口,肚子上的血正‘啪嗒啪嗒’的往地上滴。

  催命鬼拿出手铐,直接将阿劲拷上。接着,跟泰民对望对方,没想到会联手抗敌。

  催命鬼说了一句:“你兄弟怎么样了?”

  泰民走到黑仔的尸体旁,弯腰捧起了黑仔的脑袋。

  催命鬼带着阿劲走到泰民身边,说:“我带阿劲走了,你救了我,算是我欠你的!”

  泰民没听到催命鬼的话,一直看着手中的头颅,心中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就好像一万柄刀将他的心一块块的切割,在切割的过程中还撒下了盐。泰民觉得,他欠黑仔的实在太多太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