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泰民,高天杰豁出了性命向前冲!高天杰一记横扫千军,东胜帮四个小弟立马倒地不起。

  看着血从眼前大量喷出,无不令人惊慌!东胜帮的人开始惨叫,开始求救。

  敌人实在太多,高天杰很难杀进去,大喝道:“阿文,你给我听着,要是泰民有事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高天杰狂转血刀,继续杀戮。

  后巷内,是泰民与阿乐的战场。

  “cao!”开山刀不知道砍到什么地方,竟然砍出了一个裂缝,泰民拾起地上一柄西瓜刀整个人扑到一个男子身后,

  狠狠在他后背砍了四刀。只见那血如泉涌一般喷射而出。

  然后泰民就感觉自己的胳膊火辣辣的,胳膊上中了一刀。

  “兄弟们,给我砍死他们!”泰民疯狂嚎叫着,手里的刀就好象被控制了一般,在空中翻出红色的花朵。

  阿乐大怒,嚎叫一声,斩马刀向前一伸,泰民能感觉到胸口袭来的阵阵凉风。

  泰民用西瓜刀向上一挑,反手一刀劈了过去。

  “当”的一声,刀被阿乐架了起来,他就好象是黑夜里的猫头鹰一样,双眼狞厉的吓人。

  这时,人群中开始惨叫,开始撤退,不时的发出求救:“救我啊,高天杰放火了!好大的火啊!”

  果然,高天杰把路边的箩箩筐筐都点着了,丢到巷内,烧的东胜帮的人鬼哭狼嚎。不久,整条小巷都被火堵住了。

  火势太大,阿乐无心恋战,横扫一刀,然后转身就跑。

  “阿乐,你别想跑!”泰民哪肯放过,一路狂追。

  小巷的另一个出口,是由铁网围起来的,所有人都从这里翻过去逃走了。而阿文他早已经脱身了。站在铁网外看着里面的一切。

  阿乐跑到网下,回头看着泰民,说:“泰民,下回再跟你斗!”说完,一脚踢飞几根着火的木棍,飞向泰民。

  泰民用手去挡,手被烧伤了,还有胸口也被烧伤了。阿乐趁机翻过铁网,跟阿文他们离开了。

  火场内漆黑一片,浓烟令泰民感到窒息。大量出血的伤口,让他开始昏迷。在昏迷前,他看到了两个影子,正从外面进来,是高天杰和一个小弟。

  第二天——“什么?要我离开青年街?干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阿文指着自己大声道,然后慢慢说:“NO!NO!NO!不行

  !就这样离开那我不是很没面子吗?”

  蒋干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指着阿文就大声道:“阿文,你还想要面子吗?你联合东胜帮的人打泰民,还输给人家

  !你还说什么面子吗?赢了就没事了,输了就该乖乖的双手奉上地盘,静静的离开啊!”

  阿文急了:“干哥,是他先打我的耶!你要我怎么样啊?”

  蒋干摸了摸后脑勺的鞭子,说:“联合外人打自己人,如果我还帮你的话,暴力团哪还能立足啊?这件事邱先生还

  不知道呢!你别闹事了,赶紧走吧!”

  阿文很无奈,唉声叹气的走出房门。与此同时,安仔街的另一角,他,也放弃了辛苦建立的一切,离开了安仔街。

  因为阿乐卖毒事件爆发,警方向阿乐下手,阿乐彻底的——输了!

  安仔街,是阿乐长大的地方!高山跆拳道馆——这诺大的场地中还有几个小弟在擂台上打拳,呼喝声中在场中回荡着。

  左边赤膊穿着紫色短裤,头发很短的一那个小弟很明显占了上风,他步伐稳健,呼吸均匀,一看就是个打拳好手,

  而另外一个就刚刚相互反,额头和嘴巴都被打出了血,难能可贵的是在吃了对方十几计重拳之后他还能站起来,不屈不

  挠地向对方发起进攻,不要说别人了,谁吃了那么多拳,估计都得趴下了。

  这场拳赛看的大家热血沸腾,那两名小弟在台上你来我往,一直争持不下,一直到最后,穿紫色短裤的小弟一计勾

  拳将对方打倒之后,阿乐轻轻鼓起掌来。

  “啪啪啪啪,打的好!”阿乐由衷地称赞到,心里再度窜上一个挺时髦的词儿:“现在什么最值钱?人才啊……”

  站在阿乐身边的是这里的教练,看到阿乐鼓掌,笑道:“有没有搞错啊?你以前在的时候可不弱啊!说真的,这些

  年轻人哪像你以前啊!”

  阿乐看着那些在练拳的年轻人,说:“这么年轻就有人来练拳啦?”

  教练笑着骂道:“放屁!我看只是为了方便泡妞吧!”

