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被砍死后,验尸报告中指出,她生前吸食了白粉,且还有兴奋剂。这使泰民涌起一把无名火,立志要查出真相。“你们做什么啊?我不是让你们不要碰毒品的吗?”泰民拍着桌子斥道。

  其中一个女子差不多是哭着说:“我们有听你的话,没有碰那些东西啊!肯定是小美偷偷做的……”

  “那怎么不告诉我?”泰民一阵大声呵斥。

  高天杰一把拉住泰民,说:“阿民,不如问问她们,知不知道小美是跟谁买的货的!”

  女孩们开始议论起来了:“你知不知道?”

  “你呢?”

  “我跟小美不太熟……”

  这时,一个女孩指着一个穿蓝色裙子的女孩对泰民说:“小红跟小美是同乡,她可能知道。”

  泰民走到小红跟前,问:“小红,你说!”

  “我……我……”小红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说:“那帮人是在安仔街的,好像叫什么东胜……”

  “又是东胜帮那帮王八蛋!肯定又是阿乐那家伙!”泰民怒了,说完转身就要去找阿乐。

  高天杰将泰民拉住,说:“阿民,不要冲动!”

  “我冲动?现在可是搞出人命了!”

  “我知道,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啊!阿乐是不会承认的!”

  “不承认就打到他认为止!”

  “说是容易啊!怕到时候吃亏的是你自己!阿民,成熟点吧!”

  “那我们该怎么办?”

  高天杰拍着泰民的肩膀,说:“要先查清楚,吵起来也较理直气壮啊!”

  第二天,泰民让一个粉仔去跟阿乐买白粉,但是白粉里面没有加沙子,所以也没有证据指控阿乐,这件事只能先告一段落。

  这天,大嘴刚好也来找泰民,说:“最近我又有一条赚钱的财路,在青年街海边附近,打算开个赌场,要不要算你们一份?”

  “我们?我们哪有钱啊!”

  大嘴笑了笑,说:“去!有钱出钱,没钱那就出力啊!”

  黑仔这时候也凑过来,说:“民哥,赌场可以做耶!没听过做庄的会输钱的!”

  泰民还在犹豫,高天杰蹭了一下泰民的肩膀,说:“好啦!别想了!等到赚了钱就可以跟阿乐那家伙吵了!”

  泰民回过头,看着大嘴,说:“好,我做!”

  在大嘴的怂恿下,泰民开始经营赌场。开赌场,是第一次!想不到,生意竟是非常之好!大嘴没有说错,这的确是一条捷径。赌场生意好,主要是大嘴的人面广。而泰民他们,则是看场跟招呼客人的,高天杰还兼营高利贷。

  每天,泰民他们都在酒楼落脚,兑清昨晚赌场的筹码!

  “权叔,这些是你的!”大嘴说着,将一扎钱推到权叔面前,权叔笑着收了起来。

  “嗨,大嘴!”这时,一个光着上身,胸口纹个虎头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弟。

  大嘴看了一下,笑着应道:“这么晚,灰狼,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灰狼拉出张凳子,坐了下去,说:“哈!今晚兑钱,不来我怎么做生意呢!”说完,手一挥,一个小弟拿出一袋筹码往桌子上一倒,说:“大嘴哥,你点!”

  大嘴看了一下,问:“有多少?”

  “五千!”

  大嘴又拿出一捆钱给灰狼,说:“灰狼,你点点有没有少!”

  ?L酷z匠Mb网pG永2+久免费看小#w说5a

  灰狼拿过去,交给身后那小弟,说:“不用了,你我怎么会信不过呢?”说完,起身说:“好了,我先走了!”

  大嘴笑道:“好!”接着回头看着泰民,说:“阿民,怎么样?”

  泰民不明白大嘴的意思:“什么怎么样?”

  大嘴笑着说:“赚钱容易啊!十几二十万轻轻松松就进荷包了!”说完,也拿出一捆钱给泰民,说:“来,这是你们的!”

  黑仔看着那笔钱,说:“这么多啊?”

  大嘴:“有钱大家赚嘛!黑仔,肥仔,这是你们的!”

  黑仔和肥仔乐呵呵的接过钱:“谢谢大嘴哥!”

  这天,黑仔等人跟往常一样上班,泰民早早就下班走了。小红带着两个女孩就偷偷到赌场来赌钱,想碰碰运气。

  高天杰:“你们来干嘛?不上班啊?”

  小红:“今天休息,所以上来玩玩!”

  高天杰:“好,那你玩几把就走!”

  小红:“知道了!”说完,就去换筹码。

  这时,两个人出现在小姐的视线内,他们正是东胜帮的花蛇和青蛇。小红马上跑去找高天杰,但是没看到人,只看到黑仔,拉住黑仔说:“黑仔哥,天杰哥呢?”

  黑仔看着小红笑道:“刚下班了!”

  小红指着那两人,说:“那两个人就是卖白粉给小美的……”

  肥仔:“黑仔,要不要告诉民哥啊?”

  黑仔:“等民哥来人都走了!”说着,就走去找花蛇二人。但是,刚好两人刚输完了,已经走了。

  黑仔带着几个人就冲下楼去,刚好两人还没上车,黑仔大声叫住:“喂!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花蛇回头看了一下,说:“叫我们啊?什么事啊?”

  黑仔怒气冲冲的问:“你们是不是卖掺了东西的白粉啊?”

  花蛇:“哇!你可真离谱啊!”

  青蛇拉着花蛇,说:“他们疯了,我们走!”

