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观环境已让泰民整个人转变了,他要求莫巾武为他补办一个入会仪式。

  在关二哥的庇佑下,泰民相信他很快便会出人头地。江湖传言:“三年不扎职便算老四九(黑社会最低成员)!”三年,泰民给自己三年的时间,三年之内要成为‘红棍’(又名“四二六”或“十二底”就是冲锋陷阵的打手。)

  医院——“你们这些家伙,连来接我出院都会迟到!”高天杰开玩笑的埋怨着,他身上的外伤基本痊愈,可以出院了。

  黑仔说:“昨晚才刚刚举行入会仪式,所以今天就晚起了嘛!”

  肥仔笑嘻嘻地接话:“是啊!以后我也是暴力团的人了!”

  泰民凑到高天杰跟前,说:“天杰,怎么不在医院多休养一下呢?外面的事有我们就行了啊!”

  高天杰把头上的绷带拿下,点了根烟,说:“医院那股药水味,闻久了就怕,能出院我还不快溜啊?”

  走出医院,泰民问:“这次大难不死,有什么打算啊?”

  高天杰笑着说:“什么都在打算!反正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说完,一脸正经的问:“对了,大嘴哥说要帮我搞定那帮家伙的,怎么样了?”

  泰民有点不好意思,说:“好像还没有消息。”

  黑仔也跟着说:“大嘴哥最近很忙,哪有时间啊……”

  没等黑仔把话说完,高天杰骂咧:“那好!现在立刻帮我找齐了弟兄,报仇去……”

  黑仔拍了拍高天杰的肩,说:“才刚刚出院火气就这么大啊?”

  高天杰马上大声道:“不搞定这帮家伙,我以后还怎么混啊?”

  泰民抽着烟,说:“那也是,不过大嘴哥刚刚才去了外地耶……”

  肥仔也说:“要报仇也要等到他回来才行啊……”

  高天杰满脸的怒气,说:“不用!我们四个去就行了!”

  黑仔听了,扭了扭脖子,笑着说:“说到打架,我最兴奋了!”

  泰民猛吸了口烟,然后丢到地上踩灭,说:“没问题,立刻去摆平他们!”

  安仔街——当晚,泰民、高天杰、黑仔和肥仔来到那个叫阿信的家伙的住所。

  出来混,很讲究恩怨情仇,你打我一巴掌,我肯定还你一拳,你给我一砖头,我必须给你一刀。谁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凭啥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既然出来混就别怕死,怕死的人往往死的最早。

  楼下一个放哨的小弟看到到泰民他们几人之后,呆立了半晌之后,然后大喝:“搞屁啊?这里是东胜帮的场子耶!”

  “东你妈!”高天杰上去就是一记重肘,直接把那小弟打趴在地。

  泰民等人直接上楼,泰民知道肥仔胆小怕事,于是说:“肥仔,你在下面放哨!”

  刚巧被正准备下楼的一个小弟看到,转身跑上楼,嘴里高呼:“不好了,有人砸场子来了!”

  原来这里就像以前古时候的烟馆,都是瘾君子在里面吸毒的,卖给他们货的就是那个阿信。

  里面的瘾君子一听到有人来砸场,都慌了起来:“不是说这里是铁牢吗?”

  阿信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咬着牙道:“是谁这么大胆来砸我东胜帮的场子啊?”

  那小弟指着门外,说:“不就是上次被我们打的像猪头的那个高天杰吗?我认得其中一个叫阿民的!”

  人群中,文文也在里面,一听到泰民的名字,马上找路跑。

  阿信丢掉手里的半截烟,大声道:“TMD!居然连我的场子都敢砸?”然后拍拍手,喊道:“兄弟们,做事了!”

  一个小弟还不忘了回头对那些瘾君子说:“你们继续忙你们的,没事!”

  阿信刚打开门,就看到怒气冲冲的高天杰,于是大喝:“高天杰,上次是不是打你打得不过瘾啊?还想来讨打吗?”接着就带着小弟们上前一阵乱打乱砍。

  门口位置有限,高天杰一个人抵挡三把钢刀在他面前上下翻滚,一丝也不落下风。

  这一场仗,是泰民有生以来百分百主动的……他明白身在江湖,每一场战役,都会影响日后的‘名堂’,是以——我竭尽所能!

  “cao!”就听泰民大骂一声,手起刀落一旁的一个小弟已经被砍翻在地,身后的黑仔和肥仔疯狂涌了进去,当时到处都是惨叫声。

  “打我?去死吧!”阿信一棍打在了高天杰的背上,高天杰立马倒地。

  “天杰,我来帮你!”泰民抡起手中的铁棍就向阿信冲过去。

  “省省吧!你以为你是超人啊?”阿信跟几个小弟一起围攻泰民。

  泰民左闪一步躲过两柄刀的攻击,左手击出一拳,准确打在其中一个男人的脸上,他顿时痛得大叫两声,向后跌倒。

  泰民持刀的右手没闲着,驾住阿信的刀狠狠向后一带,阿信马上向前倾,泰民顺势用胳膊勒住了他的脖子:“跟我斗?你还不够格!”