  阿乐回头看着教练,说:“咦?浩叔呢?我最近想再回来练练。钱我会照算给你们的!”

  教练笑道:“自从你离开后,我们去比赛几乎是输!现在你要回来,那肯定是没问题的啊!”

  阿乐又回去练拳了,到底想干嘛呢?这个没人知道,但是青年街这边——西门的药丸,随着泰民的势力,轻易的卖出。手下的兄弟因为泰民的力量而感到自豪……

  江湖是一块英雄地,它不会因为某些人和因素而平静!旧人消失,新人便会涌上。

  w更R新《6最◇=快Wv上Uj酷匠网

  最近泰民的药丸销售很好,原因是多了一票新客源。一批从内地来南海玩的——少年党。而且,这些人当中有两个

  较为突出的怪人。而且,这些怪人中也有女孩子。

  这天,他们又来到大街上乱逛,几个男的滑着滑板到处乱窜。一个留着鸡冠头,染成红色的少年停了下来,笑道:

  “今天太无聊了,找你们出来嗑药一起High一下。”他就是少年党首领——阿劲。

  “还是忍忍再上去吧,现在就High的话,会被警察叔叔盯上的。”说话的是个蓝发少年,双耳都戴着耳环,他是少

  年党的活跃分子——丁彪。

  “去哪玩啊?”阿劲问道。

  “劲哥,前面有家酒吧,去里面看下有没有妞吧!”丁彪坏笑着说。

  他们就是喜欢尝试!他们就是喜欢吸毒!这里没有人需要那什么社会人仕的热心关注……

  他们就是讨厌这现实,不妥协的性格和心情!这些人寻找着自我的天地!迷失的世界!

  他们到酒吧里带了女孩子回家享乐的同时,唯有一个女孩感到寂寞,她就是少年党其中一员——小雪。她没有服食

  迷幻药,也坚持不跟任何人发生关系!原因是她讨厌这些人,讨厌这种颓废跟失去安全感的生活方式!平日里装作开心

  ,刻意地隐藏自己。此时随着幽幽晚风,压抑许久的泪水更悄悄落下……

  奇怪的女孩!讨厌这种生活方式,又为何要接受这种生活方式呢?

  这时,神智不清的阿劲只穿着内裤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把将小雪抱住就往屋里走。

  “你要干嘛?”小雪开始挣扎。

  阿劲一边拖一边说:“跟我进来啦!那些妞没一个好上的,我想你会比较好玩一点。”

  小雪:“你玩你的,关我什么事啊?”

  阿劲不开心了,大吼:“你说什么啊?现在是不是跟你玩玩都不行啊?是不是嫌弃我啊?”

  “你走开啦!你再碰我一下试试看!”

  “去你的!”阿劲说完,一巴掌直接打在小雪的脸上。

  “喂!怎么这么吵啊?”这时,从屋里走出了丁彪等人。

  阿劲回头看着丁彪,笑道:“你是不是嗑药嗑多了?小雪是有男朋友的了!”说着就上去拉阿劲回屋。

  阿劲往地上吐了口痰,骂道:“去!听她吹牛?我怎么没见过她男朋友啊?”

  丁彪拉着阿劲就往屋里走,说:“好啦!别说了,进去吧!”

  她是逃过一劫了,可是此刻小雪的心情比刚刚更恶劣!

  小屋——泰民看着桌子上的钱,问身边的小轩,说:“咦?这么早起啊?钱都收回来啦?”

  小轩点了点头:“是小钱而已!大哥吩咐,我小轩怎么会不全力以赴呢?”

  泰民很满意的点点头:“我知道你这小子做事很拼命!全都用私人时间去拼命!小轩,做事归做事,但是其他的事

  尽量交给手下去做!你也很久没去找女朋友了吧?就约约她吧!”

  小轩笑着说:“我知道,民哥!我一找她,她一定会马上出现的!”

  “这么好哄啊?”泰民拿出烟点了一根,再给小轩发一根。

  小轩接过烟,笑着点着,说:“当然!她是我女朋友,她跟了我,我想她会配合的!相信我,民哥,总之做事跟女

  朋友之间,我会分配得很好的!”

  “那就好!”

  小轩站起来,说:“民哥,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好!”

  茶餐厅——“小雪,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昨晚是我嗑药嗑多了,所以才那样的!”阿劲坐在小雪身边一直道歉。

  这时,一个光头少年说:“阿劲,那边有个人家伙一直盯着我们看!”

  阿劲听了,大声道:“是谁啊?”

  “喏!就在门口那里!”

  来人是小轩,大战即将爆发!因为小轩看到了一些让他发火的事情!是一些在他眼里,比屎还不如的东西!自己的

  女朋友小雪,竟然也在其中!

  向来严肃和保守的小轩,此刻便克制不住自己,做出了这可能是自信,也可能是愚蠢的行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