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市青年街C区警署署长室——署长李振华,男,35岁,是个肥胖型的男人,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一名警察队长,说:“阿魁,听外面的人说,你很恨那些黑社会?”

  眼前的小队长听了,大声道:“这还用说,黑社会为非作歹,扰乱治安。我德魁当警察就是为了铲除那些黑社会!

  酷匠$网首发

  ”他的骨子里淌有倔强的血,他叫德魁,因为警察使用暴力打那些黑社会,所以有个外号——催命鬼。

  李振华走了过去,拍着催命鬼的肩膀,说:“OK!你有本事才会调你到C区,不过你记住别让我帮你背黑锅了!”说着,脸色一变,继续说:“现在给你一个重大任务,最近青年街的情形很混乱!”边说边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说:“这家伙叫泰民,最近是锋头人物,你跟跟他吧!”

  催命鬼拿起照片,看了一下说:“嘿!小事!”

  李振华重新坐回沙发上,说:“别小看他,这家伙真有点本事!”

  催命鬼敬了个礼,大声道:“YESSIR!”礼毕,走出了署长室。

  最近泰民当猛,所到之处,惹人尊重!

  夜,阿劲住处——“大哥回来了!”

  “大哥!”

  阿劲拎着一个包推门走了进去,小弟们都上前打招呼。阿劲走到桌子前,把包打开,倒出一大堆药丸,说:“看这药丸,多齐全!蓝精灵、快乐丸什么都有……这一次那些小妞还不死!哈哈哈……”

  小弟们一看到药丸,都抢着上前拿:“快来试试!”

  “砰!”阿劲一拳直接砸在一个小弟的头上,骂道:“ma的,你们整天只知道玩!玩了这么多年还不够?现在我们在做大事啊……只想着HAPPY,哪有精力跟泰民斗啊?”说完,点了根烟继续说:“帮帮忙,想想办法把这些药丸散出去……”

  刚才被打的小弟笑了笑,说:“找小雪啊!她不是跟那边的人还有联系吗?不过她挺难对付的!”

  阿劲听了,嘴角一扬,笑道:“嘿……对付小雪这种女人,我有办法!”说完,吸了口烟,然后将烟头弹飞出去。

  第二天——“阿劲,你又想干嘛?”阿劲在早上九点多的时候就给小雪打了个电话。

  对于阿劲的电话,小雪一点也不反感,反到觉得有种喜悦。

  阿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小雪,你不会又在睡觉吧?陪我去动物园逛逛嘛,真是的!”

  小雪看了一眼窗外那猛烈的阳光,一咬牙,一跺脚:“好……等我半个小时……我要洗脸刷牙……”

  今天小雪这丫头今天穿的还真是不错,绿色衬衫,黑色短裙,脚下还踏着一双白色小皮靴。

  “阿劲!你迟到了十分钟好不好!”一见面这个丫头就数落阿劲。

  阿劲看了看手表,说:“唉呀,小雪大人,现在正是高峰时期,堵车,我也没办法!”

  阿劲和小雪坐着公交向动物园奔去。一路上小雪的嘴就没闲着,一会儿问阿劲的家庭情况,一会儿又问他的兄弟姐妹。

  阿劲说:“小雪,你都能去人口普查部当个部长了,问那么清楚干嘛?难道你……”

  小雪问:“难道我什么?”

  阿劲干咳两声,笑道:“难道你喜欢上我了?”

  小雪小脸微红,一甩头,哼道:“想的美!”

  “嘿嘿……”阿劲一边笑,一边想:“女人嘛,总是喜欢口是心非,喜欢就喜欢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动物园里的动物好多!”阿劲由衷的感叹。从小到大了,第一次来到这看‘畜生’的地方。

  “阿劲,你看那头猩猩长的好像你哦!”

  “恩,我承认。但是那是猴子。”

  “哼!”

  “小雪,你看那只孔雀像不像某个人?”

  “嘻嘻,我就知道,怎么样,我的衣服比那孔雀漂亮吧!”

  “你误会了,我是说那只没毛的孔雀!”

  “阿劲!”小雪爆发出人体所不能承受的声音,猛地伸出小手捶了过来。

  “哈哈哈哈。”阿劲边跑边想:“如果天天都能过这样的日子,我他ma的还混什么黑社会?”

  逛了约莫两个小时,小雪撅起小嘴死活也不愿意动弹一下了,坐在长椅上休息,嘴里还吃着冰激凌。

  “你都坐了半个小时了,还不走走?”阿劲问。

  小雪苦丧着脸,说:“不走,我累了!你背我!”

  阿劲发出呵斥:“这怎么行!我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背一个女孩儿?尤其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不行,坚决不行!

  ”小雪哼哼两声,别过头去。

  小雪这一生气阿劲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唉……算了算了,背你就背你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阿劲第一次栽在一个女孩儿的手中。

  之后,阿劲与小熊吃喝玩乐,随叫随到。这个攻势哪个女孩子不心动,何况是小雪……

  第三天,阿劲带着小雪回到他的卧室,点开空调。

  自从小雪以女主人的身份入主阿劲他们‘黑别墅’。对丁彪等人指手划脚起来:“小刚,诺,这衣架要摆在那个位置,对,就是那个拐角。还有,这是新买的雪柜,你们那么多人住在一起,啤酒肯定是少不了的,用那么小的怎么行,我这个可是能同时装七百支啤酒的。保证让你们喝个够!”

