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民怎么也想不到,竟然在这种地方碰到文文!泰民一把将文文抱过来,直接往门外走去,老板马上拉住泰民,说:“兄弟,这里是不可以带小姐出场的!”

  泰民两眼一瞪,骂道:“给我闪开!”当下泰民走了过去,赏了两巴掌,那老板马上倒地不起了。

  “这是东胜帮阿乐看的场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两个保安直接冲过来抓住了泰民的胳膊。

  “我管你这个场子是谁看的!现在我暴力团泰民要带她走!”泰民尽量平息怒火了。

  周围的淫声浪语也都打住了,周围的男男女女开始小声议论了起来。

  “泰民?就是整阿信那一个?”那保安不由分说就把泰民从那小黑屋中拖了出来。

  “是又怎么样?”泰民再度大喝一声,心想:“老子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被那两个保安一前一后架了出去,泰民当真是无语问苍天。泰民这时发飚了,右勾拳,直接打中一个保安那漂亮的小脸蛋,然后就听见‘扑通’一声他栽倒在地。没几分钟这两个人就让泰民给打的满地找牙。

  泰民将文文拉回小屋的时候,高天杰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泰民一脸的怒气,马上问:“阿民,怎么了?跟人家打架了?”

  文文马上跑到泰民身边帮他捶背,说:“民,我……我给你捶背!”

  泰民一把将文文推开:“别碰我!”

  文文不满意地说:“民,你别这么凶好吗?你知不知道刚刚你很冲动啊?你看东胜帮那帮人不是好惹的!”

  泰民一拍桌子,正色道:“别废话了!我问你,你为什么好好的跑去做鸡啊?”

  文文听了,低下头,小声道:“那……那你自己还不是跑去找鸡?”

  泰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喝道:“男人找鸡很奇怪吗?你是我的女人耶!没事去找鸡?”

  文文涨红了脸,说:“我……我也是被逼的啊!我有个姐妹欠了人家很多钱,我想帮她嘛……”

  泰民听了,火冒三丈:“搞不定的话,为什么不跟我说?”

  “人……人家不想麻烦你嘛!”

  泰民看到文文委屈的模样,想骂也骂不下去了!

  文文扑到泰民的怀里,说:“刚刚我……也是第一次,而且也不是主动的……”

  黑仔哼哼两声,撸起袖子,双飞燕纹身出现在他的胳膊上,说:“欠债还钱嘛!为什么要做鸡啊?东胜帮的是不是想死啊?”

  文文一听,急了,说:“你别去找他们啊!他们很凶的!”

  黑仔嘴里叼着烟,大拇指指着自己,说:“去!我们暴力团的也不是混假的啊!民哥,他们是东胜帮谁的手下?”

  泰民想了想,说:“好像是阿乐的手下!”

  高天杰听了,脸色一变,说:“阿乐?不就是阿信的老大?”

  “阿乐那家伙挺狠的耶!”肥仔开始有点担心了。

  高天杰可不管这些,说:“逼我们大嫂做鸡,再狠我们都要会会他。要不要找武哥跟大嘴哥啊?”

  泰民:“不用!凡事都找老大的话,我们再混十几年都出不了头啊!文文,你把你朋友约出来……”

  第二天,文文在泰民他们的强逼之下,约了对方坐下来谈判——悦来大酒楼——泰民等人来的时候,对方的人已经到了,只不过带头的不是阿乐,而是阿信。

  泰民走了过去。哼道:“你们老大呢?没来吗?”

  阿信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哼道:“去!对付你们这种小角色,还需要我们老大出面吗?”

  阿信身边一个小弟站了起来,食指点着泰民的胸口,大声道:“要谈判吗?是就坐下来吧!”

  泰民等人拉出凳子坐了下去,黑仔给大家倒茶。这是泰民有生以来,第一次跟人家谈判,结果是一塌糊涂……

  阿信满脸的微笑,说道:“我阿信大人有大量,既然你们主动现身赔偿,那我就顺你们的意……”

  泰民干笑两嗓子,将双手滩开,说:“说什么啊?谁赔谁还不一定呢!”

  阿信的眼里冒出火花,重重一拍桌,整个人都被气乐了:“你们上我的场子捣乱,还打伤了我们的人,当然是你们赔啊!”

  泰民摇摇头,抱着文文,说:“我现在不是跟你说这个,我是说你逼我女朋友跟她的姐妹做鸡……”

  酷)匠{网#正版+首Y发.$

  “逼你女朋友做鸡?”

  “怎么?你女朋友有姐妹吗?”阿信身边的两个小弟笑道。

  阿信点了根烟,笑道:“哈……看来你是被你女朋友给骗了……”说完,吐了口烟圈,接着说:“是她欠我白粉的钱,才出来卖身还钱的!”

  泰民听了,勃然大怒,看着文文问:“文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真的是为了白粉吗?”

  阿信身边的两个小弟笑道:“哈!那妞儿为了白粉,什么都做啊!”

  “这次真是让你给爽够啦!她都以身体来换白粉钱……”

  他们的对话泰民听得一清一楚,此时阿信笑着说道:“喏!你跟她的事回去之后再慢慢谈吧!我现在要跟你说正经的!”

