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民还待说话,四柄砍刀同一时间冲着他的面门砍了下来,泰民飞快的转身一个扫腿,在腿上施加的重量相当于一枚铁球,四人嚎叫着倒在了地上。

  这时,一柄冒着寒气的钢刀已经来到泰民的面前,泰民歪了歪身体,使劲扣住那人的手腕,向左一使劲,那人被泰民抛出了四米多远,砸倒了另外四名兄弟帮小弟。

  “有高手!大家小心!”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句,杀红了眼的兄弟帮小弟们嘿嘿冷笑着将泰民围了起来。

  泰民的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他绝对不是超人,也不是古装电视剧里被砍了几百刀仍然能说出一个电视剧本的男主角,面对七、八十名手持武武器的壮汉,说真的,泰民很想跑,但是身后的阿龙和阿翔却跑不了了。

  泰民还年轻,可不想死在这个地方。

  泰民想归想,事实已经不允许他这样做了,六个人同时向泰民冲了过来,他们愤怒的咆哮着。

  “ma的!”泰民运足全身的力气,在人群中来回穿梭着。他能挡下一颗子弹,但他不能挡下十几柄同时向他砍来的刀。

  没过几分钟,泰民就伤痕累累了,虽然泰民也让十多个人失去了战斗力。

  “哎呀,民哥,你怎么闹的那么狼狈?”高天杰坏坏的笑着,就见两名向泰民递刀的男人被踢飞,撞在了墙上,‘噗’的一声血喷洒向四周。

  “你怎么来了?”泰民抢过一柄砍刀砍翻一人,问。高天杰身后跟着一大帮兄弟,手里都拿着家伙。

  “快跑!泰民的来增援了!”不知哪个家伙喊了一句,兄弟帮的小弟全都拔腿向后跑去,泰民原以为这场戏会这样结束,可没想到,惨叫声从他们身上传出,又是一批人马冲了上来。

  “出来混就是打仗,打仗的时候咋能有逃兵呢?”一个穿着肥肥的蓝色吊带裤,叼着香烟的瘦小青年带领着同样六十多人出现了,他手里还握着滴血的长刀。

  “你就是暴力团泰民是吧?”说话间青年又砍翻三名‘逃兵’。

  高天杰喝道:“你他ma谁啊?”

  青年嘿嘿一笑:“听清楚呵,老子是兄弟帮的火炮,第一次出门办事,不能落了面子,今天就抓你回去给老大,嘿嘿。”他转头看向路边的行人:“众位兄弟,不好意思,兄弟帮办事,闲杂人等退避,要是误伤了你们,那可真是对不起了。”

  “兄弟们,给我砍死他!”高天杰举起刀大叫一声,跟在他身后的小弟就好象吃了兴奋剂,红着眼冲上去拼杀。

  高天杰猛虎撵羊率领着他的虎仔子杀入了对方阵地,无数男子倒下,他们缺胳膊断腿的在地上呻吟着,哭求着,却没有人来救他们,别的地方泰民不知道,但南海是个绝对崇尚强者的城市,弱者就只有被淘汰。

  “兄弟们,给我砍死暴力团那帮家伙!”巷子后面传出人声,几十名兄弟帮小弟跑上来,他们身后还陆续有人跟上。

  “呼~呵~呼~呵~”泰民喘着粗气儿,看着来人。

  场面一度僵持,那批领了阿劲命令的小弟们左右为难地看着泰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泰民甩了甩手中的钢刀:“有胆量来跟老子单挑,没这个胆子就马上从这消失!”

  接着又是好一阵血雾飘散,兄弟帮的人大败而归。泰民叼着烟,看着高天杰笑着问:“天杰,你不生我的气了?”

  高天杰也拿出一根烟,点着了说:“生气?除非你不认我们这些兄弟了!”

  泰民笑了笑,丢掉烟,走到大家面前,大声道:“天杰,帮我叫上所有兄弟,我要砸光阿劲的场子!”

  夜——泰民把烟往地上一丢,抽出一把砍刀,对一旁的高天杰说道:“动手。”

  两人一挥手,从黑暗处出来了十几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直接向洗浴城门口走去。

  他们事先已经知道,这个洗浴城里有阿劲的十多个人,都是阿劲新收的小弟,都是成年人。不过泰民来这里不是为了打架的,而是为了搞破坏的,就是打架,他们十多个人,也不是泰民这些人的对手。

  门童看到十几个人背着手向门口走来,还以为是来消费的,拉开大门,刚要鞠躬问好,哗啦啦一片,已经都亮出了手中的家伙,只见为首的泰民叫道:“泰民来砸场,闲杂人等通通滚开,这里是谁看的场?”接着这些人从大门口开始就砸了起来。

  泰民兄弟气势如虹,与阿劲有关的人,全都遭殃!

  门童吓的扭头就向里面跑去,边跑边叫道:“有人砸场子了,快来人啊。”

  一个小弟正要去追,高天杰说道:“不用追,让他喊就是。”

  听到喊声,阿劲的人都拿着家伙跑了下来,不过这个场子太大,一时没把所有的人都集合起来,只下来了六个人。

  六人跑了下来,正和大厅里的人撞到一起,见大厅里乱作一团,一个领头的叫道:“ma的,都给老子住手,知道这是谁看的场子吗?你们他ma不想活了?”

  黑仔笑嘻嘻的晃了晃手中的钢棍,问道:“这谁看的场子啊?”