  “还有啊,小强,你最好去开一个后门,要知道,你们混黑社会的,不定哪一天就会被对手围困,有了后门,逃跑也容易点嘛。”

  “大哥……嫂子太狠了吧!”丁彪和小强同时跑过来向阿劲诉苦。

  阿劲好奇地看着下面忙碌着的装修工人,说:“不就是装潢一下家居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干嘛这副嘴脸?”

  小强说:“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一个大老粗,平时没什么爱好,就是去酒吧和兄弟们喝喝酒。这下好,嫂子规定了,我一个人一天最多花两百块钱……其余小弟一人一天三十……这,这让人怎么活啊?”

  丁彪则是不爽地瘫在床上,说:“大哥,嫂子怎么不管遇到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要我来搞定啊。要知道,怎么说我也是一个老大嘛,这样一来,我在小弟面前哪有面子。成天被一个女人管……”

  “ma的,好哇。丁彪,小强,跑到阿劲这里来打我的小报告,等下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小雪已经生龙活虎地站在门口,掐着小蛮腰。

  “哎呀嫂子,呵呵……呵呵……我有点事下去先忙了。”丁彪连忙借事遁走。

  小强更是幽默,说了一句:“肚子疼!”便尿遁而去。

  阿劲微笑看着小雪说:“他们都是粗人,那些精细的活就让工人去做好了,大不了多给些钱,何必为难他们俩呢?

  ”小雪此时一改常态,坐在床上,看了看四周,说:“这个房间需要装修一下。”

  “什么?!这是我的房间,你搞清楚好不好!”阿劲惊叫出声来。

  小雪小嘴一撅:“什么叫你的房间,是我们的房间好不好?”

  阿劲听到这句话,心中窃喜,感情这丫头已经被他俘虏了!

  阿劲来到小雪身边,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那……你是想先逛街,还是先看电影,或者是先打KISS,再或者干脆一点,直接上床?”

  小雪哼了一声,说:“你想的美,我还没考虑清楚呢!对了,要开饭了哦,下来吃饭吧!”说完,竟然从阿劲身边溜走了!

  茂记茶餐厅——“民哥,我收的差不多了……”高天杰把收到的账都放到桌子上,然后说:“只剩下九叔、九姨他们生病了没做生意,说要先欠着,要不要给他们两拳?”

  泰民拿起桌子上的钱,拿出几张给高天杰,说:“这些钱帮我给他们看医生,不然他们哪可以赚钱还我们啊!”

  高天杰接过泰民手中的钱,说:“知道了!”

  这时,门口传来一声暴喝:“你们这些小混混,把自己说得这么伟大,是不是怕自己活不久啦?”

  众人一听到这话,都转过头看向门口,高天杰直接拍桌子大声道:“你说什么啊?”

  来人正是催命鬼:“你别乱指啊!我这个人脾气不好,惹火我的话,我一定打残你!”

  “你这人真是嚣张!”高天杰握紧拳头就要冲上去。

  泰民一把拉住高天杰,说:“天杰别乱来,先看清楚!”

  “你就是泰民吧?还挺像人的!”催命鬼说着,走到泰民旁边拉出一张凳子坐了下去。

  暴力团的手下都以为是仇家,所以纷纷围了上来。

  催命鬼回头看着暴力团的手下,说:“怎么?你们一个个上前来想做替死鬼啊?没看到我跟你们大哥在说话吗?”

  说着,撩起外套,露出腰间的手铐,说:“信不信我把你们全抓回去?”

  催命鬼一表露身份,众人马上一愣。

  泰民站起来,摆摆手示意众人坐下,说:“没事了,大家都坐下吧!”然后,慢慢坐下去说:“天杰,帮警官叫咖啡!”

  高天杰虽然很生气,但只能无奈照做了!

  “警官,有什么事吗?”泰民点了一根烟问。

  “我是C区的人,叫我催命鬼吧!收保护费、开赌场、做鸡店,你的资料在警局里有厚厚的一叠,你说有没有事啊?

  ”泰民听了,耸耸肩,说:“鬼哥,我们只是小角色,哪能搞出这么多事啊?”

  催命鬼靠到凳子上,说:“你当我是白痴啊?你们这些家伙什么坏事都做尽了!你桌上的钱比我一个月薪水还多,还不算什么吗?”

  泰民看了看桌上的钱,数目确实不少。泰民不想再纠缠,起身道:“鬼哥,我还有事,下次再说吧!”

  催命鬼哪肯放过,指了指泰民,说:“给我坐下,我还没说完呢!”

  这时,高天杰走了过来,说:“你说坐就坐啊?警察了不起啊?”

  催命鬼回头看了一眼高天杰,说:“坐下就给你面子,不然就回警局慢慢谈!”

  “ma的,再嚣张,我就当场扁你!”

  催命鬼听了,一下子站起来,火冒三丈,大喝道:“死小子,毛都还没长齐就这么嚣张?站出来,我要跟你单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