  这时,黑仔也走了过来:“天杰,都已经搞定了!”现场东胜帮的人都已经被打倒在地,只剩下被泰民劫持着的阿信。

  g5酷{&匠网、P唯,v一正d版#F,UL其他m…都是C盗版0

  “现在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砸了!”高天杰心中的怒火已经爆发了,难以平息。

  高天杰走过去,把阿信高高举起了,大声道:“上次打我打得很过瘾是吧?”说着,看到了阿信肚脐上的肚环,笑道:“你刚刚不是还挺威风的吗?TMD!还学人家戴肚环?去死吧你!”最后四个字一完,用力一扯,将阿信肚脐上的肚环硬是扯了下来。

  “啊!”阿信惨叫一声,然后昏昏沉沉的倒在地上了。

  高天杰把阿信的肚环往地上一丢,看着泰民,问:“泰民,要不要跟他说几句呢?”

  “当然!”泰民说着,走到阿信跟前,一脚踩在阿信的脸上,恶狠狠的说:“告诉你,我是暴力团的,要是有什么不爽的,欢迎来青年街找我……我叫泰民!”最后四个字讲的很重,然后一脚踢在阿信的下巴上。

  “走!”泰民转身带着高天杰等人离开了,只剩下在地上打滚的阿信和他的小弟。

  泰民等人走后,一个小弟慢慢的爬到阿信面前,问:“信哥,你没事吧?”

  阿信也慢慢地坐了起来,恶狠狠的说:“暴力团泰民是吧?我跟你耗上了!”

  话说泰民他们刚回到小屋,文文就从里面开门出来:“你们回来啦?”

  泰民看着文文,说:“你怎么这么乖了,没有出去逛街啊?怎么满头大汗啊?”

  文文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笑道:“呵呵……刚做完体操!”

  大家进了屋,黑仔大声嚎道:“不行了,刚才打了十几二十拳,扭到筋了……”

  泰民摸了摸口袋,然后说:“你们有没有钱啊?出去看跌打医生吧!”

  “我房里还有几百块,先借你……”肥仔说着,然后一摇三晃的走进屋去了。

  不久,屋里传来肥仔的尖叫声:“啊!我的钱怎么不见了?”

  泰民等人马上冲进去,问:“什么事啊?不是说借钱给黑仔的吗?”

  肥仔蹲在地上,摸着他那短发,嘀咕道:“没理由啊……”然后抬头对泰民他们说:“我明明有几百块钱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文文走过去:“不会吧?不可能的,我帮你找找!”

  高天杰从兜里拿出两百块,说:“我这里有,你先拿去看医生吧!肥仔,你陪黑仔去!”

  夜——肥仔的钱,泰民心里怀疑是文文拿去吸白粉了,但是他不能跟兄弟们讲,所以他心事重重的出去散步,无意间走到了一家夜总会。这里,大嘴曾经带他来过,这里有个颇为善解人意的女孩——拉拉。

  泰民进去坐在最右边的一张大台上,屁股还没坐热,拉拉已经满面桃花地走了过来:“帅哥!我认得你!怎么这么有空过来玩啊?”

  泰民哈哈一笑,站起身,伸出手:“无聊嘛!想找你聊聊!”

  拉拉也微微一笑,说:“那是无所谓,但是你也要HIGH一点啊!先来划两拳吧!”

  一听到划拳,泰民笑道:“那……好吧!我可是新手啊!”说着,两人就:“发财呀!四位四!一定中……”划起拳来了。

  喝的差不多了,泰民已经昏昏沉沉的坐在那里不行了,拉拉好像看出了什么,问:“民哥,你好像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

  泰民听了,猛的喝了一口酒,说:“是很不开心,我的女朋友越来越不像话了……”说着,泰民的眼泪掉了出来。

  “怎么不像话了?”

  泰民看着拉拉,说:“她吸白粉!还偷我兄弟的钱……”

  拉拉往泰民身边坐过去,说:“是不是你整天出去打打杀杀的,冷落了她?”

  泰民说:“出来混的就是这样的!你以为我们是上班族吗?她认识我的时候,我就是这样了……”

  拉拉听了,倒了杯酒,笑道:“哈!但是女人可不这么想,女人是要人陪的!多陪陪她,就不会这么失落了!你以为每个女孩子都像我一样,不会黏人啊?男朋友不在身边,那就自己找乐子嘛!打打牌、玩玩大老二……这样生活很自在啊!”说着,左手搭在泰民的肩膀上,说:“不过说真的,白粉可真碰不得啊!想个办法帮她戒掉吧!我说的对不对?喜欢一个人是要付出代价的!”说着,把酒杯递给泰民手中。

  泰民一口把酒喝完,说:“但是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她!”

  拉拉听了,笑道:“哈!那你跟她亲热的时候,会说这种话吗?你真是坦白,真可爱!喏!回去对你女朋友好一点,让她有了寄托之后,说不定就能戒掉白粉了!”

  泰民离开了夜总会,想了想拉拉的话,于是打电话给文文,打算叫她出来吃宵夜,但是却没人接。无奈之下,泰民只好去找小姐。

  泰民坐在房间里,等了没一会儿,老板带着个异常水灵的女孩儿走了进来,泰民一看,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文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