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帮的胜哥,就是在广州包文文的那个男人。泰民无计可施,只好找他来帮忙。从暴力团的山猫一干人等的表情,泰民知道胜哥是有能力帮他挽回局面的人。

  胜哥吆喝服务员将桌上的残宴撤掉,然后又上了一桌。他笑着对山猫说:“怎样?是不是没得商量啊?”

  山猫摇了摇头,笑道:“怎么会呢?”

  胜哥坐了下去,指着泰民,说:“那就行啦!没什么的话,就把事情摊开来说!”

  阿乐站在山猫身边,小声问:“猫哥?什么来历呀?”

  山猫看了阿乐一眼,也小声的说:“他在广州相当罩得住,惹不起啊!”

  阿乐站了出来,说:“怎么样都好。胜哥,你堂弟在南海做过什么,你心知肚明吧?”

  胜哥坐直身子,说:“是!我干女儿小美在这里让人给杀了,泰民跟我是堂兄弟,这件事是他义务帮我的。他现在出了事,我怎么能不挺他?”

  胜哥三言两语,便将泰民的问题肩负在他自己身上,接着说:“因为帮我,泰民动了你们的人是不是?你火大是吗?OK!算在我身上吧!”说完,指着阿乐,恶狠狠道:“只不过,我干女儿小美的事,你也要给我一个交代。”

  阿乐:“交代个屁啊!别乱说话!”

  花蛇走到阿乐身边,说:“喂…大哥!别怕他,他不会以大欺小的!”

  胜哥夹了块肉放到嘴里,说:“这位兄弟,你说到哪去了?”

  花蛇看着胜哥,说:“我弟弟被泰民打伤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你说怎么办?”

  胜哥:“去!是他自己不行,关泰民什么事?”

  花蛇不乐意了,说:“那现在是讲不通咯?要靠拳头是吗?”

  胜哥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花蛇,大喝道:“小子,是你说的,那你就出来跟我单挑吧!”

  花蛇也不示弱,大声道:“来就来啊!以为我怕你啊?”

  胜哥将西装一脱,丢给文文,泰民想拉住胜哥,说:“胜哥,还是我来吧!”

  胜哥点了根烟,说:“阿民,看着吧!”

  文文也说:“胜哥很能打的!”

  胜哥边走边回头看着泰民,说:“学着点吧!小弟。”

  花蛇也将衣服一脱,露出满身的肌肉和纹身,平时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还有这么的一面。花蛇活动了全身筋骨,把手指压得咯嘞咯嘞响。

  胜哥看着花蛇,气定神闲的对花蛇勾了勾手指,笑着说:“来吧!”

  “还装啊?我打死你!”花蛇暴喝着冲过来,踢出两脚。

  胜哥用手挡住花蛇的脚,只感觉双手发麻,这家伙地腿功居然那么厉害。

  花蛇接着飞跳起来,右脚直踢胜哥的脑袋。就在他的腿离胜哥还有一掌距离的时候,胜哥双手合拢使劲将花蛇地腿扣住,狠狠向下一压。

  “砰!”胜哥趁花蛇摔倒在地之际,站起来,抓起花蛇的腿使劲一甩,花蛇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胜哥冲着他咆哮:“去死吧!”一拳硬是砸在花蛇的后脑勺,这一拳的力度极大。

  花蛇在五米以外的地方吐出了一口血,胜哥迅速冲上去,坐到花蛇身上,又是一拳砸向花蛇的脸,但是在离花蛇的脸只有十厘米的时候停了下来,说:“真打下去的话,你的头都爆了!”说完,站了起来,花蛇躺在那里都傻了。

  胜哥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道:“说打——我赢了!现在我能做主了吧?以后如果为了这件事再找阿民麻烦的话,就先找我广州胜吧!你们谁还有意见啊?”

  山猫笑着说:“哈……胜哥说了就算。”

  阿乐低下头,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不好也不行啊!”

  `\最2(新V4章节}上酷NV匠M网

  胜哥笑道:“年轻人懂得忍让是好事啊!”说着,接过文文手里的西装穿上。

  阿乐:“既然都这样了,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带着花蛇等人离开了。

  走到门口,花蛇问:“我们可不能这样放过泰民了!”

  阿乐停了下来,说:“当然不会!嘿,广州胜能保得了他一时,保不了他一世,我打算慢慢跟他玩!”

