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泰民一刀捅进了麻五的小腹,麻五大喝一声:“走开!”然后一拳将泰民打飞出去,然后转身就跑。

  “还想跑?砍死你这个王八蛋!”接着是高天杰的迎头一刀。

  麻五一身蛮力,硬是将高天杰那一刀用手接住,大骂:“凭你们几个就想杀了我?省省吧!”然后就在高天杰的胸口打了几拳。

  ‘呼’黑仔也提刀从后赶来,麻五听到风声时,已经来不及了,用手去挡下黑仔那一刀。

  麻五小腹上插着一把刀,现在手上又中了一刀,但是他还有战斗力,一拳打在黑仔的脸上,黑仔飞出五米外。

  高天杰捂着胸口跪在地上,看着麻五,心里暗骂:“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你ma的!你当我们是废物吗?”泰民将麻五身旁的一个机柜推翻,直接将麻五压在机柜下面。

  便利店里的服务员看到有人打架,马上按响警铃。

  “我就不信我杀不了你!”泰民说着,从地上捡起黑仔的那把西瓜刀,向机柜底下的麻五走去。

  麻五再次显露兽性,力将机柜托起,向泰民砸去。

  “呜……”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警笛声。

  肥仔看到警察来了,心里暗暗着急:“民哥啊,快出来啊!”此时,泰民等人已从店里的跑出来了。

  “肥仔你坐后面,我来开!”泰民打开车门,坐了上去,等高天杰等人上车后,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再说麻五气呼呼的回到了阿劲的别墅,还没进门就开始呼喊:“赶紧准备药箱!”

  这一嗓子把在别墅里休息的人都给喊醒了,现在可是半夜十二点多了。

  阿劲跟丁彪一干人等手忙脚乱地将麻五抬到二楼的卧室,问:“老大,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麻五说:“ma的,别问那么多,给我包扎起来!”

  阿劲的新女朋友小芸满头大汗地从房间里跑出来:“纱布不够了,快去外面借点过来!”

  “这么晚了去哪借纱布啊?”一个小弟问。

  麻五冲着他吼道:“他ma的,你是混假的啊!没有就给我去抢,抢也给我抢些纱布过来啊!我cao!”

  那小弟浑身一颤,疯狂地跑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拿纱布的小弟跑回来了,嘴里嚷嚷:“回来了,回来了!”

  麻五说:“你回来就回来,叫那么大声干嘛?”

  小芸给麻五包扎完后,说:“麻哥,我包扎好了!”

  麻五看着小芸,就一把将小芸抱到怀里,坏笑:“阿劲你这小子真会享受啊,每个妞奶都这么大、这么正点,一只手都掌握不了!”说完,就在小芸身上乱摸:“来,之前就想跟你玩玩了,现在补偿你。”

  小芸一直挣扎:“麻哥,你不要这样啊!”

  麻五正想消火,哪里肯放过,说:“来啦!快点帮我含啦!”

  阿劲忙上前劝说:“大哥,别动她的主意啦!她刚刚才来的而已,我再找其他人陪你。”、“唔!”麻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盯着阿劲,说:“阿劲,你有点不对劲啊!”说着就站起来推了阿劲一把:“什么时候学会没大没小了啊?敢管我?我想上谁就上谁,就算是天王老子来,我都不管!”说完,一巴掌打在阿劲的脸上。

  这一巴掌力度太大,将阿劲直接打飞到房外,摔倒在地。外面的小弟听到响声都站了起来,一看到是麻五在打阿劲,又都坐了下去。

  麻五走到阿劲跟前,说:“再碍手碍脚,我就打死你!”说完,转身走到房间里去了。

  “去你ma的!打够了没有啊?”阿劲从地上拿起一张板凳就冲了上去,猛地砸在了麻五的脸上。接着,又是一脚踢在麻五的小腹上,伤口再次裂开,血流不止。

  麻五本来脸部就中了阿劲的一板凳,现在小腹又伤口裂开,直接倒地不起,他的脸就已经血肉模糊了。

  阿劲从房间拿出了许多毒品,他掰开麻五的嘴,把那些摇头丸和K粉一股脑的灌进他的嘴里。

  阿劲把麻五推进一个只够一人侧身进入的暗巷,在那里,麻五体内的摇头丸开始作,他的脑袋不受控制地撞击着两边墙壁,没一会,他的脸就已经血肉模糊了。麻五惨叫着,墙壁上的血哗哗地往下淌。

  没过多久,麻五就撞死了,死相甚惨。

  大家看到麻五死了,回过头问阿劲:“阿劲哥,现在怎么办啊?”

  阿劲慢慢的拿出烟,点上,说:“嘿…有什么怎么办啊!”

  一个小弟说:“大哥死了,上面的人一定会追究的,就算没事,你搞出人命了,警察也一定会追究的!”

  阿劲一把将那小弟扯过来,大声道:“那又怎么样?有事我扛,怕个屁啊!”

