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几天,泰民的母亲也出院了,泰民就开始付高天杰的医药费、文文堕胎的钱和还母亲住院花的钱,差不多十二万。泰民每天帮高天杰去收账,但是得到的钱远远不够。找大嘴借,但是大嘴也没有这么大一笔钱,但是他却给泰民指了条路——杀黑豹,奖金二十万。

  从泰民答应去杀黑豹之后,已经拿了一部分安家费,他给文文堕胎,给高天杰付医药费还买了部CALL机,剩下的给父亲拿去还母亲的住院费。

  这天,泰民接到社团的电话,说黑豹每天下午都去沿江公园下棋,要求明天去把他摆平。

  第二样,泰民从床底下把早准备好的片刀拿出来,用报纸包住,插在背后就出发了。从此,泰民走向了这条不归路。

  泰民来到公园,只见黑豹聚精会神地下棋。只要泰民一亮刀,一切就无法回头了……

  泰民想都没想,直接抽刀直接劈了下去——中!泰民整个人的毛管也竖起,是过度紧张亢奋吧!血花溅了出来,利刀继续乱挥,旁边的人都跑散了,心里在想:“只不过是下盘棋而已啊,不要搞这么大吧!”

  泰民的脑海里全无思想,只知道将眼前的这个人砍到他动弹不得为止……

  这时,一个手臂上纹了一只蜻蜓的青年抱着泰民,对黑豹大声道:“老大!你快走,这里有我顶着……”黑豹大叫一声,把泰民推开,转身就跑。

  如果让黑豹跑了,那泰民将不能得到那笔酬劳,所以泰民开始急了。泰民弯腰拿起旁边一张坐着下棋的椅子向黑豹砸去。椅子带着呼啸声落在黑豹的后背上,椅子撞的粉碎。

  黑豹哎呀一声摔到在地,如若平时,这一重击一定能让黑豹起不来,但现在是生死攸关之刻,他表现出超强的求生欲望,刚趴下马上又爬了起来,忍住后背的撕裂搬的疼痛向前跑去。

  泰民见状一楞,接着大步向他追去。黑豹跑进一条小巷,心中一喜,只要跑出去,凭他对这里地形的熟悉,没人能找得到他。但是,当黑豹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楞住了,脸上不停的流着汗水。

  泰民已经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尺长的片刀,在他发呆的一瞬间,已经深深刺进他的小腹,深红的鲜血从黑豹的小腹中流在刀身上,又顺着刀身滴在地面。黑豹抓住泰民的手,用不甘心,还有些不相信的目光看着他。

  泰民冷冷一笑,抬脚蹬在黑豹的前胸。黑豹被踢得退出数步,摸了摸小腹上的伤口,说道:“我……我不甘心……”泰民上前用他的衣服把手里的刀身擦干净,放回到衣服下面,然后转身离开。

  泰民踉踉跄跄的回到了小屋,胡乱洗了澡便一头栽倒在宽大的床上,没有任何疑问的,在不超过三分钟的时间内——他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泰民迷迷糊糊中,闻到了一股酸味,他知道文文又在吸毒,脑海里不觉惊奇,又睡着了!泰民也许是真的太累了,如果他还有半点清醒,这一幕,可联想到文文毒瘾之深。

  从那时起,泰民给人的感觉,再不是一个乖小孩了,是一个凶狠之辈,人们心目中的江湖英雄——泰民。

  这天,泰民和黑仔他们在小屋里打牌,突然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是莫巾武、西门和大嘴。

  “哇!各位大哥这么有空一起来看我们啊?”黑仔兴奋道。

  莫巾武笑了笑,说:“刚好经过,就顺便过来看看咯!”

  西门在莫巾武身后,说:“对了,龙头约我们去喝茶啊!”

  “龙头?”泰民三人一听二字,都惊呆了。

  大嘴拍了一下他们三个的头,笑道:“怎么?听到龙头两个字就呆成这样啊?”

  莫巾武把烟丢掉,说:“有没有兴趣看看这个超级老大呢?”

  泰民三人马上异口同声的说:“当然有!”暴力团的龙头,不是那么容易见得着的。

  约会的地点是青年街的一家中级茶楼——仙都茶楼。

  “小武,在这里!”刚上二楼,就听到一个人在叫莫巾武。

  ‘龙头’的出场,并非如泰民所想的那般神化!更甚是,似乎比往常更平淡……

  “你们先坐着,我过去打个招呼!”莫巾武对大嘴他们吩咐了一声,然后就走了过去。

  那里坐着两个男人,莫巾武过去就打招呼:“邱先生,干哥!”

  一个头发齐肩,染成黄色全部梳往后面,赤着上身,身上那无数道疤痕和黑龙纹身证明了他以前一定经历过残酷的战斗,他就是暴力团龙头——邱名秀。

  一个一头乌黑的长发下面虚掩着一张冰冷冷的脸,那一袭黑色的紧身衣象征了他的地位,他就是暴力团的第一智囊,邱名秀的贴身秘书,暴力团的第二号人物——蒋干。

  邱名秀放下手中的报纸,说:“小武,先坐下来喝杯茶!”

