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Y@匠网首6发

  文文不愿意跟泰民回南海,泰民也没有理由再待下去了,于是带着黑仔他们返回南海。回去后,泰民心情沉闷,整天去找拉拉喝酒。

  无意中,泰民想到了,是钱在作怪,所以他立志要赚钱。现在他们没有财路,所以只能靠拳头来打,现在他才明白了莫巾武的话。他打电话征求莫巾武的意见后,开始到处收保护费。

  卡拉OK大多都有人看场了,只好另谋生路。也想过收小弟,但是泰民二字几乎没什么人听过。最后,只好向小摊子下手。小贩的保护费不多,差不多每个月收三四百!这些微薄的收入,与泰民的目标差距甚远……

  王海,在安仔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几年前他在外地欠下大笔赌债不得不跑路到南海。当时他身无分文,无奈之下干起了抢包、拉皮条、兜售小药丸的生意。也不知是他王海福大命大,还是有贵人帮忙,胡打乱着的,竟然让他在南海安仔街混出了一点小名堂,收了几十个小弟。

  蓝海酒店,王海属下的一家酒店。这天,泰民五人来到了蓝海酒店。

  “你们老板在吗?”高天杰问。

  里面的人看了泰民他们一眼却没搭理,高天杰又问:“我们是暴力团的,找王海,麻烦认识他的告诉我一声。”

  “先生您好,请问您几位。”站在门口的领班倒是很有礼貌,上前询问道。

  “哦,我不是来吃饭的,我是来找你们王老板的。”泰民说。

  那领班看着泰民,语调可就没那么客气了:“王老板不在!”

  “我cao!”黑仔一转身掏出一个榔头对准门口那五厘米厚的强化玻璃就是一下子。

  ‘啪啦!’强化玻璃被敲碎了,站在服务台上的小姐估计还没见过像他们这样的人,连尖叫都忘了,等黑子拎着榔头走进来的时候,小姐才捂着脸发出高分贝的叫声。

  ‘嗒,嗒,嗒,嗒。’脚步声从楼上传出,四名戴着墨镜,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从楼上走下来,他们一言不发地站在泰民面前,双手背在后头。

  “我就是王海,有什么事到我办公室说吧!”一个身高有一米八零,体型稍胖的中年人笑着从楼上走下来,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条诺大的金项链,一身的蓝色丝绸袍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富态。

  “王老板,请带路!”泰民发出轻笑,带着高天杰等人跟着那四个保镖就上楼去了。

  蓝海酒店共五层,一至三层是酒店,四层是员工休息室,五层是总经理市和VIP包房,专门用来招呼一些贵宾,例如正处级以上干部,或是名声显赫的黑帮头目,总之,能上得来五楼的,都是些了不起的大人物。

  推开红铜大门,泰民等人走进去,屋里一共有五个人,坐在最中央椅子上的正是王海。

  王海捏着粗壮的雪茄,哈哈笑问道:“小兄弟怎么称呼啊?请坐!”

  泰民坐在沙上,说:“我叫泰民!我们是收保护费的,每个月五千,保你没事!”

  王海想了想,好像没听过这个名字,忽然开怀大笑,他扔掉手里半截雪茄,乐道:“没听过这个名字啊!街头小混混也想学人家收保护费?哈哈哈哈!装神弄鬼,给我滚出去!”

  “我cao,你说什么!”黑仔和高天杰同时站起来,拔出钢刀,但对面坐着的四人却都拔出了枪…

  “砰!”铜门竟被人一脚踹开。

  门外走进三个人,带头的人笑道:“哎呦,海哥真他niang的威风啊!”

  众人回头,正是东胜帮的阿乐。

  “你又是谁?”王海铁着脸。

  “阿乐,东胜帮阿乐。”阿乐怪笑着从刀与枪的对立间走过,面部不带一丝惧色,他站到泰民身边,右拳轻轻往下一落,只听‘砰!’的一声,十厘米厚的桌面,硬生生的被他打穿了一个窟窿:“王海,收保护费了。”

  “哈哈哈哈,原来是乐哥。”王海一摆手,枪都被收起来了,四名保镖一言不地来到王海身旁。

  阿乐把手插进衣服,从肩部掏出一包香烟,敲打了几下抽出一根叼在口中,冲门口的两个小弟勾手:“进来坐。”

  阿乐喷出浓烈的烟气,带着戏虐的口吻说:“传闻‘海哥’近年来生意做的是越来越大,根本不把东胜帮放在眼里,这可不行啊。”

  王海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坐回到椅子上笑说:“乐哥,你说的太夸张了,无非就是些小生意,混饭吃。”说着,面色尴尬地取出一张支票,挥笔在上面写了一些数字,递给阿乐,说:“乐哥,请笑纳!”