  一听要走,黑仔哪里肯,一拳就打了过去:“想走?没那么容易!”

  黑仔将花蛇打倒在地,然后就是一阵乱打,肥仔和小轩也上前将青蛇打翻了。

  “你们给我住手!”一群人冲了上来,直接将黑仔他们拉开了,他们正是花蛇和青蛇的手下。

  “给我拖到后巷去打,往死里打!”花蛇一声令下,那帮人就将黑仔等人拖到后巷去了。

  晚上,黑仔和肥仔等人回到小屋,将此事告诉了泰民。

  “什么?你们看到他们干嘛不通知我?”泰民大怒。

  黑仔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说:“我……我看他们斯斯文文的……所以……”

  “所什么啊?现在还让他们给溜了!”

  高天杰看着泰民,说:“阿民,你先别发火!这件事该怎么办呢?”

  泰民想了想,说:“他们打伤了黑仔和肥仔,我们就有借口去找他们了!这次要是不跟他坐下来好好谈谈,我泰民以后还怎么混?”

  第二天,泰民心情沉闷,叫上高天杰等人一起出去散散步。他穿着黑色衬衫,肥大的牛仔裤,手中掐着烟,屁颠屁颠向前走着。

  这时,突然看到了拉拉。等泰民打招呼,忽然看到两个人从一条小巷字里跑出来,一把拽住拉拉的胳膊,恶狠狠的说:“ma的,敢偷东西!给我进来!”说完,就往点里拉。那两人很眼熟,正是花蛇和青蛇。

  周围可谓是人山人海,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出声,只是默默看着拉拉哭喊着被人抓进那条小巷子。

  泰民的脑袋‘嗡’的一声,快步向前走去,一把抓住青蛇的头发狠狠向后一扯,对准他的肚子就是一拳。随后泰民狠狠地推开身边围观的人群,冲了进去。

  高天杰等人此时发挥了他们的功能,几乎是用打的将几百名围观的人硬是打出一条缺口,跟随着泰民进去了。

  拉拉此时已经被吓哭了,满脸泪水地企图挣脱青蛇的手:“我没偷东西!我没偷东西!”

  花蛇一把掏向拉拉的裤子口袋,竟然真的从口袋中抓出一个小小的锦盒,那盒子很小,估计里面是戒指、项链一类的小首饰。

  然后就看见那花蛇把盒子高高举在手中,对着拉拉就是一巴掌,骂道:“他ma的,还敢说没偷!这是什么?”

  “我cao你妈!”泰民拣起一块砖头就冲了上去。

  泰民不知道自己手中的砖头到底砸在青蛇的什么地方,只知道他的牛仔裤都被血殷红了。一直到高天杰来到泰民身边,低声说:“阿民,够了,再打下去出人名了,这里围观的人太多,你要是想干掉他,给我三天时间,我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高天杰的话将泰民从杀戮中叫醒,泰民扔掉手中那半块沾满血的砖头,深深看了一眼拉拉,然后挥挥手说:“这件事天杰处理,我带拉拉先走。”说完抱着拉拉走出了那条狭窄的小巷。

  第二天,赌场——“不好了,有人来踢场了!”一个小弟从门外冲了进来,赌场里面的人听到这消息,都慌忙收起筹码准备逃命。

  ‘轰’大门被人一脚踢开,花蛇站在门口,扔掉半截香烟,伸了伸手指:“给我往死里砍。”

  “ma的,砍死你们这帮狗日的!”东胜帮小弟们叫嚣着冲了进去,二十多名小弟分别档在道路中间,双手背在后面。

  花蛇找了个位置坐了下去,翘起了二郎腿。血腥味在那赌场中弥漫着,混杂着啤酒和香烟的味道。

  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正是大嘴:“我还以为是谁砸我的场呢!原来是你啊!怎样?花蛇,你不是这么的横行霸道到砸我的场吧?”

  花蛇轻轻脱下西服,指着自己,说:“大嘴,这不关你的事!”

  大嘴上前两步:“不关我的事?这场子我也有份啊!”

  花蛇把脸贴近大嘴,说:“泰民打伤了我的兄弟,这件事一定要他出面!”

  大嘴点了一根烟,说:“喂喂喂!他是他,我是我。而且前几天他已经退股了,你没有问清楚就来乱踢场,说不过去吧?”

  花蛇眼里充满了杀气:“大嘴,你耍我啊?”

  大嘴一口烟雾吐在花蛇的脸上,说:“花蛇,你这么多兄弟,你以为玩的过我们暴力团吗?”

  花蛇从一个小弟手里抢过一根棒球棍,一下子砸到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大声喝道:“吓我啊?整个暴力团的名号都拿出来了,我可不怕!”桌子立时粉碎,桌上的筹码和钞票掉了一地。

  大嘴暴怒地脱掉外衣,胡乱往地上一扔:“好!你想玩多大我大嘴都跟你玩!”

  ‘沙沙沙……’外面下着雨,赌场楼下站满了东胜帮的人。雨中出现了一道人影,慢慢的走到楼下,没有一个人上去拦他,因为他是来找花蛇的,他就是——泰民。

  泰民如入无人之境,直接上楼来到赌场内:“花蛇,我泰民来了!怎么这么沉闷啊?拿赌客来威胁我啊?”

  花蛇回头一看,笑道:“如果不这么做,你怎么会露面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为未来加油a4c2说:

努力更文中,欢迎各位书友来戳,你们的支持会使得未来爆发更多更好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