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民来到海天大厦顶楼,看到高天杰和黑仔正在海扁阿劲,此时的阿劲已经面目全非,不成人样了。泰民上去一把扯过阿劲,恶狠狠地说:“你敢打我兄弟?你知不知道跟我泰民作对的下场啊?”

  阿劲此时已经下得尿裤子了,说:“我…我知道错了…民哥…你…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泰民到现在还是喜欢拉拉的,阿劲又是她弟弟,所以有心要放了阿劲,于是说:“我知道这件事跟你无关,你回去告诉你们老大,让他离开青年街!”

  就在泰民放了阿劲的时候,刚好小轩赶了过来:“民哥,你不能就这样放过他啊!”看他的脸色相当不好……

  一看到小轩,阿劲‘扑通’跪到地上,一直磕头:“轩哥,真…真的不关我的事啊…你放过我吧……”

  “去你ma的!强jian小雪没有你的份吗?”小轩上前就是一拳,打掉了阿劲的两颗门牙,掐着阿劲的脖子就往楼下推:“看我不把你推下去!”

  ,酷c$匠网永*8久?免;费~看E小说

  “不要啊,轩哥!”阿劲一直求饶。

  泰民也上来拉着小轩:“小轩,不要这样,会出人命的……”

  高天杰和黑仔也感觉不对了,也一起上来把小轩和阿劲拉开,阿劲趁机逃跑了。

  泰民一把扯住小轩,厉声道:“小轩,你要搞,也要等过年了在搞啊!”

  终于到了除夕夜,家家户户都沉浸在节日的喜庆气氛中,街上到处都是玩鞭炮的调皮孩子。

  “嘘!你ma的!贴上春联招喜气!”黑仔拿着一副春联正往门上贴。

  肥仔正在扫地,说:“黑仔,大年初一的别说脏话啦!”

  黑仔回头大声道:“你ma的!这么多废话,还不帮忙贴啊?肥猪!一年大一岁,你也该聪明啦!”

  肥仔拿了一张春联就到别的房间去贴,说:“咦?对了!民哥和天杰去哪了?”

  黑仔冷笑两声,说:“谁都回家拜年去了!我等会儿也和小红去玩了,今天你就自己吃自己吧!”

  大塘村——自从泰民进了黑社会,已经很久没有回家看亲人了!趁着新年,泰民便来到他们的新家拜年。

  大街上弥漫着喜气洋洋的气氛,几个小孩儿手里拿着烟花在泰民面前跑过去,脸上洋溢的是幸福的表情。

  “过年……”泰民冷笑两声,徒步走向对面的便利商店。如果在这里时候还不买点吃的东西,这个年他怕是过不成了。

  买了些酒水,和一些庆祝用的烟花,泰民走到了楼上,找到406房间。泰民现在对外界一点都不留念,就好象是一只乌龟只喜欢缩在自己的壳内,这样它会感觉到很安全。泰民上前敲了敲门,开门的是父亲泰然。

  泰然今天格外精神,见泰民来了笑盈盈的拉着他的胳膊,把他迎进屋:“阿民,你可算来了!”

  泰民拱手道贺:“爸爸新年快乐!”

  “快进来快进来!”泰然大笑,他人很喜庆,穿了件红色的睡袍。

  厨房是一阵阵炒菜声,母亲如焉围着围裙打开厨房门,说:“阿民,快进屋坐,我这还有两个菜就忙完了。”

  泰民微笑:“妈妈,您别忙了,每次我来都要让您好一顿忙。”

  “哎呀!这不是过年嘛!”如焉面带喜色,不停翻炒锅里的菜肴。

  “不用管她,走,咱们父子今天一定要好好喝上几杯!”

  泰然拉着泰民坐在茶几上开始拉家常,泰云儿(泰民的妹妹)的小屋门始终都是关闭着的。聊了一会,泰然大叫:“小云,干什么呢!你哥来了,快出来!”

  泰云儿推开门走出来,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很明显睡眠不足的样子。

  “哥哥,哈欠…”

  泰民打趣道:“干嘛,夜里做贼了?”

  “这丫头,从放寒假到现在玩疯了,最近一直在玩什么网络游戏,哎,我是跟不上时代潮流了,连个鼠标都抓不稳。”泰然弹了弹烟灰。

  太久没回来看父母亲了,这次回来,发现父亲老了很多。母亲也变老了,鬓角已经出现了银丝,唯一没变的就是她那和蔼的笑容和亲切的话语。

  泰然拿起一个苹果去洗,头也不回地说:“阿民,有空常回来吧!就算怎么忙,你也要回来看看妹妹啊!现在小云在学校的成绩很好,每次都考前几名!”

  泰民转头看着泰云儿,说:“不是吧,这么聪明啊?”

  泰然把苹果削成三瓣,分给了泰民和泰云儿,喃喃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前段时间小云发高烧住院了,路都走不了,都是我这老头子在照顾她!”

  泰民听了,心里想:“的确!我已经很久没关心家里的事了。”此刻,泰民感到他过去忽略了他的家人了,感到相当惭愧!