  此时泰民已经没什么话可说了,低下头说:“你……你想怎么样?”

  阿信食指敲着桌子,大声道:“上次你找人砸我的场子,还打伤了我的人,还有你女朋友的白粉钱,这些我们一次算清——八万!”

  “八万?你去抢吧!”黑仔勃然大怒。

  阿信右手轻轻向前一指文文,大声道:“抢?这每一笔账都是有凭有据的,小子!还不了的话,就让她出来卖抵账吧!”

  黑仔蹭一声站了起来,大声道:“叫你妈去做吧!”

  高天杰向前垮了一步,比出中指,大喝:“还?我还你个屁啊!”

  周围人都被这一变故惊得叫出声来,互相叫骂:“你们是不是想赖啊?”

  “对啊!怕你不成?别动手动脚啊!”

  阿信右手一抬,笑着说道:“喂!别吵,我们是来把事情解决的……”说着,看着泰民,双手一摊,说:“打人、砸场、白粉钱!你们别以为暴力团的了不起啊!这件事叫你们老大出来都未必搞得定啊!”

  那场谈判维持了十分钟左右,泰民答应赔偿对方八万。

  泰民等人离开后,回到小屋,文文急促的走在前面:“我……我先回房了!”

  ‘啪!’泰民一把将文文手中的钥匙打掉,大声喝道:“你要去哪?事情没弄清楚你别想走!”

  “我……我累了,想睡了!”

  泰民一把抓着文文的头,拉到自己面前,大声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自己吃白粉搞出这么大的事,还拖我们一起下水,你现在睡的着吗?”

  文文现在已经是满脸的泪水:“呜呜……我……我真的想睡嘛!”

  “是不是瘾头过了啊?”泰民说着,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包面粉,直接抓着文文的下巴就往嘴里送,说:“你那么喜欢吃白粉吗?那你给我全吃了它!”

  文文一直挣扎,大声道:“不要啊!”

  泰民发火了:“你知不知道你吸白粉,吸到我们让人家欺负、让人家压榨啊?还有……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的女人在做鸡啊!”说完,一把将文文甩到地上,大喝:“你没用了!”

  高天杰看到文文可怜,上前拉着泰民,说:“阿民,算了啦!”

  泰民一把将高天杰甩开,大声道:“你不用帮她求情!”说着,一把将地上的文文拉起来:“跟我来!”将文文推到房间里,将门‘砰’一声重重关上。

  “民,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文文在里面一直求饶。

  泰民冲着门里的文文大声道:“你要是一天不戒掉毒瘾,就别想我放你出来!”

  “不要啊!放我出去啊!我好难受啊!”文文毒瘾犯了,哭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眼睛完全肿了。

  事后,泰民不仅没有赔偿八万块,还让高天杰找来了一帮朋友,向阿信的场子动手,凡是跟阿信有关系的场子一个都不放过……

  阿信他们的场子不少,从这点看,理应知道对方的实力非同小可,但是泰民还是三天踢了阿信的八个场子——报社、酒吧、毒窖……

  这天晚上,泰民和高天杰他们正在酒吧里喝酒,上洗手间的时候发现了一帮人,其中就有一个人——阿信。这次,阿信跟在一个人的身后,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在前面。

  走在阿信前面的是一个戴黑墨镜,染着绿色头发的男子,他就是东胜帮的红棍,阿乐,二十二岁。

  泰民回到包厢,高天杰感觉有什么不对,于是问:“阿民,怎么了?脸色不大对啊?”

  泰民一边倒酒一边说:“刚才肥仔打电话来说,文文爬水管跑了!”

  高天杰:“那我们要不要去找下她啊?”

  “管她干嘛?她自己都不自爱,我们继续喝酒划拳!”

  一条漆黑的小巷——文文扶着墙,踉踉跄跄的走在,嘴里一直嘀咕着:“啊!忍不住了!阿信那家伙还不回来啊?呀……呀……”全身无力,一下子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两个小时后——阿信带着两个小弟经过小巷,文文使尽全身的力气爬了起来,走到阿信面前:“唔唔……信哥,还有没有白粉啊?我忍了好久了……我……”

  阿信看了一眼文文,突然想到了什么,笑道:“想要白粉啊?行,没问题!跟我上楼吧!”说着就走在前面,文文尾随在后,上了一栋破旧的大楼。

  上了楼,阿信推开一间房间的门,里面坐着五男一女,看到阿信都打招呼:“信哥,你的新马子啊?”

  阿信一把将文文拉到跟前,说:“不是!是泰民的马子,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坐在沙发上一绿发青年,嘴里叼着烟,身体异常魁梧,双手青筋爆起,明显是经过刻苦的训练,上身纹满了一些奇怪的图腾。他看都不看文文,说:“嗯……我阿乐做事很讲道理的!阿信,挟持她把泰民约出来,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三头六臂!”

  阿信听了,大笑:“OK!大哥,这妞怎么处理啊?”

  阿乐站了起来,拿起沙发上的衬衫穿上,说:“这我不管,你们喜欢怎么做就这么做!”说完,径直走回房间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