  蒋干拿起茶壶给莫巾武倒了杯茶,莫巾武接过,说声谢谢,接着说:“邱先生,我带了两个新的成员过来,请你过目一下……”

  邱名秀向大嘴和西门的方向看去,说:“那两个啊?还不错!可以啊!”

  蒋干也看了一眼,说:“暴力团‘三及第’(选拔),一次要收三个,还有一个呢?”

  莫巾武喝了口茶,说道:“说到他我就火大!那家伙叫阿文,上次说要去砍黑豹,结果拿了安家费就不见人影了……TMD,我现在正四处找他呢!”

  蒋干道:“怎么会这样呢?”

  邱名秀看向蒋干,问:“阿干,见龙路的土狼怎么样?他最近好像相当勇猛啊!”

  蒋干说:“找他就够人数了!他年纪尚浅,不过相当肯做……”

  莫巾武说:“说到肯做,上次杀了黑豹那小子今天也来了,邱先生你要不要见见他?”

  “好啊!”

  莫巾武向泰民招手,大声道:“阿民,过来!”

  一听到莫巾武在叫自己,泰民受宠若惊:“找我?什……什么事啊?”

  莫巾武站起来拍着泰民的肩膀,说:“来,叫声邱先生还有干哥!”

  “邱……邱先生,干哥!”

  邱名秀看了泰民一眼,说:“你就是阿民啊?嗯……挺不错的,好好跟着小武学学!”

  “酷i匠{网"首2发

  泰民心里顿时一阵迷茫,说:“是……是的邱先生。”接着,邱名秀讲了几句闲话,说什么,泰民混混乱乱的听不入耳……之察觉他那双如鹰般的眼神,极具魅力……

  这时,莫巾武拍了下泰民的肩膀,说:“阿民,没事了,回去坐吧!”

  “是!”泰民应了声,转身就走回去了。

  临走时,蒋干叫道:“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邱先生请客!”

  “是…是…谢谢!”泰民紧张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泰民刚回去坐下没多久,莫巾武就过来了,双手搭在大嘴和西门的肩膀上,说:“大嘴,我跟邱先生还有事要说,你带兄弟们去逍遥一下,账算我的!”

  大嘴带着大家走出茶楼,直接开车到安仔街——鬼蜮酒吧。

  “哎呀,这不是嘴哥么,快里面请。”小姐满面笑容的牵着大嘴的手,将他们带进去找个位置坐下。

  “大嘴!”

  “最近怎么样啊?阿雄!”

  “还是老样子!今天还要拼吗?一打还是半打啊?”

  “当然,你先等下,一会儿来找你!我先照顾下兄弟们!”刚进去,里面的人都跟大嘴打招呼。

  那晚大家玩得很开心,都喝的醉醺醺的才回小屋。但是,当泰民打开房门的时候,却看到文文在那里吸毒。

  泰民推开门,大声道:“文文,你有没有搞错啊?又吸了?”

  文文看到是泰民,马上丢掉手里的烟:“我……我……我……我……”

  “我什么我?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碰这些东西的吗?”泰民咆哮道。

  文文闻到了泰民身上的酒味,也一下子站起来,大声道:“干嘛恶人先告状啊?你浑身的酒味,去哪鬼混了啊?”

  “一码归一码!别将话题扯开!”

  两人吵着吵着又慢慢恢复平静了,因为文文答应泰民不会再有下次了。

  第二天,文文早早拉泰民起床,说:“大懒虫,快起床了,跟我去一个地方!”

  鱼水纹身馆——文文拉着泰民坐在身边,说:“来吧!我选了一个很正的图案!”

  “无缘无故的纹什么身啊?”

  文文不管泰民,直接走到老板面前,将衣服的领口拉低,指着胸口说:“老板,帮我纹个图案在这里,纹两个爱心,再加一句——爱你一生一世,民。”

  老板笑道:“好,没问题,给你打八折优惠!”

  文文看着泰民,问:“民,你要不要也纹一个?”

  泰民看着文文,支支吾吾:“我……我……我……”

  文文翻开那些图案,说:“我什么我啊!出来混的,身上如果没有一个纹身的话,那像什么话嘛?我帮你选一个。”文文找着找着,拿过一个图案,说:“民,这个很棒啊!纹了他,即能当老大又能保平安啊!”

  泰民看着那图案,是一只麒麟,那麒麟在张牙舞爪,显出暴力!

  泰民往床上一趟,说:“师傅,帮我纹在后背!”

  纹身师傅一边给泰民画一边说:“我要跟你说一声,一旦纹了就不能回头的了!”

  “纹吧!”泰民想都没想。

  ‘叽叽叽叽……’背上的刺痛,激起泰民大脑的神经,让他回想前尘往事——每一段路,似乎都朝着此刻的情况而行!冥冥中自有主宰……无聊如何的挣扎,天生下来,就注定要投身黑道!或许,泰民本来就流着黑道的血液……

  一个星期后——泰民带着背上的那副句型麒麟,参加黑社会的入会仪式!这意味着,泰民是一个百分百的黑道人物了!正式成为‘暴力团’的成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