  这时,如焉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大锅鲜汤,那肉香早就把泰民肚子里的馋虫勾引到嘴边了。

  “聊什么呢,死鬼,赶紧过来帮忙端菜!”如焉一吆喝,泰然立刻笑着走了过去:“来了来了,别老叫我死鬼死鬼的……多难听,还是当着阿民和小云的面……”

  吃完饭,一家人坐在一起,泰民切身实地的感到了家的温暖,他们一起喝酒聊天,一起看晚会,一起对着节目上的明星评头论足,一起被逗的哈哈大笑。

  泰民走到阳台抽支烟,如焉就站在他身后,客厅里的父女正在看节目。

  “我今天过的很开心。”泰民扶着栏杆,向远处眺望。

  如焉轻轻地说:“是妈妈对不起你。”

  泰民地回头,欲言又止,顿了顿,说:“算了,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说完,把烟头丢掉,说:“我先走了,我还有事!”跟父母道别后,泰民又回小屋去了。

  第二天,泰民刚起床,走出房间就看到小轩坐在那里,问:“小轩,昨晚有没有去玩啊?”

  小轩笑了笑,说:“有啊,昨晚跟小雪去玩到今天早上刚回来!对了,民哥,现在没事做就出去收些账呗!”

  泰民倒了杯水,说:“不是吧?你昨晚玩通宵,现在还没休息就要去收账啊?”接着泰民又想了想,说:“那好吧!现在去吧!”

  逍遥茶餐厅——泰民和小轩走进去,看到老板,上去拱手道:“老板,恭喜发财啊!”

  老板看到是泰民,笑道:“哈!民哥啊,恭喜发财!”

  泰民笑了笑:“老板发财,我们也要发财啊!”

  老板也明白泰民的意思,但却惊讶的说:“难道民哥又要收钱啊?”

  “不是吧老板,我们还没来收过耶!”

  “不是吧!前两天才有人来收的!他还亮了民哥的名号,我哪敢不交啊?”

  泰民想了想,说:“是谁亮我名号,天杰吗?”

  老板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不是杰哥,他说他叫阿劲!”

  就这样,泰民跟小轩便去他们一向收保护费的店家查问,可是保护费都让阿劲给收走了!

  小轩说:“民哥,阿劲这种搞法,这件事可不能这样算数啊!”

  这一天,泰民他们到处找阿劲,却没有找到他的踪影。回到小屋,泰民只好偷偷到阳台给拉拉打电话:“拉拉,有空吗?出来我想跟你谈谈你弟弟阿劲的事!”

  泰民却没想到,他跟拉拉的通话,让小轩听到了。看来在顶楼放走阿劲的事小轩一直放在心上,他一直不相信泰民。

  泰民来到约定的地点,看到拉拉已经在那里了,问:“拉拉,你是不是有个弟弟叫阿劲的啊?”

  拉拉先是低头,然后抬起头说:“民哥,我弟弟是阿劲,我也知道你最近在找他!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希望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可以放了我弟弟!”

  泰民扶着路边的围栏,说:“放过他?拉拉,你知不知道他惹了很大的祸啊?”说完,大声道:“他打伤了我的兄弟,强jian了他的女朋友!还有假借我的名号,到我的地盘收保护费!这些事在黑社会来说,是很严重的事!这么多事,让我怎么帮他啊?”

  “呜……”拉拉在泰民面前眼泪流了出来,这一刻泰民的心开始软了。毕竟,她是泰民喜欢的女人。

  泰民想了想,说:“拉拉,我再给你弟弟一次机会,你让他离开青年街,不要让我的人看到他!”泰民的妥协,只因他不能忍受女人的眼泪,何况她是泰民喜欢的女人,伤害她,泰民实在是不忍!

  “民哥,我现在明白那天你为什么要放走阿劲了!”一个人缓缓的走了过来。

  泰民和拉拉转过头惊讶的发现,这个人,竟然是小轩。

  泰民猛的说:“小轩,你怎么在这里?”、小轩并没有回答泰民的话,而是大声道“什么兄弟如手足,你居然为了那个女人这么对兄弟?泰民,你配做我大哥吗?我跟个白痴也好过跟你啊!”

  泰民拉着小轩的手,说:“小轩,你听我说!”

  小轩挣开泰民的手,指着拉拉,说:“你弟弟强jian了我女朋友,我现在就强jian你补回来!”说着,就把拉拉按在围栏上,动手去扯拉拉的裙子。

  “小轩,你疯了?”泰民上去想阻止小轩。

  “泰民,你要是还当我是兄弟就别阻止我!”小轩说着,将泰民推开了。

  放过阿劲,是泰民错误的决定,这一刻他确实无话可说!

  “民哥,救命啊!害怕啊!”拉拉不停的挣扎着,不停的求救。

  小轩坏笑道:“害怕啊!我女朋友被你弟弟强jian时,更害怕啊!”

  “小轩,别乱来,我会给你个交代的!”泰民再次上前拉住小轩的肩膀,一用力,将小轩甩到后面的铁闸门上。然后将拉拉抱到怀里,问:“拉拉,没事吧?”

  拉拉有气无力的说:“没……没事!”

  小轩慢慢的站起来,说:“你到底还是为了那个女人!好样的!什么一天是老大就一辈子是老大!我自问跟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没有尽心尽力去做的?我从来没说过一句话!现在你居然为了那女人!”说完,大声道:“我小轩说过,从今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我没有你这样的老大!”说完,转头就走了,泰民叫都叫不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为未来加油a4c2说:

  今天第三更希望能有多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