  阿乐接过支票,看了泰民一眼,带着两个小弟就离开了。

  王海气呼呼地看着泰民:“你们走吧,现在我这里是东胜帮阿乐哥罩的了。”

  泰民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怒火,他猛的站起来,阴阳怪气儿的说:“海哥,总有一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请记住我的名字,泰民。”说完,转身往门外走去。

  第一家酒楼——大嘴翘着脚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泰民和高天杰,说:“你们怎么突然找我出来喝酒了?最近混的怎么样啊?”

  泰民用手摸着酒杯,摇了摇头,叹道:“混不起来啊!想让大嘴哥帮帮忙!”

  高天杰也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说:“是啊!大嘴哥,我们现在连饭都没钱吃了!想找点事做做!”

  大嘴摸了摸后脑勺,说:“这样啊?最近的世道差,我也是想尽办法赚钱……”

  “最近真这么差?没有办法了吗?”还没等大嘴说完,高天杰已经问了。

  大嘴点点头,笑道:“我是有个办法啦!”然后像想起了什么,说:“对了!最近公司想做马栏,你们找不找得到女孩子啊?如果有的话就可以享福了!”

  泰民和高天杰听了,异口同声道:“做皮条客啊?”

  大嘴横了他们一眼,笑道:“去!职业不分贵贱,最要紧的是能赚到钱啊!想想吧!这是条财路!”

  大嘴指示要泰民他们从女人下手,这可难倒他们了,因为他们都不太了解女人。在大家烦恼的时候,泰民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人可以帮他——文文。

  第二天,泰民飞往广州,把文文和她的那个老大,也就是文文现在的男人找出来一起见个面。

  泰民看着眼前的文文和那大哥,说:“文文,我知道你有很多女孩跟着你赚钱,我想……借几个到南海,看看有没有得赚!”

  文文想了想,说:“行得通吗?要帮她们弄证件的话,需要不少钱,还不一定能弄得到呢!”

  泰民微微一笑,说:“当然不可以走正路啊!我想找大嘴哥帮忙,让他们偷渡去南海!”

  文文身边的男人听了,说:“好,小兄弟,你这个提议不错!但是,钱怎么分啊?”

  泰民张开五指,说:“我想每一个女孩子分五千给你,运费我给。”

  “嗯……这么少?这种小生意我不感兴趣啊!”

  “大哥,我的风险比你的还要大啊!”

  文文一把抱着男人的脖子,撒娇道:“嗯……怎么?我朋友来找我帮忙,你是不是帮不了啊?”

  男人在文文脸上亲了一口,说:“好……为什么不帮?心肝宝贝!”说着,看向泰民,说:“这样吧!一万块一个,我给你找最好的女孩,保证你稳赚!那些女孩多做几次的话,你什么钱都赚回来了!”

  “好!OK!”看着文文和那大哥这么好,泰民心中很不是滋味。

  泰民马上约了大嘴,请他帮忙把那些女孩运回南海。看着那些女孩,泰民心想:“为了赚钱甘愿忍受痛苦到南海卖yin,赚那些皮肉钱!我觉得时间好悲哀!可笑的是,赚她们皮肉钱的,居然是我泰民。”

  泰民带进的这一批女孩子,素质极高,颇受欢迎。有这些女孩的加入,货源相当充足,声音也直线上升。这条财路,令泰民跟拉拉的合作更加亲密。

  女孩当中,有一个叫小美的极受欢迎。而且大家耳口相传,所以客人之多,应接不暇。

  香怡茶餐厅——“民哥,没想到这些女孩可以帮我们赚这么多钱,尤其是那个小美。来,民哥,我以茶代酒敬你。”黑仔举起一杯茶,超级嗓门嗡嗡做响。

  泰民在一旁看着报纸,看向高天杰,说:“天杰,这条财路不会长久的,趁现在有钱,我想再做做别的。”

  黑仔听了,停下手中的动作,说:“不是吧?这么好赚你却要放手?”

  泰民道:“我收到消息,现在很多人都学我们去外地找女孩子来做,这个市场很快就会做烂了!而且,我一向不喜欢靠女人赚钱。”说着,看到报纸上的一条新闻,脸色大变。

  高天杰问:“怎么了?”

  泰民把报纸铺到桌子上,说:“你们看!”

  大家都看向那份报纸,上面一条新闻是《无证女孩惨被乱刀砍死疑是黑帮仇杀》,那图片中的女孩正是小美。

  泰民顿时火起:“是小美!究竟是谁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