  “阿劲哥,不知道吗?这一片谁不知道阿劲哥的大名,你们是谁的人,敢到这里撒野?”小头领大声叫道,其实他心里也有点发怵,人家十几口子人,自己就这五六个,肯定不是人家对手啊。

  “停。”高天杰叫道。

  “怎么?害怕了吧?”小头领趾高气昂的问道,看来阿劲哥名头就是大,一报出名字来这些人就不敢乱砸了,看他们年龄都不大,肯定是刚出来混的小子,还不知道阿劲哥的场子有哪些。

  “打的就是阿劲的人,兄弟们,给我打。”高天杰大叫一声,抡起棍子就向小头领砸去。

  小头领一看来势凶猛,仓促之中,提起手中的西瓜刀就挡了上去,只听当的一声脆响,钢棍安然无恙,小头领的西瓜刀上出现了一个大豁口子。

  “这个年轻人好大力气。”小头领大吃一惊,顺势往下一阵,卸掉了刀上的力道,一个回旋,拦腰向高天杰砍去。

  高天杰钢棍往腰间一竖,挡住了小头领的刀,趁此机会,抬脚向小头领肚子上踹去。

  小头领往后蹭蹭蹭撤出几步,躲开了高天杰一脚,冷不防后面一阵棍风扫来,后脑勺上砰的一下,已经挨了一下,顿时眼冒金星,身子一缩,晕倒过去。

  小头领一倒,阿劲的人没人指挥,加上泰民这边人多势众,顿时乱作一团,高天杰和黑仔挥动钢棍,带头往前冲,只把剩下的几人打的哭爹喊娘,向里面跑去。

  飞歌KTV——黑仔就和肥仔进到了飞歌KTV里面,进去之后灯光很是昏暗,里面都是开着小灯,五颜六色,非常暧昧。

  “我们要888号。”肥仔大咧咧的叫道,888号是这个音乐广场最大的房间,很有名气。

  服务生迎了上来,说道:“对不起,888已经有人包了。”

  “什么?你以为老子没钱是怎么着?”肥仔一把抓住了服务生的领子。

  “先生,那个房间早就让人包了,给你安排个大点的不行吗?”服务生问道,像这种喝多了来捣乱的太多了,每次都是让阿劲的手下打的屁滚尿流,现在又来了两个想挨打的。

  “他ma的,有比888更大的吗?”肥仔叫道。

  “没了,不过,先生,你是不是喝酒了?如果喝酒了,我奉劝你回家醒醒酒去,不要在这里惹事。”服务员牛逼的说道。

  “靠,一个服务员,也敢教训我?”肥仔牛眼一瞪。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进来了十几个人,其中一个叫道:“怎么了,老大?”

  “给我砸,ma的,小服务员都敢教训我了。”说着,肥仔抓住服务员的领子使劲一拉,服务员就被扔到了一边,摔倒在地。肥仔之所以这么嚣张,是因为有孩子在他身边。

  接着,像变戏法似地,十几个人胳膊一抬,标在胳膊后面的钢棍现了出来,接着就稀里哗啦的砸了起来。

  李记茶餐厅内,这里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两张桌坐着人,一桌坐着雷军、小轩和阿劲,另外一桌则坐着一帮小弟。

  雷军把烟掐灭,看着阿劲,说:“我怎么也叫你一声阿劲哥……”

  阿劲翘着脚,坐在那里抽着烟,一句话也不说。

  雷军接着说:“我最近真是让泰民的人给搞死了……那家伙一直在场子闹事,我的兄弟们个个都受伤了!再这样我的手下全都瞧不起我的话,我还怎么混啊?这么辛苦才拥有的地位,这一次真的玩完了!”

  雷军一脸委屈,明明是阿劲的错,却一副诉苦的模样!

  阿劲吐了口烟圈,说:“啊!大哥,行走江湖这种事是常有的,你不是想怪我吧?”

  酷匠X网Y)永,久0t免T费X看Uz小L说

  雷军眼睛一眯,看着阿劲,说:“想要我帮你是可以,不过你到底有没有好点子啊?不能只是有个勇字啊!你现在也是大哥级人物,能不能再升一级,就看你现在怎么做了!我们之前可以霸占泰民这么多场子,是因为有部署,你现在这样乱来,一切都完了!”

  阿劲只是低头不语,烟一根接着一根。

  雷军手一指,说:“如果这件事你搞不定的话,我就叫小轩来帮你!”

  阿劲正和小轩争‘大底’,要他援手,当然不满。一下子站起来,大声道:“要他帮忙?不用了吧!”

  小轩也站了起来,说:“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你是不是要把事情越闹越大才开心啊?”

  “什么!你在发什么疯啊?”

  “你说什么?你很有本事吗?教我做事?”

  阿劲和小轩吵了起来,雷军看在眼里,也不做声,好像早已等着这场好戏!

  阿劲指着小轩,大声吼道:“他ma的!有种来单挑啊!”

  雷军这时候站了起来,大声道:“自己人吵什么啊!你们这么冲动,怎么做人老大啊?照我说,不用跟泰民明争!”说完,点了根烟,说:“我上个月进了一批便宜的药丸,是好货色,我们可以便宜卖或是大方送,让泰民旗下那些小妞吃上瘾。利用药丸控制,那不就是断了泰民的财路,你们没出手都饿死了,还用得着打打杀杀吗?这就叫做经济封锁,明不明白?”

  阿劲听了,精神一振!就连个性深沉的小轩,也为之动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