  从事到此告一段落,三个月后,阿文回来了。

  这次回来,阿文跟阿乐暗中商量,决定联手对付泰民。阿文还放出风声,要泰民跟他单挑,地点是天龙广场。

  次日,天龙广场——天龙广场位于市中心,由于盘踞在此的各个帮会不下十个,所以原本是用来训练运动员和足球的场地慢慢的变成了黑社会专门约斗的地点。

  这里并不是没有警察管,有的。只不过每次他们出现的时间都是在双方火拼结束以后。

  天龙广场外面是热闹的街道,周围被几个大商场所包围,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五点多正是太阳下山的时候,红色的云照在整片大地上,煞是好看。

  听肥仔说,阿文跟他约战这件事儿已经轰动了整个南海,就连临近的几个小省份的帮会也纷纷前来观战。

  刚走进广场大门,就听见了里面吵嚷的声音,上千人已经分成了五拨开始干上了。只不过他们没有用武器。因为天龙广场左边有一块巨大的告示牌:“禁止械斗。”

  走了差不多三百米,站在看台下面,几百个各个帮会的小弟已经买好了瓜子水果等食物揽着自己的女朋友开始等待比赛的开始了。

  外围喜欢赌博的人士也已经开始活动起来,泰民一看赔率差点没让他吐血。

  阿文一赔一,泰民一赔五。

  忽然听到外面有人高呼:“阿文哥来了!阿乐哥也来了!”

  十几辆高级跑车直接开进了场内,车门被打开,从车内走出二十几个人。阿文和阿乐走了出来,其余的都是些穿西装的小弟。

  阿文早就发现了泰民,笑着看了看泰民,对他比划了几个手势,意思是:“今晚要你的命。”

  泰民嘴巴一抹,说:“走,跟我下去。”

  高天杰和黑仔一行人跟随着泰民从看台处走上前。

  走到阿文面前,泰民对着阿文比出了中指。

  来到操场内,这里早就临时搭好了擂台。擂台周围也围满了观众,他们都是来自各个帮会。

  高天杰小声说:“阿民,你要小心点啊。”

  泰民点点头,其实他心里紧张的要死,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和人单挑呢,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泰民轻轻一跃,跳进场中,挥舞了几下拳头,对着阿文勾了勾手指头。

  阿文摇晃了几下脑袋,一伸腿,人就从擂台边上跨了进来。

  泰民冷冰冰地看着阿文:“我要是连你都打不过,那这辈子也算白活了。”说完,身体向前一跨,一记右勾拳打在阿文的脸上,阿文那消瘦的身躯被泰民打退了五步。

  泰民再度冲上前,身体向左倾斜,扫出一腿。

  阿文双手一把抓住泰民的腿向后一抛,他摸了摸嘴角,狞声说:“很多年都没有人能让我受伤了。”

  泰民嘿嘿冷笑,扑上前,连续挥出十几拳,却被阿文奇迹般地躲开了,竟然连一拳也没有打中。

  阿文冷笑着向前跨了两步,一个极其标准的直拳正中泰民的胸口。

  泰民只感觉胸口一闷,气有点上不来。

  这时周围不少人将手里的可乐瓶和木棍等东西扔到了台上,叫嚣着:“阿文哥,打死他!”

  泰民微微抬起头看到阿文手里握着一根有大拇指粗的木棍正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泰民抄起地上一个可乐瓶扑上前,狠狠一下子砸在阿文的头上。阿文一个措手不及被泰民打翻在地。泰民可不会再去浪费时间说一些没用的对白,将阿文按倒在地上,对着阿文的脸就是几拳。

  阿文闷哼几声,一脚将泰民踢开。然后他从地上拾起那半截可乐瓶狠狠地插在泰民的胸口。

  “啊!我cao!”左拳将阿文打倒,泰民站起来捂着胸口。火辣辣的感觉使泰民身上的热血开始沸腾,血沿着泰民的胸口向下淌将整件衬衫都染红了。阿文的情况比泰民还要惨,要不是有那双阴冷的,散发着寒光的眼睛,还真看不出这是一个人的脸。

  阿文那血肉模糊的脸上竟然挂着微笑!他哈哈笑道:“好小子,看来南海市能给我带来快感的只有你了!今天,我要让你死在这里!”

  那是一双属于野兽的眼睛,泰民凝住呼吸注视着阿文的一举一动,这个人的确是个疯子。

  忽然,熟悉的警笛从四面八方传来,几大卡车的防暴队用他手中的电棍或是铁棍开始不分青红皂白地开始抽打着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们。

  一开始‘百姓’们还会反击几下,但是无论如何也奈何不了防暴警察手中的盾牌。

  泰民看了看周围不算很高的围墙,说:“我们从那堵墙翻出去。”泰民动了动身子发现,受伤的地方早就麻木了,失去了知觉。

  趁着上千人混乱的场面,高天杰和黑仔扶着泰民翻过了那堵围墙,落在菜市场里,周围的阿婆阿婶丝毫不知道墙的另一面发生了什么事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为未来加油a4c2说:

努力更文中,欢迎各位书友来戳,你们的支持会使得未来爆发更多更好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