  丁彪站在一边,说:“那倒是,阿劲杀了麻五,那就让他当老大啊!有什么好怕的!”

  那小弟想了想,也笑着说:“那……也是哦!阿劲哥,以后我就跟着你混饭吃了!”

  在场的人都欢呼起来:“阿劲哥,阿劲哥……”

  阿劲听了,仰天大笑:“好!以后兄弟同心,有钱一起赚!”阿劲连亲姐姐都能牺牲,心机过人,这一天可是他期待已久的了!

  麻五身亡,阿劲顺水推舟,向警方报案。

  警方开始侦查行动,麻五的手下直接指出麻五的死,与泰民有直接关系。于是,警方再次派人调查便利店之事。最后证实,泰民涉嫌此事件。

  这晚,泰民正和高天杰等人在酒吧喝酒,一群警察来到了泰民身边,问:“泰民是吗?”

  泰民回头看了下那些警察,点头道:“是的!”

  为首一名警察拿出一份逮捕令,说:“你涉嫌谋杀一名叫麻五的男子,现在我们要请你到警局协助调查。”

  King——其实也不过就是一间三流的酒楼,地势靠近近郊区的地方。

  阿劲推开车门,百来个小弟从车中钻了出来。留着七十个小弟在外面守着,其余三十几人跟着阿劲走在前面。

  那些女服务员都吓呆了,脸色苍白。换成是任何一个人都得害怕,哪有三十多号人抄着家伙去吃饭的?这不是打劫么?

  阿劲到这来是因为丁彪在这家酒吧卖k粉,抢了一个叫白鼠的大哥的生意,被绑了,要阿劲来拿人。

  阿劲一脚蹬开了那间豪华包房,里面顿时传来一声咆哮:“他ma的,谁?”

  小弟们冲了进去,站成两排。

  阿劲缓缓走了进去,拍拍手叫到:“真他妈的够气派!”

  这豪华包房中坐着约莫十、七八个人,见状早就抽出了凳子下面的砍刀迎了上来,却被当中一个穿金戴银,老大模样的中年人喝住了:“先别急着动手。”

  白鼠看着阿劲,问:“小子,你他ma的是谁啊?”

  阿劲身边一个小弟一拍桌吼到:“我老大,兄弟帮阿劲!”

  白鼠拉起袖子,露出一条半尺长的刀疤,说:“他ma的,那小子在我的地盘卖粉,抢我的生意,你说,这样的人我能放么?”

  阿劲皱着眉头,喝道:“不能放你他ma的早点出声,他是我的兄弟,你他ma的今天要是不把人给放了,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白鼠哼哼道:“我要是说不放,你会不会砍我啊?我的兄弟……”

  “啪啦”桌上的火锅让阿劲单手掀飞,那些滚烫的油汤全部洒在了白鼠的身上,一声惨烈地叫声在包房内响起。

  阿劲一脚踢翻对方一个小弟,从腰上间拔出了砍刀叫道:“他ma的,砍死他们!”

  十分钟后,阿劲的那批精力旺盛的小弟已经将白鼠的手下都砍倒了。柴哥求饶到:“我放人!我放人!”

  豪华包房内一片狼籍。

  阿劲扯着白鼠的头发将其塞进车内,抱着手臂看着他:“鼠哥……丁彪他们还好吧?”

  白鼠连忙点头:“还好……还好……”

  一个小弟一拳打在他脸上,骂道:“要是彪哥少了一根汗毛,我今天就把你的手指头全给跺了!”

  看到白鼠满脸泪水的可怜模样,阿劲只有一句话好说:“混黑社会,不容易啊。”

  回到别墅,丁彪已经被白鼠打电话叫人放回来了。

  阿劲等人刚推开门进去,一个人影忽然从他身后闪过,竟然是头上包扎着纱布的丁彪!他手里的刀不知是哪来的,上面还沾着血,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对准了白鼠的胸口狠狠往里一伸。

  阿劲能听到白鼠临死前嘴里发出的那种绝望的嘶吼,他正用抽搐的手死死扯住丁彪的衣领。

  “ma的,去死吧你!”随着丁彪的叫骂声,又是三刀桶了进去,等丁彪回转过头的时候,阿劲发现他的脸上和衣服上已经沾满鲜血了。

  *Y看正Af版V章¤@节y,上‘酷9匠13网~

  阿劲摇了摇头,走到阳台上,坐下,心想:“泰民被警察抓走了,呵呵,等我再搞定泰民,到时候安仔和青年街都是我的了!”

  这时,外面一个小弟走了过来,说:“阿劲哥,麻五死了,上面不知道有什么行动?”

  阿劲笑道:“去!走一步算一步,我不怕的!”刚说完,往楼下一看,只见雷军带着手下走了上来。

  阿劲心里暗叫:“真的杀来了?”然后跑到屋里大叫:“是雷军?兄弟拿家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